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最高法院无勇 川普戒严出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3日讯】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天我们要继续跟大家来聊美国大选,聚焦在一项重要主题:

今日话题:上诉最高法院受阻 川普还有王牌吗?

我们知道,德州检察长在12月8日向最高法院提出诉讼案,指控争议四州,也就是宾州、乔治亚州、威斯康星州以及密歇根州,他们的选举过程出现违宪情况,这起诉讼不但获得18个州检察长的支持,也被川普称为“大案子”。

不过,最高法院在11日傍晚做出裁决,拒绝受理这起诉讼案。法院裁决非常简短,认为德州缺乏“司法上可以认知的利益”去介入其他州的选举工作。简单说,就是认为德州缺乏足够的资格起诉其他州。

因此,这项裁决出炉后,让川普阵营感到失望,川普当晚在推特上表示,“最高法院实在让我们失望,没有智慧,没有勇气!”

川普还说,“最高法院对于美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选举舞弊毫无兴趣。他们感兴趣的只是“地位”,这使得总统很难根据案情提出诉讼。”

好,最高法院拒绝受理,让川普阵营失望,但同时也让拜登阵营相当高兴,左派媒体们甚至宣称“川普翻盘梦碎”、“已经无力回天”。真的是这样吗?恐怕还未必,这一点我们稍后再来谈。

另外,我们要强调一点,虽然最高法院拒绝这起案件,不过最高法院是从宪法上来认定,其他州的选举程序跟德州没有关系,所以德州没资格提这案子。但这不是说最高法院认定这四个州的选举程序是合乎宪法的,也不是说选举舞弊的问题不存在,这是两回事。

所以,目前还有几起关于各州选举舞弊的案件,已经送到最高法院,包括乔治亚州、密歇根州以及亚利桑那州的案件都在等待最高法院回应。

好,我们要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最高法院会拒绝受理这起大案件?有几种可能性。

首先,这起案件涉及的是宪法问题,因此大法官们一定会从他们的专业立场来解读宪法条文,再认定这起案件是否应该受理。那么不同的大法官可能会有不同的解读与标准,所以大法官们可能依据他们的专业判断,认定不应该受理这个案件,这是第一种可能性。

不过,这起案件有两名大法官认为可以受理,只差再有两位大法官同意,就可以正式立案。这也表示,这起案件其实不是完全“不在理上”、不是完全不可成立的。

第二种可能性,是最高法院可能认为,这个案件重要性太大,牵涉的问题层面太广,不但会影响未来四年的总统人选与国家社会的未来走向。如果接下这起案件,不但会让大法官们备受各界压力,而且不管怎么判,可能都得背负半数美国人的批评,因此大法官们不敢接下这个烫手山芋,把门关上。

第三种可能性是大法官们,特别是保守派、也就是传统派大法官们可能遭受左派势力的恐吓威胁,威胁他们自己与家人的生命安全。这种可能性的确不能排除,为什么?大家知道,这次美国各地都有证人站出来指证选举舞弊或者相关疑点,但许多证人马上就受到骚扰、恐吓与威胁。

而且,就在最高法院才刚刚宣布拒绝受理没多久,德州检察长就立即收到联邦调查局(FBI)的传唤,指控他涉嫌滥用职权与收贿。大家想想,最高法院才刚给出答案,FBI就立即要调查德州检察长,这个时间点实在太紧凑,让人不禁怀疑,这背后是有一套完整的预谋规划,是左派势力的刻意报复。

那么为什么左派势力能够这么快速地“报复”德州检察长?是不是左派势力已经知道最高法院会怎么做、或者他们有把握最高法院会做出他们想要的裁决,所以才提前布局好这一切行动流程?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排除大法官们可能遭到人身威胁的可能性。

但是,不管最高法院是因为什么理由拒绝了这项诉讼案,这次裁决结果很可能会让许多美国民众对司法失去信心。因为选举舞弊的证据与证人在美国各地不断出现,而且四个争议州的选举程序确实可能违反宪法规定,但是最高法院却以“其他州选举工作与德州无关”为理由,拒绝这起案件。

