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中国人必须打破沉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即将过去,我已是桑榆的人了。想想人生一世,确实如草木一秋。所谓人过70古来稀,至今回想一下,我这七十年真如过眼云烟般地转瞬即逝。说来惭愧,自己的一生并没有干出什么来。我是个淡泊名利的人,注重的仅是为人一生,是否体现出人的价值。

说起“价值”这个词,我总是忘不掉大约十多年前,我遇到的一位有博士头衔的同胞。他告诉我,他正在追求做人的价值。这句既奇怪又可笑的话,显然反应出的是这位博士同胞根本就不懂得“生而为人”就是人的天生的价值,无需去追求,只要去体现和实现一个人的价值。

说实话,我不太看得起中国大陆上的所谓精英知识人士。但是我也清楚地明白,这一切归根结底就是共匪七十一年对人性的败坏和对教育的破坏所致。但是在知识和学术上的抄袭、剽窃、作弊的现象,据说也很普遍。所以现今中国社会不能进步,更提不到文明,固然是罪在共匪,但读书人也不能说无过。

有人提出,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这个说法像是侮辱了所有的中国人。中国的政府是由土匪和匪二代组成的。以朝鲜金家王朝三代人为例,它们的匪性并没有因为传代的原因减少,反而一代比一代更凶残。由土匪统治了七十一年,中国人的道德品质难道不受影响?中国猪的称呼已经遍及了全世界,这难道不该警醒中国人吗?

我曾经说过,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但这又与事实不符。尽管共匪以欺骗谎言挑动起中国人民,推倒了民主共和国的国民政府,建立起这个极权暴政的共产政权;尽管中国人民上了共匪的当,受了共匪的骗,但是没有人民去帮助共匪篡政,仅凭著当初的那一小撮共匪是成不了事的。

1949年以后的二十七年中,共匪制造了各种名堂的政治运动近二十次。每次的运动中都有5%的中国人被打倒和挨整;每次运动都有一批中国人站出来,自愿充当共匪的打手,去恶狠狠地批斗自己的同胞。这又怎么解释呢?中国人民是有着几千年的知礼、道德底蕴的人民,难道共匪的一言一行,就那么吸引人,就那么正确?以至于中国人民自己推翻并否认了我们的民族文化,和我们的文化精神。现在该是中国人好好思考和反思的时候了。民族的声誉受损,连带着每个中国人的声誉也同样受损。

我一生工作了42年,饥饱劳碌地贡献了我的能力给予了社会。加拿大政府给了我优厚的退休待遇,使我可以悠哉游哉地享受晚年的生活。我一生反党反共几十年,也曾饱尝了共匪的监禁和酷刑,至今身上仍然留有酷刑的伤痕。这反而是在时时提醒我,不可以减少反共的毅力。我不是为自己向共匪报仇和清算,我是在为所有受到共匪残害的中国人报仇!现在报仇和向共匪算总账的时候来到了。

稍有一些头脑的中国人都看到了共匪面临的国内外形势。我们人民都认为,这是个大好的形势。但对共匪来说,这是个它们垮台、受审判和被彻底埋葬的大限已到来的末日。这正是我们传统的道家学说的“不生不灭,有生有灭” 的论述。就如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大自然的规律就已经注定了,这个婴儿开始了走向死亡之路。这不是诅咒,是事实。

个别宗教大肆宣扬什么人生的目的就是为了回归。至于“回归”一词的解释是什么,回归到什么地方去,都是没有答案的。从现在哲学界的说法是:人从虚无中来,死后又回到虚无中去。我们总不能认为人生于天地间一场,就是以死作为目的的。如果这样的话,生而为人的价值又何在呢?人与动物的区别又在哪里呢?

且无论这个宗教的目的有多么地高尚,但是这种教义我是不敢苟同的。规规矩矩做人,认认真真做事,尽到一个人的本分,体现做人的价值,方为正途。在我的几十年的工作之余,始终不遗余力地收集和研究共匪的罪恶和本质,然后公布于众。

记得三十多年前我刚来到加拿大时,在唐人街上向同胞们谈起共匪的罪恶时,我的同文同种的同胞似乎都怕我,远远地躲开了我。甚至有人说我是神经病,还有人大声质问我说,北京64没有开枪,你说的大屠杀是造谣,是受了西方宣传的影响。我也大声地问,加拿大有宣传部吗?美国有宣传部吗?在可以说实话的国家里,纳税人是不是宣传部?

