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之问:难道“主流媒体”都错了?

闻思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国大陆的精英阶层,几乎相当多的人认为,拜登当选,而川普打官司没什么用了。说到舞弊,有人会问,为什么没有一个主流媒体报导?这在国内的知识阶层中,是比较常见的问题。这几乎是21世纪以来的最尖锐的一个问题:难道美国的民主灯塔偏移了、主流媒体都错了?

从《哈利波特》的作者说起

《哈利波特》的作者、富豪JK罗琳(JK Rowling)曾发布了一个视频:说川普在白宫接见一些家长和孩子们时,故意忽略了3岁的残疾男孩蒙哥马利﹒韦尔伸出的小手。视频被这位影响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转发,传播力之大可想而知。

然而,第二天,小韦尔的母亲在脸书上发文反驳说,川普并没冷落她的儿子。韦尔的妈妈不仅完全否定罗琳提供的伪视频,而且还提供了第一夫人与他们母子的合照。

当完整的视频播出后,人们看到身高一米九的川普进来后首先弯腰与坐轮椅的小韦尔握手。随后,川普大幅度俯下身去亲吻孩子的面颊。

JK罗琳所发布的视频经过了大幅度重新剪接,显然,她并没有求证视频的真伪;她也无意于求证,因为从大量媒体的报导中,她对川普的印象很糟糕。

四年以来,抹黑川普的新闻,断章取义、移花接木、以偏概全、无中生有等等,只有在教科书看到的假新闻手法,全都用上了,“通俄门”被证明是假的,“洪都拉斯小女孩哭泣”、“移民儿童关牢笼”,后来两则新闻虽然都被证实有误,但媒体已经掀起了民众反对川普、敌视川普的舆论声浪。

四年来,媒体不厌其烦地向民众宣称,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是一个独裁者、种族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

因此,在此次美国大选中,如果一个左翼人士以道德卫士自居,且在选举计票部门工作,他有机会阻止一个独裁者、种族主义者再次当选,难道他不会这样做吗?他不会因为被道德绑架而这样做吗?

躺在“水门事件”荣耀上的第四权

美国主流媒体,一度是公正、客观的监督角色,被称为“第四权”,而大陆知识阶层对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见证美国司法独立的标志性事件是“水门事件”,两位记者的独立调查,揭开选举舞弊真相,致使尼克松宣布辞职。“水门事件”见证了美国的新闻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为二十世纪人类历史文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标志。

直至80年代、90年代,西方媒体的公正、客观在世界上都被认可。

据非营利组织“美国优先政策”(America First Policies)的政策主管柯蒂斯﹒埃利斯(Curtis Ellis)的陈述,回到1980年,回溯到1972年尼克松总统对北京开放之前。1980年美国给予了中国最惠国贸易待遇,但是美方提出了限制条件:即每年对北京的人权记录进行审查。

此时的西方媒体,对于共产中国保持着警觉──天安门广场镇压、西藏人权状况关注。

每一年总统都必须要证明中国正在取得进步,正在释放政治犯,以及做一系列其它的事情。事实上,这是有效的。每年在总统必须做出这一年度认证之前,中共都会释放囚犯,也许这只是做个样子,但是有这种人权与经济接触挂钩的记录,就是普世价值对于共产主义的警惕。有了这样的顺序,美国才开始下一年度与中国的贸易,而技术与资金则根本谈不上与中国挂钩。

时间到了1999年,江泽民政府由于残酷打压法轮功,引起了国际社会关注。江泽民把目光放到了加入WTO,欲借此改善与国际社会的关系,不惜大幅让步以获取美国同意中国加入WTO。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中国通”白邦瑞透露,在美国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辩论中,总统克林顿未同意在贸易协议中加入国会提出的条件──要求中共释放两千至三千名中国政治犯(自1999年7月之后,中国劳教所、监狱的“政治犯”以法轮功学员为主)。

白邦瑞称,一位离开中国的李女士(化名),曾参与数次中共的秘密会议,李女士称,为了通过WTO,“他们(中共)发起一项含宣传和间谍的项目,其复杂程度胜过美情报界对此做出的最大猜疑。”