某种程度,这反映了最高法院没有勇气承担这起案件,没有勇气面对这次总统大选的舞弊与政变风波,所以找个不痛不痒的程序性理由,把球踢回去。那接下来,可以想见,各州地方法院看到最高法院都不愿管了,那么各地也就很可能会消极对待,那么这场选举舞弊的真相,就无法获得调查厘清。

所以,不仅川普批评最高法院“没有智慧、没有勇气”,民间也对最高法院没能捍卫宪政民主的表现感到失望,德州的共和党党部更发出了一项激烈声明,提议各个愿意遵守宪法的州,应该团结在一起,组成新的联盟体制。言外之意,是准备脱离联邦体制,自己组成新的政治联盟体。

当然,这个主张会不会扩大发酵,还有待观察,但是不可否认,用来捍卫美国社会的法治体系,现在似乎胆怯了、退缩了,不敢调查这场规模空前的选举舞弊,这势必会让人民感到失望与悲观。如果效应继续扩大,不排除美国可能会走向分裂、甚至内部冲突。

所以,接下来,川普阵营还能通过什么方式,来调查厘清选举舞弊的真相?川普还可以打什么牌,来争取公平的选举结果?就变得相当重要了。

不过,我们先轻松一下,来看一幅有趣的政治漫画。

画面中间、拿着棒子的人,您可能觉得挺眼熟,没错,他就是近日在网络上爆红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翟东昇。

翟东昇是习近平的智囊团成员之一,他因为在11月29日演讲时,公开吹嘘中共利用金钱渗透,搞定华尔街与美国政客,也搞定了拜登家族。他的这段爆料谈话,还被川普转发在推特上。

这幅漫画,可以看到翟东昇看起来是得意洋洋地想要拿起钉棰敲打川普,但没想到,他的钉棰却打到自己人,打到总加速师与拜登的头上了。相当传神。

‧川普三张牌 总统特别权力是王牌

好,再来看川普还有什么牌可以打、有什么招可以出。我认为,川普目前还有三张牌可以打。

第一张牌是法律战,也是目前最主要的公开作战路线。川普虽然在法律战场上屡战屡败、但是他没有放弃,又继续“屡败屡战”,毕竟他是美国总统,他要捍卫这个国家的宪政与司法体制,所以川普很可能会尽力走完法律程序。

即便最后法律战失败了,至少也可以向外界证明,司法体系对这次的国家大选舞弊、或者大选政变行动,是无能为力的。

目前除了律师鲍威尔、林伍德有案件送到了最高法院,川普律师朱利安尼也透露,川普已经批准了推出“B计划”,要在争议四州以及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提起新的诉讼案。

不过,法律战最大的考验就是“时间”,12月14日,各州选举人团就要投票选出下一任总统,因此时间上是相当紧迫。除非法律战能在1月6日之前,成功促使最高法院要求争议州撤回对选举结果的认证,否则1月6日国会就要清点并且认证选举人票了。

川普可以打的第二张牌是国会战。当1月6日,国会要清点选举人票时,如果众议院与参议院,各有至少一名参议员与众议员,反对某一个州提交的选举结果时,就会触发国会两院全体投票的机制,由两院投票决定,是否接受这个州的选举结果。

我们假设,这四个争议州的选举结果都被国会否决了的话,那么就等于拜登的选举人票会减少62票,也就是从306票减少为244票,虽然还是比川普多,但由于双方得票都没达到270票、也就是没有过半数,那么就会触发宪法第十二修正案。

宪法第十二修正案规定,如果候选人没有人得票数过半的话,就要由国会来选举总统。众议院负责选总统,参议院选副总统。而且众议院的选举机制会改变,总统不是由435名众议员来选,而是分成50个州的代表团,每个州一票,每个州由当地的多数党议员来代表投票。

也就是说,这个州如果是共和党议员占多数,就是由共和党来投这一票。那根据这次的国会改选结果,共和党在50个州里,主导了26州,过了半数,所以理论上应该是共和党有优势。

