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网友评共产党为什么害怕宗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圣诞节,有网友吐槽说:“昨晚平安夜,本来想去我们这小城市的天主教堂感受一下气氛(本人非教徒),结果去了才发现已经被关闭了,去年是可以搞活动但是门口重重警力把守,今年估计直接借着疫情不给搞活动,说好的文化自信呢?说好的宪法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

之前我对新疆发生的事情还半信半疑,现在感觉现实只有比报道更加黑暗血腥,他们这些只有党性没有人性的东西什么都干得出来。”

接着他提问说:“为什么他们(指共产党)这么害怕宗教?”

以下是网友的答案:

“1.共匪理想的社会模式是人员原子化。而天主教会(含基督教会)有强大的社会组织能力,这种能力一旦被动员起来,共匪再来对付,后果是整个支国变成新疆一般。这是共匪绝对不希望出现的。

2.真正有宗教信仰的人是不会畏惧死亡的。而贪生怕死正是无神论者的软肋。一个不怕死的人,共产党不怕你。但有几千万甚至几亿不害怕死亡的人,共产党是肯定驾不住的。这也是共匪在支国不遗余力地宣传无神论,打压各种宗教信仰的原因。

3.在支国(注:指中国)的历史上,很多的农民起义都是靠宗教信仰起步的,甚至共匪自己也是靠马列主义这种类似宗教的信仰起家的。

4.基督教开办学堂,开办医院,收养孤儿,赈济灾民……这些事情本来是政府的职责,现在好事都让你教会做了,你让伟光正心里怎么想?

5.随着支国经济发展环境开始恶化,国际上对支国绞杀形成合力,支国的社会问题会慢慢爆发。会有越来越多的支人在困境中寻求宗教的寄托。为了防微杜渐,支匪对于宗教的打压、迫害只会愈演愈烈,直到彻底消灭宗教(如果共匪能继续扛下去的话)”

“了解一下共产主义的历史就知道,马克思最早就是批斗教廷起家的,共产主义和大公主义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是觉得自己能创造一个天堂在人间(最后已经证明就是政治诈骗),一个是觉得自己能创造一个天堂在死后,这俩属于天然的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所以天主教才会成为最反共的组织,至今没跟中共建交。即使是建交的那些天主教国家也是这世界上最排华的地区。”

“他们害怕老人的记忆

他们害怕年轻人的思想和理想

他们害怕葬礼,和墓上的鲜花

他们害怕工人,害怕教堂,害怕所有的快乐时光

他们害怕艺术,他们害怕艺术

他们害怕语言这沟通的桥梁

他们害怕剧院

他们害怕电影,害怕汽油,害怕上帝/或其他令人敬畏之物

他们害怕画家,害怕音乐家,害怕石块和雕塑家”

“宗教可以让人结成团体、有组织,有力量,而且不听他们的。宗教团体,自成体系,类似独立王国。党最不能容忍。其实任何团体他们都怕。

听说现在农村汉族死了人办丧事也受限制了,限制人数,限制桌数,限制时间。以前办三天的,现在必须一天就办完,亲戚朋友遣散,别长时间聚在一起让村支部书记担心。”

“只要你跟他想的不一样,就是他清除的对象,不管你什么宗教、民族、组织”。

“早年专业煽动民众造反起家的,太清楚【组织】代表的意义了。不仅是宗教,民间非政府组织(好像叫NGO来着?)也是极力打压,各种慈善基金,协作会俱乐部等等,土共不做公益也不准其他组织做,2月份的时候粉丝后援团捐款捐物不也被卡了吗。

匪共明白,想要维持党组织存在,不一定要比其他组织做得好,把其他组织一一剪除也是种办法,还更容易。”

“共产党本身就是一神邪教。你这个角度去看,是不是一下子就明白了?”

“怕宗教算啥,他们还害怕桌游呢。”

“不在中共控制下的组织被打压被禁很正常,因为共产党本身就是靠宗教手段推翻现有体制出来的,所以中共比谁都害怕宗教及被推翻”。

“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一个反基督的邪教。所有的共产政权都是政教合一的体制。”

“他们不害怕宗教,他们只是仇视宗教。”

“中共现在如此害怕宗教、打压几乎一切宗教(可以参见寒冬杂志、对华援助新闻网等媒体的报道)的一个直接原因就是习近平对于中共统治区重演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恐惧,而这一过程中民间宗教(尤其是天主教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组织民众、为民众提供精神支柱对抗极权的作用,因此中共要扑灭一切宗教大规模独立发展的可能性,按他们的话说就是‘借鉴苏联的教训’。而从本质上说,任何极权统治都是恐惧民间自组织活动的,必然寻求把整个社会给原子化,而宗教作为传统的民间自组织力量自然就是极权统治者要消灭的目标。”

“中共连慈善志愿者组织都怕

气功群都怕

连微信群都怕

集体私约上课都怕

还有啥不怕的

搞不好哪天连广场舞大妈都怕

都要粉碎其组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