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是怎样以强制方式传播谎言的

——关于“谎言文化”的札记之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不但是编造谎言的行家,而且也精于传播谎言。就其统治大陆后而言,中共的谎言传播首先是一种带有明显强制性的传播。也就是说,作为受众的广大民众,在面对这种传播时是没有选择余地的,不管你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也不管你乐于接受还是想要逃避,你都必须接受这种传播——至于你内心是否真地接受那则是另一回事。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在于,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一方面,谎言传播始终都是以国家的强制力包括暴力为基础的,拒绝接受传播者必定会受到程度不同的惩罚。举个例子,大陆的高校规定每个学生在政治课上都必须学习“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 如果一个大学生拒绝学这些,可想而知,等待他的将是什么结果。另一方面,由于中共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并且封锁了传播真相的一切声音,民众能够接触到的都是谎言,即使你想要了解真相也没有必须的手段和渠道,在这种情况下,你所听到看到的当然都只能是谎言了。就像一个学生,政治课上他读到的只能是中共编写的满是谎言的课本,别的意识形态的课本他想看也不可能看到。

传播谎言对于中共来说,从来都不是一种偶然的随意的简单的行为,而是一整套有目的的包含着复杂的制度安排的行为系统。换句话说,中共的谎言传播还是一种制度化的传播。这种制度化具体体现在:第一,有一整套专门的工作班子,其中发号施令的是各级党委和政府,具体实施的则是各级宣传部门及下属的新闻出版和文化单位;第二,有一整套完整的运作程序,通常首先由党政领导下达任务,然后由宣传部门制订相关计划,将任务细化,最后由新闻、出版和文化单位具体实施;第三,有一整套分工协作系统,主要包括各种新闻、出版和文化单位,各司其责,各显所长,而宣传部门则负责统筹协调。

从纵向看,中共的谎言传播是一种持续不断的传播,贯穿了个人和社会的各个时段。就个人言,打从懂事那天起,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成了中共灌输谎言的对象。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和大学,再到走上社会和工作岗位,在人生的每个阶段,我们所受教育的一项基本内容就是接受中共灌输的谎言。换个角度讲,不论是家长、老师还是领导,我们成长道路上的每一个教育者,几乎都自觉或不自觉地扮演了谎言传播者的角色。至于整个国家和社会,那就更是这样了。从中共成立的那天起,特别是它统治大陆后,就从来没有间断过对谎言的传播。中共的各级宣传部,实质上就是各地的谎言编造和传播中心,中共的各种媒体、出版部门和文化单位,实质上就是形形色色的谎言生产车间和传播工具。

从横向看,中共的谎言传播则是一种全方位的传播。在它统治下的大陆,谎言就像空气一样弥漫在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和各个空间,甚至于它的每个缝隙。中央如此,地方也如此;政策如此,对策也如此;事实如此,理论也如此。从理论谎言、制度性谎言、政策谎言,到媒体谎言、教育谎言、情报谎言、统计谎言等等,人们就生活在大谎套中谎,中谎套小谎,谎谎叠印交叉的谎言世界中。从政治、经济到文化娱乐,上到国家大事,下到个人生活,到处都成了中共传播谎言的阵地和舞台。而且,为了使谎言不被戳穿,总是谎言产生谎言,谎言再产生谎言,谎言又再产生谎言……谎言不断复制,谎言不断克隆,谎言不断恶性循环,谎言不断恶性膨胀。于是,每天醒来睁开双眼,你翻开的报纸杂志和书籍,只要是中共编写出版的,几乎无一不在向你兜售著各种各样的谎言;打开电视广播,映入你眼帘的,灌进你耳朵的,也无一不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假话。在单位里,领导的讲话也好,上级的文件也好,告诉你的同样是连篇的谎话。即便是八小时之外,饭桌上家人的闲聊,朋友间的酒后茶余,乃至大街上商店里的广告,等等,都是中共谎言见缝就钻、无孔不入的地方。如果说从纵向上讲中共的谎言传播表现为一种持续不断的谎言灌输,那么从横向上讲它又是一种无处不在的谎言宣传。

中共统治大陆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搞一次政治运动,每搞政治运动时,又总是它传播谎言最集中最疯狂的时期。一到这个时候,平时按部就班的谎言传播模式已很难满足中共大规模整人的政治需要,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狂风暴雨般的谎言轰炸。这时候,所有的宣传机器都被迅速发动起来,进入超负荷的高速运转状态,而且十八般武器一起亮相,各路人马全部披挂上阵,每天从早到晚轮番散布各种各样的谎言,矛头直指运动的对象,也就是中共要打倒的敌人,其密度之高频率之大力度之猛,可谓世所罕见!这种“谎言轰炸”所起到的蒙骗民众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刚听到官方的谎言时,也许有不少人会不大相信,但反复听,不断听,渐渐地,许多人就会不由自主地冒出一种想法:这么多事情不会都是假的吧?慢慢地,他们也就会从一开始的不信到似信非信,再到信以为真,最后甚至变得深信不疑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