李正宽:YouTube言论审查公开化 谷歌前景堪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美国大选,12月8日是“安全港”(safe harbor)的截止日期,正常情况下,这一天是各州认证选举结果的最后期限。然而,今年的大选非同寻常,拜登阵营的选票舞弊规模空前,截至12月8日这一天仍有多个摇摆州的结果“摇摆不定”。川普(特朗普)律师团队表示,安全港日并非确定选举结果的最终期限,他们将继续在舞弊诉讼案上战斗。

在这种情况下,谷歌公司旗下的YouTube跳了出来,以所谓的“安全港”期限已经过去为借口,宣布将屏蔽和删除一切有关“大选舞弊指控”的信息——明目张胆地搞起了网络专制。

有民众表示,YouTube的专制做法跟中共的言论审查如出一辙。更有民众表示,YouTube的做法如同纳粹德国剥夺言论自由,美国将进入至暗时刻。

以“安全港日”为由——YouTube自欺欺人

美东时间12月9日一大早,YouTube公司声称:“我们将开始删除今天(或之后任何时间)上传的任何一条内容,这些内容指控广泛存在的舞弊或错误改变了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以此来误导人们,这与我们对待历届美国总统大选的做法是一致的。”

YouTube声称,屏蔽和删除大选舞弊指控相关信息是因为12月8日的总统大选“安全港”期限已经过去,称“已经有足够多的州认证了他们的选举结果”。事实果真如此吗?

12月8日,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控诉乔治亚、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四个州违宪,并且直接将诉状递到了最高法院

德州发起诉讼后,正义的力量群情激昂,短短两天内,美国已有18个州加入德州一起上诉。很快,最高法院就以6:3同意立案。

也就是说,尚未解决的法律战仍在进行,选举结果极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时间发生改变。但YouTube的声明没有提到这些,也没有提及12月14日的选举人团投票。

川普总统竞选团队法律顾问埃利斯(Jenna Ellis)在福克斯商业节目中说,明年1月6日才是国会统计各州代表票数的日子,是“具有终极意义”的实际日期。

可见,打着“安全港日”的幌子大肆屏蔽和删除大选舞弊指控的相关信息,只是Youtube及其母公司谷歌在掩耳盗铃,企图要强行扮演最高裁判员的角色。

YouTube推荐给民众的“权威”媒体

YouTube在宣布将删除大选舞弊指控内容后,却“引导”人们阅读由CNN、NBC、ABC,或CBS等新闻机构提供的“权威信息”。

极为讽刺的是, YouTube推荐的这些新闻机构都是左派媒体,在大选日过后的一个多月里,它们都是一边倒地在为拜登的“当选”造势,几乎没有提供有关诉讼或选举舞弊指控的报导。

不得不提的是,已成为“假新闻”代名词的CNN在大选日过后遭到了民众的抛弃,收视率接连大幅滑落。而近期,“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曝光了连续两个月对CNN晨会内容的录音,内容涉及CNN总裁扎克(Jeff Zucker)指示下属妖魔化川普总统、压制并扭曲真相等黑幕,录音曝光后舆论哗然。

另外,NBC也早就被曝与中共深度勾兑,与中共方面的合作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在抹黑川普总统的“通俄门”报导中,NBC可谓不遗余力,毫无媒体道德。在英文《大纪元时报》成为美国发展最快的报纸,越来越受到美国政府、国会和主流社会关注,并获得读者喜爱的情况下,NBC竟发表攻击大纪元的文章,文章中充斥着明显的错误和被歪曲的事实。

川普总统曾在白宫的草坪旁批评NBC:“ CNN本身就没有多少可信度,而我认为,NBC的可信度还比不上CNN。”川普竞选委员会顾问迈斯特(Jason D. Meister)表示,如果NBC花更多的时间调查‘间谍门’,而不是在打击大纪元的文章中重复中共的宣传,他们可能就不会错过报导美国政治史上最大的丑闻。大纪元对‘间谍门’的报导非常出色。

为何YouTube要将丑闻缠身的CNN、NBC等造假媒体捧为“权威”?这种选择性失明、不分黑白的做法,是不是在向人们展示什么叫做“狼狈为奸”?事实上,谷歌、YouTube对言论的审查和打压,以及对大选的干预,比CNN、NBC等造假媒体有过之无不及。

谷歌、YouTube干预大选涉水多深?

