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将被“拆骨”?专家揭习近平用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25日讯】最近,马云可谓霉运当头,蚂蚁金服上市被阻后,阿里巴巴24日再被当局以涉嫌垄断立案调查,种种不利消息,令阿里股价大跌8.13%。专家揭习近平的目的,并非只针对阿里而是接盘整个民企。预料《反垄断法》修订后,阿里可能被“拆骨”。其他红顶商人也劫数难逃。

蚂蚁金服上市临门被刹停后,中共先后发布规范互联网小贷、防范平台经济垄断的新规。随后,阿里巴巴投资等3间企业再被当局以违犯《反垄断法》相继处罚。中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则发布关于反垄断征求意见稿。

12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又以“二选一”涉嫌垄断行为,对阿里巴巴进行立案调查。同日,蚂蚁集团遭二次约谈。

种种不利消息,令阿里巴巴股价暴跌。24日美股开盘之后,阿里巴巴股价低开超10%,随后跌幅不断扩大,当晚跌幅超过15%,创下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市值蒸发了超过1100亿美金,相当于7000亿人民币。

反垄断针对所有民企

香港《苹果日报》分析说,中共官方的监管触手并非只针对阿里巴巴,其他民企,特别是各大互联网巨企也担心早晚会受到波及。

中共12月11日召开政治局会议,将“反垄断”定为2021年的工作重点;16日至18日,中共召开经济工作会议,部署2021年经济工作,提出要“强化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以及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搜集使用管理等法律规范。

中共发改委18至19日召开工作会议,拟定2021年重点工作,提出明年起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习近平在会议上就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提出警告。

12月21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明年重点之一是修订《反垄断法》,立法工作要立足新发展阶段,加强“重点领域、新兴领域、涉外领域”。并会继续审议及争取早日推行《数据安全法》、《个人讯息保护法》。

中共新华社报导说,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赵萍表示,“互联网绝非法外之地”,所以《反垄断法》才被提上议程。

图为阿里巴巴位于中国浙江省杭州总部。( KELLY WANG/AFP via Getty Images)

民营新经济影响力过巨

《苹果》分析说,习近平当局如此加快加重规管互联网平台,是因过去10多年这些快速壮大的民营新经济影响力已过巨。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6月,大陆互联网普及率达67%,网民有9.4亿,其中网上外卖、在线教育、网约车、在线医疗等用户,分别占整体网民43.5%、40.5%、36.2%和29.4%。

而大陆民众的线上线下生活,基本也由百度、滴滴、阿里、京东、腾讯、美团等几家互联网巨企所左右。社会近年也一再讨论“大数据杀熟”、“二选一”等损害消费者权益的问题。

不过,官方出手规管反垄断也令外界批评窒碍市场自由发展,压抑经济创新,甚至与习近平提出的发展科技、推动创新有矛盾。

近日,有网民翻出经济学者张五常的短文来表达对监管的担忧。短文大意是:“你不让马云、马化腾垄断,中国经济搞不起来”、“公平竞争是说游戏规则要公平,胜负、能力本身是不公平的。这才是人类进步的根源”。

专家:反垄断恐变民粹式打压

浸会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郭润江对《苹果》分析说,反垄断最要提防的是民粹式规管,不能单单因某企业规模大、利润高、市占率多就指是垄断。企业有高市占率,代表营运高效,如因此被视为垄断遭压抑,便会打击创新及技术发展。

美银前高级副总裁吴明德提醒,中共以“反垄断”为名管制互联网企业,是因它们太有钱及威胁到中共管治,西方国家则是基于保障消费者权益和选择自由。

他说,中共现有的《反垄断法》只针对传统行业,对互联网却没有“王管”,“但网企不同业务互通的大数据就犀利过中共”,加上拥有的巨额财富令官方不能容忍,担心管治威信和资源被民企夺去。

吴明德预料,《反垄断法》修订后,阿里巴巴最可能会被“拆骨”,按其业务性质分为电商、云计算、物流和金融保险,“官方再用发牌、行政手段,逼你主动邀请官方资本加入,例如投资或养老基金等,以确保政府对企业有控制权”。

图为阿里巴巴位于中国浙江省杭州总部的人行标牌。( KELLY WANG/AFP via Getty Images)

专家:习下大棋接盘整个民企

看中国引述消息人士透露,习近平内参团队正在评估彻底接管阿里巴巴之后,会带来多大的经济震荡,以习近平的格局蚂蚁金服不足挂齿,如何能平稳的接盘整个中国的民营企业,才是习近平下的大棋。

原北大经济学院副教授夏业良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表示,中共这一轮所谓的“反垄断”,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维护市场竞争秩序,但大家都知道,中国真正的垄断是国有企业、官办企业的垄断,而且垄断利润惊人。

夏业良说,当这些国企亏损时,当局却动用国家的财政来进行补贴。而民营企业一旦跟它们竞争,很快就会受到官方的重压。

近期,中共对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滴滴等主要的网络平台业者提出反垄断警告,实际上这些规矩却不能够同样运用到官办的国有企业。

夏业良质疑,那些占有绝对的优势地位的国企垄断了行业,敢说自己没有不正当的竞争嘛?有没有通过垄断来压制其他弱小的企业呢?所以中共的反垄断非常虚伪,而且带有对民营企业的严重歧视。

专家:红顶商人也劫数难逃

夏业良说,马云的企业,实际上大家都知道那个股东里边有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有很多中共前一届领导人高官的的儿子或孙子在里边。习近平对马云的企业开刀,一方面是对马云的言论表示强烈不满;另一方面也是对贪官敲山震虎。

夏业良认为,现在连马云这样的企业,过去是跟中共靠得非常紧,被称为“红顶商人”都受到威胁,那么其它的企业也会感到紧张或者是威胁。他们逃无可逃,也不准资本撤离,不准离开中国。但他们又没有办法得到有效的保护。

他表示,民营企业不管多大的企业,有多大的财富,哪一天中共不高兴了,它完全可以让你全部归零。公司集团“明天系”肖建华当年掌控的资金在多少千亿,后来连人都消失了,下落不明。还有吴小晖,有着很庞大的财富王国,但是突然某一天,就消失了。而海航的CEO王健,居然莫名其妙地死了。

夏业良表示,这一系列事件,说明民营企业在中国,没有真正长久的安全保障,没有平等的法律地位。就是说,不论是自然人还是法人,都没有办法获得有效的保护。

(记者李韵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