看起来,这是川普逆转胜的一个奇招,不过,如果共和党有人跑票了,那结果就又有变化了。而且,国会能否将拜登的306张票,否决到低于270票,也是个难度。

所以,川普可以打的第三张牌,也是比较有“胜算”的牌,是行使总统的特别权力。什么是总统的特别权力呢?大家知道,美国是三权分立的国家,行政、立法、司法三权相互制衡,所以平常时候,总统的行政权是有限的,是要受到国会与司法机关的制衡与监督。

但是宪法也赋予总统在特殊状态或紧急状态下,可以拥有更多的权力,来带领国家应对特殊情况。比方说,美国总统可以发布行政命令,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那么总统就可以获得至少136项的权力可以运用。

其中一项权力,就是宣布戒严,宣布戒严之后,总统就可以动用军方力量,来接管一部分、或全部的行政权与司法权,也就是进入军管状态,但军管的程度多少,由总统决定。

也就是说,如果总统宣布戒严,就可以调动军方力量来维持社会秩序,同时启动司法调查,追查危害国家安全的不法份子,同时也可以召开军事法庭,对这些不法份子进行军事审判。

而且在戒严状态下,总统可以宣布暂停“人身保护令”,也就是可以不经法院审理,就把嫌疑犯逮捕关押。过去林肯在1861年南北战争爆发的初期,就曾经下令暂停“人身保护令”,还逮捕了当时反对他的大法官。

当然啦,林肯的案例是比较极端的情况,因为当时国家已经陷入战火,所以在非常时期使用了非常手段。现在美国还没有真的进入分裂内战状态,所以未必需要做到这种地步。

不过,现在的美国确实也进入了高度危险、甚至可能出现国家分裂的险境,加上司法体系不愿调查大选舞弊真相,不愿挑战发动这场选举政变的左派势力或者深层政府,那么这场选举结果的真相势必会永远成谜,也势必会继续分化美国内部,造成国家不安。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川普阵营真的走完法律程序,发现司法体系根本不作为,不愿查明舞弊的真相,那么川普政府或许就应该动用总统特别权力

一、 宣布国家紧急状态

二、 公布涉嫌舞弊的不法集团的充分罪证

三、 实施有限度的戒严

四、 动用军方力量介入调查、逮捕不法份子

说到戒严,有的人就会想,是不是就是全国风声鹤唳、进入极权统治的状态,军方可以为所欲为、军人独大。不是的,那是第三世界的戒严与独裁,川普如果这样做,美国人民也不会接受。

所以川普应该实施的是“有限度的戒严”,也就是在充分保障多数公民的正常生活状态下,进行较为升级的社会管制,并且让军方维持秩序、追查不法犯罪或者扫荡涉嫌叛国、或者勾结外敌的叛乱份子。

毕竟川普不是要搞中共那一套“一尊独裁”的极权体制,他是发现这次大选有人公然作弊,而且窜改选票结果,让他目前处于落败局面,也让7400万投票给他的美国人民失去对国家、对民主、对司法的信任。所以,实施有限度的戒严,应该就足够了。

日前公开在报纸上登广告,促请川普实施戒严的公民团体“我们人民联盟”,他们主张的也是实施“有限度的戒严”,也就是让川普可以在这个非常时期,动用军方的力量,来整顿秩序、调查舞弊与政变,还给美国透明的民主选举。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川普一定要宣布戒严、一定要动用军方呢?因为,您也看到了,在这次大选前后,司法部、联邦调查局、甚至中情局,都对大选舞弊的举报与证据,几乎是无动于衷、不理不睬。这意味着,这些单位都控制在深层政府的手里,川普根本动不了。

虽然华尔街日报报导,川普可能要指派特别检察官来调查选举舞弊跟杭特拜登的丑闻,但问题是,司法体系根本不听他的,所以即便真的有特别检察官,恐怕也是处处受限,很难有什么作为。