早在2019年6月,一份被曝光的秘密视频显示,谷歌高管詹纳(Jen Gennai)称谷歌自2016年起,就致力于训练、改进其人工智能AI的算法,试图以影响搜索结果的方式,影响美国大选,进而阻止2020川普连任。

加州的美国行为研究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心理学家罗伯特‧爱波斯坦(Robert Epstein)博士的团队研究发现,有一段时间,谷歌主页上的投票提醒只发给自由派人士。当他在10月29日公开自己的研究时,谷歌才罢手。他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塔克‧卡尔森今夜秀》(Tucker Carlson Tonight)采访时表示,谷歌通过这种操纵,估计使数百万美国人将选票转向民主党。

相应地,Youtube平台也对视频做政审,对很多不利于民主党的视频进行打压,其中,不少敢于讲真话、传播真相并广受好评的自媒体节目如《新闻看点》、《新闻拍案惊奇》、《天亮时分》、《江峰时刻》、《薇羽看世间》等等,经常被Youtube黄标。Youtube使用的正是“中共式经济施压”来逼迫Youtuber自我审查,减少为川普总统、共和党和传统理念发声。

此外,谷歌旗下的谷歌翻译也一度配合造假,误导中文用户。比如,10月23日,有网民发现,输入“Biden just lost the election”,翻译成中文却成了“拜登刚刚赢得大选”……

谷歌和YouTube为什么在大选问题上使用了双重标准?还有之前的“通俄门”骗局,在没有证据、凭空捏造的情况下,谷歌又为何允许抹黑川普总统的声音充斥着YouTube平台?

当然,谷歌的堕落绝不止体现在干预大选上。

移除“不作恶”谷歌向中共下跪遭谴责

2018年8月1日,据美国新闻网站“拦截”(The Intercept)报导,有谷歌内部文件和内部人士透露,谷歌从2017年春开始秘密研发一款名为“蜻蜓”(Dragonfly)的过滤版搜索引擎,这个程序将自动封锁中共视为敏感的信息和内容(“人权”、“学生抗议”和“诺贝尔奖”等),并计划于2019年在中共国市场推出。

好不巧的是,就在几个月前,谷歌从行为准则上移除了著名格言“Don’t be evil”(“不作恶”)。是不是谷歌自己也清楚,这么做是在充当中共迫害人权的帮凶?

谷歌或许没有料到,其向中共下跪的“保密计划”在公司内引发了强烈反弹,超过1400名谷歌员工联名致信管理层表达愤慨,并要求公司提高透明度,以便他们能够对自己的“工作、项目和就业做出符合道德规范的决定”。

而在外部,谷歌向中共屈膝的做法也引来广泛而强烈的谴责。

8月2日,瑞士《新苏黎世报》刊发评论“谷歌进入中国市场将付出高昂代价”。文章指出,“一些谷歌员工正在社交媒体上就此提出质疑。谷歌正在进行一场危险的游戏,冒着丧失员工忠诚度的风险。”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在推特上说,谷歌回中国建立“审查版搜索引擎”的计划“非常令人不安”,可能帮助中共“压制真相”。

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如果谷歌接受中共的审查条款,那将是“互联网自由的黑暗一天”,并构成“对信息自由和互联网自由的严重打击”。

迫于内外的巨大舆论压力,最终谷歌宣布放弃“蜻蜓”项目。

帮中共不帮美军 谷歌被指“叛国

谷歌与有中共军方背景的华为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而华为被川普总统叫做“间谍为”(Spy-wei)。

2017年年底,谷歌在北京成立大型人工智能(AI)研究中心,聘用李飞飞为AI首席科学家。同期,谷歌开发者大会(简称GDD)在上海开幕,主题涵盖安卓系统、机器学习、云服务等众多方面,李飞飞在大会上发表了“不忘初心”演讲,毫不避讳地使用中共党话,表达对中共党魁的效忠。

