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威廉‧巴尔的失败悲剧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德诚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曾经是司法部长威廉‧巴尔的忠实粉丝。

巴尔这个人当然知道如何说话。 2019年10月他在巴黎圣母院法学院做了一个关于宗教自由的演讲,能言善辩而且很有意义。

如果您没有听过,也许您应该听一听,这样就会对他的能力,有所了解。

他就是那个似乎在几十年前就承诺过,要查清川普(特朗普)通俄门事件的司法部长。这事件也就是所谓的 “间谍门”,对很多人来说是应该受谴责的,叛国的事件。

他委派康涅狄格州一位据说是强硬派的美国律师,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去揭开这场恶行的源头,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

不幸的是,在这一承诺中很快就出现了麻烦的迹象。巴尔告诉我们,更高级别的官员—当然是指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和拜登副总统–并不在达勒姆的调查范围之内,虽然他们参加了2016年1月的一次相关的重要会议,从那次会议上可能流露出很多有关信息。

有些人显然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

为了解释这一点,巴尔让人觉得他是想结束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政治化—但也可能他是……对自己说的。

同时,达勒姆(Durham)的调查拖延了时间,比预期的要长得多,这可能是由于瘟疫造成的。

但是是这样吗?

当然,疫情造成了一些不便,但大陪审团的召开难道就不能用保持距离,戴上口罩吗?其它很多机构都没有被瘟疫影响它们的工作。

有些人说在家里办公实际上更有效率。当然,为了达到达勒姆的目的,肯定有某种方法可以使Zoom或其他通信工具能够安全使用。

上面提到的办法显然是不够用的。拖延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后来,亨特‧拜登的贪污事件随着他的笔记本电脑被曝光了,同时拜登家族商业伙伴,托尼‧波布林斯基,对拜登勾结中国共产党的负面证词,至今拜登都没有提出异议。

此后不久又有消息称,FBI掌握亨特‧拜登的这台笔记本电脑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此后几个月,有趣的是,在乔‧拜登“赢得”总统大选后,又有消息透露,亨特和詹姆斯‧拜登(乔的弟弟)因逃税和洗钱而被国税局和可能是司法部调查了一段时间,其中大部分涉及到的也是那些中共分子。

威廉‧巴尔对上述事件也是一直没有回应。

主流媒体是可靠的新斯大林主义者,当波布林斯基公开报导拜登勾结中国共产党时,他们从未报道过这些事。即使是到现在,在泄密之后,他们也几乎没有论述过。

很大一部分美国民众,在2020年11月3日去投票的时候,或者更多的是,当他们把那些无穷无尽的邮寄选票投进什么箱子里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

民调显示,相当多的选民如果知道拜登家族的丑闻,就会投出不同的票。照目前的票数假设拜登真的赢了,那也只是小赢。

然而,威廉‧巴尔却一直保持沉默。

不知他的借口是司法部不应该介入政治,还是他对唐纳德‧川普插手他的事务过于愤怒。

也可能是对一个机构的忠诚,超过了对美国人民的服务,这时的美国人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有透明度。

不管是什么情况,这正是他所做的事情,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或是他否认—实际上他参与了政治。

威廉‧巴尔把双手放在总统选举的天平上了!

威廉‧巴尔对一个将成为总统的人的家庭公开腐败的长期调查保持沉默,这调查还涉及该人直接与我们的主要敌人建立关系。无论他承认与否,威廉‧巴尔的沉默已经对选举产生了重大影响。

他让选民继续在无知中,直接进入投票站。

说到这里,我们也没有听到总检察长关于多米尼克投票机和相关软件的任何消息。这难道不是司法部应该紧急调查的事情吗? 不调查如何保证民众的公平选举呢?

我们从巴尔那里得到的消息是,他已经任命约翰‧达勒姆为特别法律顾问,显然是为了让达勒姆在拜登上任后可以不受限制地继续调查。

这是否会发生,是一个没有实际意义的问题。 在某种程度上,这似乎只是巴尔的一个为了面子的姿态。

我们生活在一个数以千万计的公民,不信任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时代。 这是一个大规模或更严重的社会动荡的预兆。

威廉‧巴尔本是被任命来纠正上述问题以及其他司法事项的,目的是向那些数千万人保证,在美国法治仍然存在。

写到这里,我非常难过的说,他完全没有尽到他应该尽的责任。

原文UPDATED: The Tragic Failure of William Bar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杰‧西蒙(Roger L.Simon)是一位屡获殊荣的小说家,奥斯卡提名的编剧,PJMedia的联合创始人,现在是大纪元时报的自由编辑。 他最近的著作是《山羊》(小说)和《我最了解:自以为是的道德如何摧毁我们的共和国,如果它还没有》(非小说类书籍)。在Parler@rogerlsimon可以找到他.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