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人:拜登是其子外国交易的“直接受益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22日讯】12月20日,首位披露拜登家族与中共交易内幕的美国畅销书作家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受访时表示,乔·拜登是其儿子亨特与外国机构利益往来的“直接受益人”。乔·拜登从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抽取10%的利益。

据大纪元报导,施韦泽在福克斯新闻“Sunday Morning Futures”节目中谈到,乔·拜登(Joe Biden)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本人没有任何能力、没有任何人脉能够从事这些外国生意,他唯独只有一个条件——他父亲当时任职美国副总统。

施韦泽表示,这不是亨特一个人的事情。亨特曾抱怨自己要支付整个家族一半的账单,意思是说他的钱间接流向乔·拜登。但事实是,乔·拜登是亨特外国利益的直接受益人

节目主播玛丽亚·巴蒂罗姆(Maria Bartiromo)例举亨特邮件中曝光的一件事——亨特的罗斯蒙特·塞内卡投资公司在华府瑞典大厦有一间办事处,亨特曾索要多把办事处钥匙,包括:给他的父亲拜登、他的继母吉尔·拜登(Jill Biden)、他的叔叔吉姆·拜登(Jim Biden),以及华信基础设施投资公司董事长董功文

施韦泽表示,由此可见拜登家族与中国(中共)相关人士之间的密切关系。

“这件事很有代表性。拜登家族在其政治活动和商业活动方面,在其密切互动方面,模糊人们的认知,使人们难以了解真相。”施韦泽说。

“我们要记住一点——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及其董事长叶简明与中共军方有直接关联,这不是一家普通公司,该公司深涉中共政治圈。”

“就是这家公司——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乔·拜登这个‘大人物’(big guy)要从中抽取10%的利益。他们在瑞典大厦的那间办事处同时运作拜登基金会和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办事处。”施韦泽说。

施韦泽2018年3月出版了《秘密帝国:美国政治阶层如何隐藏腐败并使亲友中饱私囊》一书,首次披露亨特·拜登与中共的交易。该书跃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榜首。

施韦泽也是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资深撰稿人、政府责任研究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Institute)所长,今年9月主持了BlazeTV的纪录片《骑龙:拜登一家的中国秘密》(Riding the Dragon: The Bidens’ Chinese Secrets)。

根据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9月公布的一份报告,在亨特‧拜登向布朗宁(Cecilia Browning,瑞典大厦总经理)提出为其父亲和华信能源董事长的亲信配办公室钥匙要求前不到两个月,华信能源向亨特‧拜登的公司西哈德逊III(Hudson West III)汇去500万美元。

报告称,从2017年8月华信能源向亨特‧拜登的公司汇入资金之日起至2018年9月,西哈德逊公司共向亨特‧拜登的律师事务所Owasco汇去479万美元的咨询费。

报吿称,美国监管机构将在2017年8月4日给Owasco的第一笔电汇标记为“潜在的金融犯罪活动”。

根据参议院的报告,在2017年8月至2018年8月期间,Owasco还向亨特叔叔詹姆斯‧拜登(即上面提到的Jim Biden)的咨询公司Lion Hall Group共汇出140万美元。这些交易也被标记为“潜在的金融犯罪活动”。

亨特‧拜登本周透露,他已经接到通知,特拉华州联邦检察官正在调查他的“税务”事宜。多家新闻媒体报导称,调查的重点还包括其在国外的商业活动,包括与华信能源的合作。

亨特‧拜登给布朗宁的电邮来自一台据称属于亨特的笔记本电脑。他于2019年4月将其送到德拉瓦州一家修理店,且逾期未取。亨特未对此否认。店老板将电脑修复后不见有人来取,就通过律师交给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朱利安尼于10月份将电脑硬碟中的内容与《纽约邮报》等媒体做了分享。该媒体率先对硬碟中大量“令人不安”的信息做了披露。

10月14日,《纽约邮报》报导,2017年5月13日的一封关于6个人分配合作利益的电邮显示,有一位“大老板”(big guy)在亨特等与华信能源的合资公司——中鹰控股拥有10%的股份,且由亨特代持。

拜登家族前商业伙伴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于10月份证实,乔‧拜登对其家族在中国的商业交易“十分熟悉”。而且那位持10%的股份的“大老板”就是乔‧拜登。

波布林斯基是2017年5月13日那封电子邮件的收件人之一。当时他是亨特聘请的中鹰控股执行长,也因此了解和披露了更多内幕。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