结果就是,在2000年,美国本意是给予中国永久性的正常贸易关系,结果变成了永久性地取消人权记录审查。在西方著名的预言书《诸世纪》中写道:“1999年7月,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在这一年,恐怖的魔鬼迫害信徒,而也是这一年,冠冕堂皇的说辞也大行其道──“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克林顿政府当时打出的“中国自由愿景”获得很多精英的认同,他曾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中国会变得更自由。《纽约时报》报导说,克林顿关于中国入世的理想主义言论,当时被华盛顿的大多数精英接受。

“第四权”走下神坛,被世俗化裹挟由此开始。

2001年4月18日,《华尔街日报》关于报导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新闻,获两项普利策奖。时报执行编辑鲍尔﹒斯泰格(Paul E. Steiger)就有关法轮功报导获奖一事评论道:“这是一个面对强大的警察反对报导的压力,以勇气和决心,通过敏锐有力的笔法将一个故事报导出来的范例。”

然而此后,国际社会的媒体上就很难见到关于法轮功的正面报导了,将近二十年的沉默,时间够长。

温水煮青蛙

“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的美国,中共渗透的目的性是非常强的。”新公民运动网编辑林云飞向媒体表示,“从每年的经费投入跟人员的投入都是相当巨大的,而且是经营了很多年。”

林云飞说,中共的统战体系非常庞大,“对于美国之音、纽约时报、BBC等媒体的渗透不是去整体的收购。”林云飞说,“对其内部人员的渗透到底有多深、强度有多大,目前还没有办法去确定,类似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不知不觉的。”“这种方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加隐蔽,很难引起美国主流社会的关注。”

美国之音前中文部主任龚小夏去年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中共投注重金控制国际媒体机构。

据塞缪尔(Wagreich Samuel)在2013年发表的“研究美国代理人机构的报告”,中共游说美国的方法,是利用大公司的利益,来代表中共介入,“利益已成为支持亲中国贸易法规的基础”。而司法部对于外国游说力量的主要监督者,未起到任何作用。报告称:“中国已经在其领事馆中建立了自己的小型游说公司”。

中共暗示“如果你要在我们的市场上取得成功,那你就在美中关系中发挥作用”。中共或明或暗迫使跨国公司游说美国国会,目的是实现中国自己的政策目标。

受访者说,中共大使馆会跟踪谁在国会作证,谁去了国会山,谁签署了(支持)信件。这些在中国投资的大公司就是这样,其首席执行官不断与中领馆接触。

多年来,纽约华尔街的主要投行,扮演了为中共在海外融资的关键角色,比如做股票主承销商、保荐人、财务金融顾问等等,为中共输血续命。

美国的媒体,由私人资本控制,资本与中共的勾兑,使得媒体独立性江河日下。中共媒体公关方式隐秘,出手阔绰,很难引起美国主流社会的关注。

川普与媒体

川普的故事,要从二十年前开始。

2000年前,克林顿在中国(中共)入世贸(WTO)问题上发表过多次的乐观演说。

有媒体曾报导,川普(特朗普)在2000年以调侃的口吻说要竞选总统,并著书《美国:值得我们拥有》(The American We Deserve),书中说中国(中共)是美国的“最大长期挑战”。

白邦瑞说,总统川普现在要做的是纠正过去长达20年或更长时间内、美国纵容中共的不良行为。川普抽干沼泽的决心绝非一时冲动。

桌面上“围堵中国”,桌面下真金白银的日子,让这位华尔街精英眼中的本来是同路人──一个商人给搅局了。川普把中共提出的任何问题,都公开到桌面,这等于把过去20年形成的利益通道拦腰切断了。

在2016年,川普上任喊出抽干沼泽开始,一场激烈的角斗就拉开了序幕。而媒体成为最显著、最重要的战场。

一位离开《纽约时报》的高级编辑、观点专栏作家巴里﹒韦斯(Bari Weiss),并在辞职信中严厉谴责左翼势力在该报新闻编辑室横行,排挤、攻击中间派员工。他说:“在该报的观点页面上自由交换意见的条件已经不复存在。”