很快,李飞飞就代表谷歌与清华大学合作一起开发AI。清华副校长尤政毫不隐讳地表示,清华在服务AI强国战略上责无旁贷。将按照中共的要求,保证AI的基础研究切实支撑AI的军事应用,满足国防军事的需求。

与对中共的暧昧大相径庭的是,2018年6月,谷歌宣布不再与美国国防部续签一个项目名为“Project Maven”的合同。而这个项目旨在利用AI来改进美军的无人机。

谷歌效忠中共军方却不为美国政府服务的做法,受到了美国政府跨党派一致谴责,议员们在联名信中称“谷歌显然更愿意支持中共而不是美国军队”。

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Joseph Dunford)上将则表示,对AI技术的掌握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谁享有军事优势,他对谷歌不帮助美军,反而向中共妥协的做法表示不解。

美国风险资大亨泰尔(Peter Thiel)发出呼吁,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应该调查谷歌高阶管理层是否已被中共情报机构彻底渗透。泰尔提出,谷歌不与美国军方合作的决定已形同“叛国”。

对于泰尔的呼吁,川普总统在推特上回应道:美国政府将会审查这件事情。

助中共为虐 谷歌对“大纪元”做手脚

大纪元以快速、准确地报导不经过滤的中国时事新闻而著称,尤其关注人权问题,深度揭露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卖国、贪腐、迫害法轮功等犯罪事实,并紧密追踪大陆反腐、贸易战、香港问题等动向。正因如此,大纪元深受读者喜爱,在谷歌上搜索新闻热词会发现,多条大纪元的消息占据搜索首页。

然而,2019年6月4日,适逢中共“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在这一天,大纪元来自谷歌搜索的访问流量骤降,一周后继续下降,与此同时,谷歌搜索结果也出现异常。

比如,2019年7月18日美东时间凌晨2点,输入关键词“川普”,搜索得到7页71个条目(含3个视频),大纪元的“川普新政”链接排到了第4页第3条。

还有,2019年7月18日美东时间凌晨2点12分,输入关键词“习近平”,搜索得到6页62个条目(含4个视频),竟无大纪元报导。

再如,2019年7月18日美东时间凌晨2点14分,输入关键词“江泽民”,搜索得到8页82个条目(含3个视频,其中2个视频出现2次),大纪元的“江泽民”相关新闻链接仅排在第4页第8条。

可见,谷歌为了短期利益而顺从中共,为中共提供可用于过滤信息的技术服务,企图削弱良心媒体的影响力,间接阻挡真相传播,是在协同犯罪、助纣为虐,实为可耻。

搞网络专制 谷歌与YouTube在自毁前程

早在2010年,因为恪守“不作恶”准则的谷歌因不愿配合中共的审查制度而撤出中共国,此举赢得了大陆很多网民的尊重和称赞。短短几年后,谷歌竟开始给中共下跪、搞起网络专制、干预大选、政变叛国、违背道义良知……中共红魔对谷歌的渗透可见一斑。

互联网的核心是自由资讯,谷歌在占据互联网龙头地位后,不仅没有承担起一个大公司的社会责任,反而要封杀自由资讯,令社会各界震惊与义愤。谷歌与YouTube对言论自由的扼杀,对于热爱自由的美国民众来讲是无法接受的。缺少民意的支持、遭民众唾弃的大科技公司,就像CNN等造假媒体一样,是长久不了的,搞网络专制的最终结果就是自断生路。

2020年10月,一份已对YouTube提起的诉讼显示,YouTube公司多次违反自己的服务条款,无故删除他们的页面或暂停他们的服务,而且不向当事人做任何解释。代理这项诉讼的律师阿尔曼塔(M. Cris Armenta)表示,YouTube侵犯了他们的第一修正案权利。

而目前,美国各界要求尽快废止联邦230法律条款的呼声日益高涨,一旦这个社媒和大科技公司的“保命符”被取缔,不难预料,谷歌和YouTube将面临更大规模的联合诉讼。

希望谷歌与YouTube能够珍惜美国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以及信仰自由,摆脱中共恶魔的捆绑和腐蚀,不要沦为中共的舆论打手,悬崖勒马,找回“不作恶”的媒体初衷,秉持良知和道义,抓紧赎罪立功,唯有这样,才能避免被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