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鲍威尔:外国干预 舞弊超想像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7日讯】“在乔治亚州的科布县(Cobb County)、格威纳特县(Gwinnett County)、富尔顿县(Fulton County),我们发现他们在到处销毁证据,从粉碎选票到擦除投票机数据以及更换服务器,一应俱全。所有这些投票机都原本应该在选举后的第二天被扣押,并进行取证分析审查。”鲍威尔律师说。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是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律师,她一直在领导多个州的选举诉讼。周五(12月11日),她向最高法院提交了紧急请求,要求法官命令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亚利桑那州的官员,取消对2020年大选结果的认证。

我们讨论了她所进行的法律挑战的现状,以及她对最高法院驳回德克萨斯州诉讼和弗林(Flynn)案的结局的看法。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

对弗林将军案结局的看法

杨杰凯:西德尼·鲍威尔,非常高兴你能再次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鲍威尔:谢谢你的邀请,和你在一起我很高兴。

杨杰凯:对你来说,这是忙碌的一个月。我想先回顾一下以前,回溯到你为目前选举、为这些诉讼所做的工作之前,(为弗林将军辩护)所做的工作。我们上次谈话的时候,我们实际上谈论的是,你正在处理的弗林将军的案子。在那以后,这个案子似乎终于得到了解决。据我所知,总统以一种富有历史意义的方式赦免了弗林将军。与此同时,(审理弗林案的)法官(沙利文)最终撤销了此案。

鲍威尔:是的,他(沙利文)还是花了时间,写了一份着实缺乏依据的意见书,因为当时他没有管辖权写这份意见。现在我们将发起动议促使撤销他(对弗林将军)的毫无理由的攻击和骇人听闻的意见,因为他没有管辖权也没有依据去写。

杨杰凯:确实如此。那么你怎么看待赦免呢?

鲍威尔:其实是很不幸的,总统也是不得已。我们当然感谢他这样做,但是,如果法律体系按照应有的方式运行,如果沙利文(Sullivan)法官是一位真正的法官,而不是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注:奥巴马时期的司法部长)的一个工具,我们就不必要有赦免。

杨杰凯:这是一个不寻常的赦免,因为被赦免者并不是一定有罪,对吧?

鲍威尔:对,这是对无辜者的赦免,因为司法系统失灵了,就这么破烂不堪。

杨杰凯:赦免无辜者是常事吗?

鲍威尔:一点儿也不常见。获得赦免从一开始就是很难的。尤其在过去的20年里,我一直非常关注,当时我在撰写《授权撒谎:揭露司法部的腐败》(Licensed to Lie: Exposing Corruption in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一书,在我们目前的监狱囚犯中,大约有5%到10%其实是无辜的。还有很高比例的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公正审判,来判定他们是否有罪,因为我们现在有太多的法官受结果驱动,做不到本应有的依法判案。我们有出于政治目的的起诉,在这个国家本来不该有。

杨杰凯:其实,我要向我们的观众推荐《授权撒谎》,这是一本了不起的书,据我所知,有人认为它描述了“检察官政治统治”(prosecutor-ocracy)等内容。

鲍威尔:我还没听过这个词,说得真妙,听起来就像那回事。

杨杰凯:(书中讲了)司法系统中的检察官的权力如此之大,以至于可以逃脱法律制裁等等。

鲍威尔:对,当然也有很多我称之为自私自利的检察官,他们辜负了自己的生涯和使命,在这个过程中践踏着法律。

杨杰凯:我想可能你有点太忙了,没时间着手请求下令撤销(弗林案的)诉讼,但是命令还是要下达了,对吧?

鲍威尔:对,命令即将下达。我们将撤销沙利文法官荒谬而且在无司法管辖权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

杨杰凯:我知道了,那麽你觉得现在沙利文法官会怎么样?