共匪害怕的是防微杜渐这个成语。我就是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尽我一个人的坚持和努力发声,逐渐有人读我的文章和评论了,乃至以后在公众的集会上的演讲也被人们认可了。骂我的人当然还有,但仔细分析一下这些人,有的人确实被共匪的宣传彻底洗透了大脑,说话和行为上已经沾染了匪气。有的人则是害怕听真话,更多的人是不想知道事实,不想听实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值得我高兴的是,我微薄的力量终于见到了成效,我的价值观体现出来了,更增强了我的批共反共的毅力。

在我安逸舒适的退休生活中,每天仍然要忍受半个小时去看共匪喉舌的央视四台的新闻,为的是找到可批共的材料。其实所谓的半个小时的新闻时间,除去前后和中间的广告以后,所谓的新闻时间不足20分钟。在这20分钟之内,有5-6分钟报的内容与新闻完全无关。例如:在某某地方发现了濒临绝种的动物,又或者在什么地方发现了一批鸟或开了什么花。真正的新闻时间不够15分钟,其中至少有10分钟是攻击、谩骂西方文明国家,有几分钟是用来自吹自擂又取得了什么伟大成就,当然了,这些伟大成就的报道几乎是完全不可信的。

例如报道说,中国制造的潜水艇下沉了6千米的试验成功了。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把一块钢板下沉到2000米左右,海水的压力就足以使钢板上出现裂缝。尤其中国制造的钢板,立在那里当墙也会自动弯曲。用中国的钢板造出的潜艇下沉6000米,不是创造了世界记录,而是子虚乌有的假新闻。凡是喉舌报出的所有的亮丽的数字,不但经不住推敲,更是绝对不可信。

这场感染了全世界的中共病毒,几乎成为了喉舌报道的主要内容。喉舌们极力详细地报道出每个国家每天增加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继而又说这些国家的医疗体系,已被越来越多的感染入院的患者变得崩溃了。医护人员也大量被感染,或者因害怕疫情纷纷辞职或躲在家里不上班,造成了人手极端短缺。

病床不足,医院设备陈旧落后,医疗防控用品严重不足;国家财政崩溃拨不出钱,人民大量失业,求助无门;社会混乱,犯罪率高等等。在报道这些西方国家的假新闻时,完全可以看到或感觉到,这些播音员是抱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态度,似乎是要人们知道先进文明的国家在中共病毒的袭击下,即将国破家亡,各国人民上街示威要求各国元首下台,就差报道各国人民纷纷要求习蠢货去当他们的元首了。

当疫苗研发后,共匪的喉舌大肆报道民众如何质疑疫苗的安全性,可靠性,纷纷拒绝注射疫苗。继而又报道哪个国家使用了疫苗,结果死了多少人。至于各国元首当众公开注射疫苗,以增强民众抗疫的信心,则是一概不予报道。它同时也不报道习蠢货是否当众公开注射过中国研发的疫苗。既然不报道,那就是习蠢货也不注射中国造的疫苗了。

近几天英国出现了中共病毒变异的新发现,同时又证明了这种变异了的病毒的传染力增大了70%。共匪的喉舌于是兴奋地报道南非、日本、法国等一些国家也发现了变异病毒的患者,并且还报出了患者人数。于是接着宣传说西方国家研发的几种疫苗,不但对控制疫情毫无作用,反而还会加速中共病毒的变异,使更多的民众感染。

这种谎言报道,使我回想起2008年的金融风暴。喉舌们拚命宣传美国的金融、经济崩溃了,中国民间出现了一些人,高兴地说,美国人民都要饭了。日本发生了大海啸,共匪喉舌们也拚命地宣传,日本的核电站受损,核泄漏危机全世界。它们还报道那些中国人兴奋地欢呼,祝贺日本发生了大海啸。美国发生了黑人暴徒上街打人、放火烧建筑物和汽车,冲进商店抢劫商品。喉舌于是添油加醋地说,美国的种族歧视严重,美国人民起来反对美国政府。惟独不报道的是不少的中国留学生参加了黑人暴动、放火抢商店等等的犯罪活动。更不要脸的是,这些中国留学生还在网上展出自己抢来的商品,并且公开拍卖。