韦斯披露,她的左翼同事们不能容忍她的中间派观点,称她是“纳粹和种族主义者”,而这些口号也是媒体用来定位川普的说辞。甚至于颇有影响力的《时代》也不例外。2018年6月中,一名洪都拉斯小女孩与母亲试图偷渡被拦截,媒体声称小女孩被强迫与母亲拆散,因此嚎啕大哭,引人同情。《时代》(Time)杂志将小女孩照片与川普照片加工合成,作为杂志封面,并在封面上加注一句“欢迎来到美国”,试图借此嘲讽川普。而包括中共官媒与其它反对川普的各国媒体,也纷纷转载。

一时间,哭泣小女孩,把纳粹、种族主义的标签贴到了川普身上。

不过,尴尬的是,小女孩的父亲随后接受媒体访问表示,小女孩并没有与妈妈分开。美国边境巡逻队也出面证实,小女孩一直与妈妈在一起,并未被拆散。

整起新闻事件,顿时沦为国际媒体联合炒作的假新闻。

据《华盛顿时报》报导,独立记者阿特基森(Sharyl Attkisson)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名为《倾斜:新闻媒体如何教我们热爱言论审查和仇恨新闻事实》。她在书中阐述了当今越来越多的新闻工作者放弃了职业道德、成为某种意识形态的宣传工具的事实。

在她的新书中,阿特基森列举出了媒体针对川普总统100起最严重的攻击。她警告说,人们必须要认识到,当前在许多新闻媒体中做所谓报导的人,实际只是打着记者的旗号的“政治工作者”或大公司的“游说者”,“他们无意(给受众)提供准确的信息”。

作为独立记者,阿特基森曾在美国老牌主流媒体在CBS、CNN和PBS工作过。她说:“曾几何时,记者们会去寻找证据,会对可能妨碍真相曝光的企图进行探访……但现在,越来越多的记者放弃了他们的职业道德。”

阿特基森以本次大选中被广泛揭露的选民欺诈和舞弊为例, 她说:“媒体刚开始时说:‘(选举中)没有欺诈行为’;当欺诈行为被揭露出来时,他们又说:‘没有广泛的欺诈行为’;而当更多的欺诈行为、舞弊和宣誓证词及证据被大量揭露出来时,他们接着说:‘这些都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没有涉及足够的选票……’”

从教科书上的第四权醒来

大选是否舞弊,为什么主流媒体是否刊发,成为大多数国内知识分子判断的重要标准?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丛日云称,中国知识界和媒体的诬判,一定程度上也是受西方知识界和媒体误导的结果。西方知识界和媒体普遍敌视川普,给他安了很多的头衔。比如说他是种族主义、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分子、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等等。

丛日云教授说到,由于对川普的认识有严重的偏差和倒错,面对川普的行为,就会感到凌乱,就会觉得他不靠谱、不按常规出牌、多变,其实这往往反映的是观察者想像出来的川普与真实的川普发生的冲突。

丛教授说,如果不是川普的果断,美国会更加撕裂,像川普这样目标如此清晰、意志如此坚定执著,不惜冒着巨大风险、阻力,也要履行承诺,恐怕是罕见的。

丛教授指出,当我们追随西方左派媒体批评川普的时候,我们得问一下自己,川普反对的,是你所支持的吗?其实如果在中国推行所谓多元文化主义,绝大多数人是难以接受的。比如奥巴马厕所,生理上属于男性而心理认同是女性的,就可以上女厕所,还有更衣室、浴池;比如大麻合法化;比如按种族比例分配上大学的名额,以及各种职位和机会。这些事情,大家会同意吗?

结语:

真相与谬误往往一步之遥,对于中国大陆民众来说,从更多渠道了解事实,或许对于了解事情的本源会有帮助,西方有句谚语:“欺骗和虚伪害怕接受考验,而真理却迎接考验。”

2020年的美国大选,已超越政党、政治的范畴,而是一场大是大非的普世价值观之战,每一个漠然都是对邪恶势力的纵容,每一个正念都是对人类未来美好的加持!

也许,为了国家和国人,人只能放下自己柔软的一面,拿出雄师的一面,才有可能冲出围剿、走出沼泽、回归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