鲍威尔:如果我们拥有通过合法选举本应该拥有的所有国会席位,就会有足够多的国会议员和参议员来弹劾他。

我通过DefendingtheRepublic.org网站打算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对全国所有表现出与我们知道的摇摆州相同的作弊模式的选举,进行调查,使公众和一切政党获得他们通过合法选票实际上已经得到的席位。这需要更长的时间,但是必须要完成,因为我们不能让那些涉嫌投票机舞弊,因此不配坐在我们的国会、众议院或州长席位上的人,坐在那里。

向最高法院提交紧急请求 撤销四摇摆州选举结果

杨杰凯:让我们谈谈你目前正在受理的法庭案件。你已经向最高法院提交了紧急请求,请求撤销四个州的2020年的选举结果,以阻止这些州的选举人投票。你能跟我详细说说吗?

鲍威尔:好的,我们已经对乔治亚州、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和亚利桑那州的选举程序提起了诉讼,因为所有这些地方(的选举)都破绽百出,存在着你能想到的各种方式和手段的大规模欺诈。

但是尤为隐蔽而且棘手的是,通过Dominion投票系统进行的投票机舞弊。事实上,我们的一位专家说,不管在哪里,只要有Dominion投票器运行,Dominion舞弊造成拜登得票率全面提高了5%,在这些州竞选的其他民主党人的情况也是如此。

杨杰凯:但是在(你提告的)这四个州,你是说舞弊完全是在另一个层次上吗?

鲍威尔:是的,在这些州还有更高程度的舞弊行为。正如你所想的,我们还没有时间去调查全部需要调查的舞弊案例。这让我纳闷,我们的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到底都去哪儿了?坦白地说,我非常担心整个(投票舞弊)系统可能就是源于中央情报局,而且甚至可能在几年前(由中情局)送给了委内瑞拉,或者先在不同的地方播了种,最终用到了委内瑞拉,在那里成立了Smartmatic 公司和Dominion公司。

他们保留美国(佛罗里达州)博卡拉顿(Boca Raton)的地址的唯一的原因,是试图让他们看起来像一家美国公司,但是他们不是。它们由委内瑞拉的独裁者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拥有、经营、组织和创建,使用的是他本人的脏钱和古巴共产党的脏钱,旨在确保在使用它之后,他能“赢得”每一次选举。我们的一个证人直接亲身观察到了所有这一切,曾经收到过关于它如何运作的汇报,看到了它如何在控制室里,操控一场又一场的选举,给了我们详细的宣誓书来解释这一切。

那些说没有证据的人,只是在故意撒谎,或者他们是故意的无知,或者故意对真相视而不见。坦率地说,他们就是问题的一部分。很多说没有证据的人,都是问题的一部分,而且非常清楚所发生的一切,甚至可能唆使了,从中得到好处了,出了资,助长了问题。

对最高法院驳回德州诉讼的看法

杨杰凯:现在,你已经提交了这些紧急请求。与此同时,就在几分钟以前,最高法院决定不受理德克萨斯州的诉讼。请跟我说一说,你对此有什么反应?

鲍威尔:我对此的反应有点复杂。首先,我对各州是否有“原告资格”(standing,法律术语,或称“起诉资格”“起诉权”)提出他们一开始就提出的问题有些担心,但是我认为,因为这是一个(最高)法院有最初管辖权的案件,那么(最高)法院会受理,也应该受理——至少要比他们(直接拒收)能更全面地审视并处理一下。

这对我们的案子没有影响,因为我们的原告是选民,他们在《宪法》的选民和选举条款中有宪法赋予的原告资格。所以在我提起的四个案子中,我们不会有原告资格问题,法院确实必须处理这些案情。

另一个案子是林·伍德(Lin Wood)在乔治亚州的诉讼案子,目前仍在法院审理中。宾州的另一个案件也在法院审理中。其中一个案子可能有原告资格的问题,但是在现在的多个案子中,必须有人有原告资格。因此,这些案子中的一个或多个,必须根据其案子本身的案情来处理,否则我们就不需要最高法院。

杨杰凯:为了让观众听得懂,也许我需要请你澄清一下“原告资格”(standing)这个概念。从本质上讲,首先,他们有权提起诉讼。也许你可以再解释一下。

鲍威尔:好的,要想提起诉讼,你必须是由于被投诉的行为而受到实际伤害的一方。举个例子,(最高)法院说德克萨斯州作为一个州,并不涉及一项具体的利益,尤其是与其它州如何选举无关。但是选民(voter)和选举人(elector)肯定应该有原告资格,能够提起选票被稀释了的指控,因为选举人是根据投票结果决定立场的。