而目前只有军方内部,还有爱国的力量愿意效忠总统、效忠国家与人民,所以川普必须仰赖军方的力量,才有机会在目前的险境中找到转机。而且,现在的美国面临着至少四大危机,确实需要总统动用特别权力来应对:

危机一:舞弊真相未能查明 宪政民主陷危机

美国大选舞弊的真相到现在还没办法查清楚,选举的公正性受到严重质疑,美国总统究竟能否充分代表决大多数的民意、是否合乎宪法的程序,已经受到民众的广泛质疑,也让美国240多年的宪政民主陷入危机。

危机二:选举舞弊涉及政变 剥夺人民自由平等权

这场选举舞弊背后,涉及到深层政府、或者说华府利益共生体的庞大势力,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场选举政变,是这些不法集团要通过选举舞弊,来安排他们想要的人当上总统。

所以美国各地才会有这么民众走上街头,高喊“停止偷窃”,因为这不但是偷窃了美国人民的选举结果,更是强行剥夺了美国人民自由选举的权力,剥夺了人人平等的参政权力。

危机三:国家陷入信任危机 可能陷入分裂、内战

这场选举舞弊,加上左派媒体、左派政客的集体掩盖,以及司法体系的袖手旁观,让美国社会陷入了自南北战争以来,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不但人民不再相信任何的选举活动与政治人物,还可能导致美国社会走向分裂,甚至陷入内战的困境。

危机四:外国敌人渗透颠覆 国家安全受威胁

这次美国大选已经有多项证据与证人指证,背后有中共、古巴、委内瑞拉、伊朗、塞尔维亚等等外国势力介入其中,很可能是美国内部的极左派势力与深层政府,和这些海外流氓政权相互勾结利用,想通过这次选举推倒川普政府、颠覆美国,让美国走向社会主义化,让流氓政权少了川普这个心头大患。

换句话说,这种来自海外的政治颠覆,已经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对美国人民的未来生活构成威胁。如果没有人出面加以制止,美国很可能会一步步失去现有的自由、繁荣与人权。

好,看到这里,请大家想想,当年林肯是在美国陷入信任危机、陷入分裂与内战的时候,动用了总统特别权力,对不对?

但是现在川普政府面临的危机,至少比林肯时代还多出三个,那么川普是不是应该更有正当性、更有需要动用特别权力,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实施有限度的戒严,来调查选举舞弊与政变的真相,追查涉入政变的海内外集团势力,还给人民公正的选举以及可信任的民主社会呢?

当然,要实施有限度的戒严,有一项很重要的关键,就是川普政府要拿出充分而且有力的证据,来说服美国人民,这次选举确实有舞弊、确实有不法集团与外国势力介入操控,这样才能让所有美国人民,不分党派,都愿意配合,才能让所有美国人民都为了国家安全与未来,一起追讨涉嫌政变的叛乱集团。

好,我们再说一遍,川普目前手上还可以打的牌,主要有法律战、国会战以及行使总统特别权力,来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实施戒严以及动用军方介入调查,维护安全秩序。为什么要行使总统特别权力?因为美国已经面临至少四项危机:

危机一:舞弊真相未能查明,宪政民主陷危机。选举舞弊始终无法获得调查厘清,选举不透明、不公平,当选者未必是真正的多数民意选择。

危机二:选举舞弊涉及政变,剥夺人民自由平等权。极左派势力动用政治、媒体、科技、司法等力量策动选举舞弊,本质上是政变行为,强行剥夺美国人民自由、平等的参政权。

危机三:国家陷入信任危机,可能陷入分裂、内战。选举真相无法获得公开、透明的调查,美国人民无法信任司法体系、无法信任国家,可能陷入分裂冲突。

危机四:外国敌人渗透颠覆,国家安全受威胁。包括中共、古巴、委内瑞拉等外国势力涉嫌渗透选举,试图操控大选结果,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介绍给你的亲朋好友知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晓色

霜湖泛银浪

河汉舞星芒

清啼穹紫幻

晓月凌曦光

唐浩

欢迎支持“世界十字路口”: youlucky.com/crossroadtang
Parler:https://parler.com/profile/crossroadtang/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