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企图摧毁美国的文化战争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Walsh撰文/秋生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随着2021年的来临,对我们的文化发起的战争进入了高潮。

投机主义浪潮汹涌而至:抵制川普(特朗普)连任;科技巨头肆意垄断;伪装成COVID-19的中共病毒演变成为大杀器,制造心理恐慌;个人自由随之被剥夺;新马克思主义者劫持并加剧了种族矛盾;司法者知法犯法,伤害司法机构,汇聚成一场完美的毁灭风暴,不仅威胁著美国的未来,而且正在竭力将其摧毁。

人们普遍称其为“取消文化”。

这并不奇怪,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分析,对这一时刻做出预警,出版了一系列作品,从最初的《激进的保守党规则》(Rules for Radical Conservatives)(用的是我的笔名大卫‧卡赫纳David Kahane),到后来的《人民与民主党》(The People v. the Democratic Party)、《魔鬼的行乐宫》(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炽热的天使》(The Fiery Angel)等。我的观点是,美国曾经是古典西方文明的顶峰,而摧毁古典西方文明恰好是后卢梭、后马克思、后法兰克福学派的左翼政治哲学的目标。

这是一种失败者的哲学,产生于成就不佳、无能、怨恨、敌意和心理变态,这原本无关紧要。他们无法在文明进步方面进行竞争并取得成就,反而宁愿以社会正义的名义将文明进步撕裂、烧毁,他们的意思只是为了复仇。

他们发现自己处于各种危险的环境中,这一点也不能怪他们自己。无论衡量标准是生活水平,还是科技成就、医学进步,或者是来自荷马的希腊、凯撒大帝的罗马、中世纪的巴黎的文物,或者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创办大学,或者欧洲启蒙运动,或者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和德国俾斯麦时代的高水准,他们几乎没有贡献,尽管我们的文化从罗马时代开始一直在向所有人开放。

最近,我出版了一本畅销书《背水一战》,努力勾画出我们的文明所经历的一些伟大的战役的始末,用来揭示为什么有些人为了保护我们的文明、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科学、学术、艺术、道义而抗争到底。理由就是:这样做很值。

我们可以称其为爱国主义,或者至少是开明的利己主义和民族自豪感。然而,在邪恶的左翼那边,它被谴责为沙文主义、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和其它令人憎恶的称谓,仿佛西方文明不是一项伟大的成就,而是一场反对地球的阴谋,甚至像现在流行的说法所说的那样,是“系统性”的阴谋。

难怪阅历丰富的政论记者丹‧巴尔茨(Dan Balz)在《华盛顿邮报》严肃地写道:“对于川普的支持者来说,保护这个长期由白人和基督徒占多数的美国的文化,仍然是他们坚实的信仰。这有助于解释他们为什么依恋一位总统,因为他警告说:民主党及其盟友决心改写美国历史,摧毁美国传统。”

美国作为一个政治实体,是由白人基督徒建立的——巴尔茨可能还补充说——他们是来自英伦群岛的男性,而不是其他人,这一点他似乎从未想过。在左翼那边,他们的宇宙观里没有事实的空间,而是用恶意的动机来解释事物的突然出现,就像雅典娜来自宙斯的头。事实上,民主党人和他们的盟友(“黑命贵”、“安提法”、社会主义者和新共产主义者)真的想改写这个国家的历史,摧毁它的遗产。

2020年的暴乱和文化修正主义无疑证明了这一点。

取消经典

似乎每一个星期都会出现一些乖戾的疯子,我们可以称他们为教养不足的左派,他们希望摧毁我们文化的另一个支柱。最新的消息来自马萨诸塞人民共和国(美国独立战争的故乡已经沦陷!),在那里怪兽睥睨著荷马的《奥德赛》等经典著作。

据《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栏报导,“有人一直企图禁止儿童接触文学作品”,“在‘打乱文本’(DisruptTexts)的口号下,批判理论家、教师和推特的煽动者正在清除、煽动抵制经典文本,从荷马到F. 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1896-1940),再到苏斯博士(Dr. Seuss,1904-1991)。”

青年小说家帕德玛‧温卡特拉曼(Padma Venkatraman)在《学校图书馆杂志》(School Library Journal)上写道,“在他们看来,除了用现代白话写成的故事,孩子们什么都不要读,尤其不要读那些把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残疾歧视、反犹主义和其它形式的仇恨写成常态的故事”。温卡特拉曼说,“没有哪位作家有足够的价值可以逃过。”

现在“取消经典”成了件事。别笑!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一直在嘲笑这种公开的、骄傲的庸俗想法。如今,我们的文化被推上了砧板,因为我们没有预见到未来的苦难。

正如我早就说过的,在左翼看来,没有什么想法太过愚蠢或者有害,以致他们会不予理睬或者不去实施,这就是所谓的批判理论(Critical Theory)的精髓,我们忽视了这些疯子,因此将继续面临危险。对他们来说,“过分”远远不够。一旦他们确定了一个破坏性的“原则”,譬如说,荷马必须消失!那么在他们看来,所有人,除了直接跳下悬崖跳入红酒般的大海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文化目的地。

再说一遍,这不足为怪:在意识形态上对我们文化遗产的摧残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将近50年前,我作为一名年轻的评论家观察到,一旦他们的修正主义和复仇计划启动,那些执意打破传统的文化工兵就会一刻不停,直到他们挖出所有他们仇恨的已故对象,并吊打他们的尸体。我相信这个预言。

经常有人问我:一旦他们以“被边缘化”的名义摧毁了西方文明,他们将打算用什么来取代它?古代迦勒底(公元前1000年初定居在两河流域南部)?还是明代的中国?还是动漫故事《瓦坎达》(Wakanda)?还是动漫故事《神奇女侠》(Wonder Woman)中的亚马逊仙境?

我的回答,就像迈克尔‧科里昂(Michael Corleone,电影《教父》中的人物)对参议员吉尔里(Geary)所说的那样:什么都没有。或者,引用另一句著名的电影台词,“有些人只是想看着世界燃烧起来。”

于是,他们以“健康”的名义强迫我们戴口罩,戴口套,让我们闭嘴,限制我们的活动自由和信仰自由,公开蔑视宪法,诽谤我们的文化,限制我们的言论和思想,毁灭我们的文学艺术经典,摧毁中产阶级和他们的生计来源,并且告诉我们:这都是为了我们自己好,因为我们已经坏得如此不可救药。

他们不只是想取消《奥德赛》,不只是莎士比亚,也不只是川普,他们还想取消你,那你打算怎么办?

原文A Perfect Storm Seeks Destruction of the U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沃尔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编辑、作家,著作包括《魔鬼的行乐宫》(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火热的天使》(The Fiery Angel)两本书,均由邂逅图书出版社(Encounter Books)出版,新作《背水一战》(Last Stand)对从希腊到朝鲜战争的军事史进行了文化研究。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