事实上,在好几个州,他们与候选人的原告资格相同。根据州法律,他们在州法律下有权利和义务。他们在《宪法》中有被特别提及,因为《宪法》要求选举团的程序包含这些内容。

所以我认为在任何情况下,任何法院都不能说在我们提起的这些涉及多个州的案子,一个选举人不能作为代表。事实上,在亚利桑那州,这个州的每一个选举人,都加入了我们的诉讼。因此,毫无疑问,我们有原告资格坚持我们提出的所有诉讼。

说这次选举没有舞弊是绝对荒唐

杨杰凯:非常精彩!现在,说到乔治亚州,你提到有些县,实际上并没有进行人工重新计票。你能多告诉我一些这方面情况吗?

鲍威尔:好的,他们经常通过同样的舞弊机器清点同样的(问题)选票,这绝对干不出好事。他们没有看每张选票,也没有比较签名。举个例子,如果我们能得到那10万张选票——从乔治亚州清点的最后10万张选票中,我们就可以通过即时粒径分析,显示在选票上墨迹的不同。

我们知道,有数十万张伪造选票,很可能是从中国,进口到美国,我们有一些录像显示是从墨西哥越境过来的。

还有其它关于选票从一个州,运到另一个州的信息。事实上,有一个邮政司机,我想,他在半夜从纽约被派往宾夕法尼亚,运来一卡车的选票,然后用来“补充”(backfill)选票计数。这绝对是荒唐透顶。我们今天收到了更多的证据,证明大量的选票,我想,从亚利桑那州运到乔治亚州。

很明显,他们在全国各地都有这些存放伪造选票的仓库,然后根据需要在半夜把它们运到需要“补充”票数的州,在那里川普总统的选民大批涌出来投票,以至于打破了Dominion公司在电脑中预先编写好的用来舞弊的算法。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得不停止计算五个州的票数。

因此说这里没有选举舞弊是绝对荒唐透顶的。我们有伪造的选票,我们有死人参加投票,即使没有数万张,也有数千张,还有人们所说的“幽灵选民”。舞弊的方式和手段,比任何守法的美国公民所能想像的都要多。这令人震惊,绝对的令人震惊,且就摆在我们面前,抵赖它那就是纯粹的马基雅维利主义(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杨杰凯:请多告诉我一些关于这四个案子的情况。我设想它们在本质上是相似的,或者我认为它们在本质上是相似的。你能跟我说说这些案件在送交最高法院之前的情形吗?

鲍威尔:每个案子都以某些具体细节,来详细表明它们与所在州有关的事实,然后我们提出了合理的指控。例如,选民稀释(voter dilution)和拒绝《宪法》赋予的平等保护,是我们在每个案件中提出的指控之一,因为每一张舞弊选票,都会破坏合法选民的选票。

实际上,他们利用机器进行舞弊,其目的是……他们用尽了办法,包括向他们刚刚做了手脚的系统,注入大量选票,在多个批次多次运用假选票,营造出实际上并不存在的投票假相。

他们捣毁选票。他们制造了一个所谓的“裁决系统”(adjudication system),可以给电脑编写程序——甚至于他们在使用手册中都做了说明——他们可以给电脑编写程序,任意找理由拒绝某些选票。我们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在亚利桑那州和另一个州,会发生Sharpie记号笔事件:如果选票使用了Sharpie记号笔,机器就会自动把这张票,记录到一个他们所说的“裁决文件”(adjudication file)中。

然后操作投票机和电脑的人,可以简单地把里面有几十万(hundreds of thousands)张川普选票的整个“裁决文件”,丢掉,扔掉;或者转给拜登。而且这发生在所有的地区。

杨杰凯:是啊,真的匪夷所思,因为我知道你们发现的被裁决的票数比预期的要多,当它们被裁决时,这就导致了改票的可能性。我理解的对吗?