至于中共病毒变异的情况是否在中国也出现了,喉舌是不予报道的。唯一报道的是每天发现了几例境外输入的疫情。这并不要紧,因为都在海关被查出并且隔离了。中国出现了一片清零的大好形势,却又时不时地报道出一些城市或地区,新建成了可以容纳900张床位和2200张床的方舱医院。可笑的是,它们还不时报道特大喜讯,例如说中国人民做核酸检测的费用,从240块钱减少到180块钱。可是它们绝不报道世界上80%以上的受中共病毒感染的国家,对国民的检测、隔离和治疗是完全免费的。对疫苗的注射也是免费的。

从央视喉舌们的报道中,明显地反应出共匪的那种卑鄙小人心态。也就是说,共匪的伟大,中国的强盛,和中国人民的幸福,只有在全世界遭了殃以后,全世界人民都倒了霉,要了饭以后,才能显现出来。可是这种事情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近一年的中共病毒的全球肆虐,世界上有超过一半的感染国家的政府,对每个国民都发给了数量不等的各种补贴。有的是一次性发放,有的是分几次发放;有的是每个月发放,有的是每周发放;有的宣布这种补贴将一直发放到明年3月底。这些是喉舌们不报道的。还有不报道的是中国人民是否得到了共匪政权的补贴。

在幸灾乐祸之余,还要不时地报道习蠢货和各国元首通电话的内容。洋洋通篇的口号式的通话,一字不落地播出,可是却绝对不让中国人知道各国元首在电话中说了什么。一百多个国家结成了向共匪追责索赔的同盟,这是绝对不能让中国人知道的。

圣诞节前夕,美国总统川普向美国人民做了十几分钟的讲话,其中特别提到要求美国人民对此次大选中的舞弊发声。因为保护国家的尊严和宪法的尊严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和责任。这是为沉默发声,为真相护航。中国人民有这个权力吗?中共病毒的真相是什么?隐瞒和不说实话使疫情传遍了中国,传遍了世界,共匪难道不遭恨吗?

同样是圣诞节前夕,美国的两院递交给了川普一份9000亿美元的财政补助方案,可是川普拒绝签字执行。他的理由是这份方案中,9000亿美元的一大部分是对许多国家的大撒币行为,令致每个美国人只能得到600美元。而川普坚持的是美国第一,要每个美国人可以得到2000美元的补助。这才是美国人民的领袖。比起那个自封为人民领袖的习蠢货,1. 6万亿美元撒了出去,也只不过打了个水漂。无数的中国人民仍在受苦受穷,寒冬季节还要被有序停电,中国人民在挨着冻,这就是中国人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吗?

12月1日,共匪在全国煤炭交易所的新闻通报会上,共匪煤炭协会发言人张宏说,根据他们协会的统计,目前大型国有煤企负债的总额约4万亿,负债率高达70%。这就是说,共匪把事情干坏了,于是危机转嫁倒中国人民的头上。又是新时代,又是特色主义,又是共同体的,反正习蠢货家不停电,它也不会受冻,并不影响他继续说它是“时时刻刻关心着受苦的中国百姓”。

12月21日,美国的参议两院通过了《台湾保证法》,现在正在等川普总统签字生效。12月22日,美国、法国和日本在南沙群岛开始联合军事演习。整天喊叫着要打仗的习蠢货,这是得其所哉了。问题是它敢不敢打?打仗为的是什么?所谓“毛羽不成,不能高飞”,“保国莫如安民,安民莫如择友”,“民富则国强”等等的民族理念,习蠢货是听不懂也明白不了的。

至于“日中必移,日满必亏”的古训,习蠢货们更是听不进去。它曾说,“穷了就要挨打。”现在确实是穷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再加上共匪从来不会“矜人之厄“,只会”利人之危“。人家不来打你,又该打谁呢?人家把共匪和中国和中国人民分得清清楚楚,那么挨打的就是共匪这个跨国犯罪团伙了。

我还是那句话,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要发声,千万不要沉默。古人有句话说:”千人诺诺,不如一人谔谔。”我也不相信敢说实话的中国人仅占到千分之一的比例。但是当有人站出来发声的时候,中国人要听,要想,特别是要思考。中国人的不团结和内斗,给了共匪维持政权的可乘之机。不要再给共匪任何生存的机会了。因为它们早就该被消灭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