鲍威尔:这是方法之一,另一种方法是减少选票。投票机可以给选票分配权重,所以他们可以把给拜登票数的权重设为1.25,而给川普票数的权重减为0.75。所以他们会自动把25%的选票投给拜登,每一张选票都计数,没有把一票当一票。本来应该是一人一票,这是我们的标准,长期坚持的规则,在民主共和国,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与此相反,如果你投票给拜登,你就投了1.25票;如果你投票给川普,你就投了0.75票。我们可以在一些读数中看到,确实发生了这种事。你可以复查,数学家们可以复查,找出那个算法,甚至可以对选区逐个复查。

舞弊由来已久 但发生如此大规模事件还是第一次

杨杰凯:真的是闻所未闻,可是有很多人,特别是在大企业媒体(corporate media)中有人说“你看看,所有这些诉讼都被驳回了,显然什么都没有。”对这样的人你如何回应?

鲍威尔:这非常令人担忧,因为这显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发生如此大规模的事件还是第一次。我在2016年收到了加州的大量数据,这些数据表明舞弊在那里发生过——(希拉里·)克林顿对伯尼·桑德斯做了同样的事情。我有个证人告诉我,他们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伯尼·桑德斯,他非但没有揭发出来,反而投靠了(他们)。

为了金钱利益、政治利益,全球权力精英们一直在世界各地、随便在何处,这样做着,至少有15或20年了。我们自己的政府也参与了其中一些,它跨越了政治界限。毫无疑问,也有一些共和党人从中获利,就像民主党人一样,都在玩这种游戏。

我每天都越来越觉得《黑客帝国》这部电影是真的。有那麽糟吗?真有那麽糟吗?

我的意思是,比如说,我们知道卡罗琳·马洛尼(Carolyn Maloney,美国国会众议员)就在抱怨这件事,我记得是在2006年,她给财政部长,我想,还有其他人写了一封信,表达了对这家委内瑞拉人所有的公司操纵美国选举的担忧。是Cepheus公司批准的,所以我们需要看看当时谁是Cepheus的董事会成员,以及一开始就批准这一计划的所有主要机构的负责人。

Dominion给人们带来了一样东西,我称之为“选举保险”——“如果你安装了Dominion系统,你就会赢得连任,完全没问题。”——这就是乌戈·查韦斯要用它操纵的。事实是,人们竟然愿意对此视而不见,这太可怕了。

杨杰凯:这实际上是一个可以进行的分析,看看投装了这个系统的现任者,连任的概率有多大。看一看结果会很有意思。

鲍威尔:正是,你说得完全对。

要成为自由的国家 我们必须有诚实的选举

杨杰凯:我本想问,是什么激励着你,但是当你说到这个的时候,我可能猜到了。

鲍威尔:就是真相。如果我们要成为一个自由的国家,我们必须有诚实的选举。他们对美国公民和世界其它国家这样做,已经至少15年了。

自从乌戈·查韦斯实施了整个Smartmatic Dominion投票系统之后,委内瑞拉就没有举行过自由选举。他们把它出口到其它国家,全世界都在使用它,比如菲律宾。一直有来自其它国家的人给我写信说,“你不仅是在帮助美国,你也在帮助任何想要自由的人,以及整个世界。”

对此负有责任的人应该被关进监狱;他们可能比监狱里的90%的人还要恶劣。这很可怕。我的意思是,没有足够的语言来描述这是多么邪恶、阴险和恶毒。

杨杰凯:你认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起诉舞弊)的案件被法庭拒绝?

鲍威尔:因为腐败至深至广。他们威胁人们的生命,威胁人们的孩子。我们有一个非常不寻常的“车祸”,牵涉到(乔治亚州联邦共和党籍参议员)凯利·洛弗勒(Kelly Loeffler,注:乔州即将在1月份举行的她和另一名共和党参议员的选举事关重大,将决定共和党是否能占有参议院多数)在亚特兰大的竞选工作人员,就发生在我们提起诉讼的几天前。我们亚特兰大的法官,给了我们所需要的初步禁令,可是20分钟后,完全收回了它。

每台投票机都应该检查

杨杰凯:据我所知,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有一些工作正在进行,对密歇根的一些投票机进行取证分析,大约有20台;具体细节我现在想不起来了,你能记得起来吗?

鲍威尔:是的,但那不是我的诉讼,是一个独立的爱国者提起的诉讼,他做得很棒。很明显,这里有一个刚毅和正直的法官,诉讼人和法官需要相互配合。但是他已经下令对这些机器进行取证检查,这个国家的每一台Dominion机器,都应该做这样的检查。现在,每个联邦法官都应该下令扣押它们,并进行取证复查。

坦率地说,这也应该发生在其它州,因为我们的证人说,(舞弊)代码的基因(DNA)也存在于所有其它系统中,不仅仅是Dominion系统。这个国家的每台投票机都应该检查它的有效性,以及它是否有能力做Dominion机器在这里做的事情,看看在这次选举中是否参与了舞弊。

在乔治亚州的科布县、格威纳特县、富尔顿县,我们发现他们在到处销毁证据,从粉碎选票到擦除机器数据以及更换服务器,一应俱全。所有这些机器都原本应该在选举后的第二天被扣押,并进行取证分析审查。

但是我认为来自密歇根的分析将会证明我们一直在说的这些机器正在发生的事情。

他们在乔治亚州的一个小县进行了一次真正的手工计票,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选票翻转。我想大概是每张票的0.26从川普转给了拜登,(因为)事实上在那个县,他们做了一次真正的手工计票。而乔治亚州的科菲县(Coffee County)刚刚拒绝了选举结果确认,因为他们发现存在着明显的舞弊。

足以触发总统2018年行政命令所赋予他的各种权力

杨杰凯:眼下怎样才能真正实现对这些投票机进行广泛的评估或分析呢?

鲍威尔:鉴于我们可以证明的外国干涉的程度,以及我们国家拥有的证明外国干涉选举的档案证据,这足以触发总统2018年签署的行政命令所赋予他的各种权力,去做任何事情,包括从查封资产、冻结物项,到扣押机器等等。根据紧急权力,他甚至可以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来调查此事,而这正是需要开展的事情。

这个国家的所有投票机现在都应该被扣押。坦白地说,有足够的防止可能的犯罪的理由证明扣押的必要性,因为任何愿意在纯粹事实的基础上,而不是在政治、企业贪婪或全球财富的基础上,面对法律和事实的人,都能接受。

杨杰凯:有意思的是你提到了行政命令,因为另有报导称,国家情报总监(DNI)拉特克利夫应该正在准备一份报告,并在不久之后发布。我想,从选举开始,已经有45天的时间,需要讨论未来的问题。

鲍威尔:对,选举中发生了什么?好,如果这份报告是真实的,它将会让这个国家每一个愿意看到事实真相的公民震惊,因为我们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从未目睹过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现在必须停止,否则永远不会有自由公正的选举。

杨杰凯:这就是你说你觉得共和国正处于危险之中的意思吗?

鲍威尔:是的,绝对是。如果我们现在不解决这个问题,不能建立一个大家都能信任的系统,从今以后的任何选举都绝对是一场闹剧、一个玩笑,被人操纵的表演。在美国的选举中应该只有透明度,而他们拒绝让人们调查这些投票机或解决这些问题,这一事实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大骗局。

杨杰凯:没错,这很引人注目,因为你会觉得每个人都想真正了解实际情况。

鲍威尔:完全正确,正如我的朋友林·伍德所说,如果一个人没有什么要藏的,就什么也不会藏。

杨杰凯:西德尼,在我们结束之前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鲍威尔:我只想说,我们必须纠正这个问题,我们必须现在就纠正它。美国人民必须要求这样。我们无法接受我们在过去四年中目睹的一切——民主党人、全球精英、权力掮客在过去四年中企图摧毁川普总统的行为。

这与川普总统本人无关。他只是“我们人民”的象征。这关乎共和国的未来。

我们必须纠正这个问题,我们必须马上纠正它,再也不能让另一场选举以这种方式进行,再也不允许出现另一场不完全透明的美国选举。

杨杰凯:西德尼·鲍威尔,很高兴你能再次接受采访!

鲍威尔:谢谢你!杨。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