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经济盘点之六】全民造芯运动与烂尾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3日讯】2020年,美中关系日益恶化,从贸易战演化到科技战,中共从海外获得组件和芯片制造技术的难度越来越大。习近平承认,中共在关键技术上仍然受制于人,被人“掐脖子”。为解决“掐脖子”问题,中共出台诸多政策全力发展半导体产业,预期在下一个五年规划中砸1.4万亿美元支持芯片产业。在中共最高权力阶层的提倡下,中国出现一场全民造芯运动,许多芯片投资项目烂尾。

1)人才匮乏卡住中共“科技自给自足”的脖子

2020年7月,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研究员、半导体超晶格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骆军委和中科院院士李树深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认为,人才严重匮乏是中国半导体最大的困境之一,也是中共实现“科技自给自足”的严重“卡脖子”问题。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编制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9—2020年版)》显示,中国半导体产业2019年就业人数在51.2万人左右,同比增长11%,到2022年,中国集成电路专业人才缺口将近25万,而且存在结构性失衡问题。

2)中共10年免税扶植半导体技术

中共国务院2020年8月4日印发文件,推出“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的政策。该政策针对财税、投融资、研发、进出口、人才、智慧财产权、市场和国际合作等八大方面,共提出 37 项优惠措施,包括为经营 15 年以上、具备 28 纳米制程技术的半导体企业,提供 10 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的优惠。

此外,该政策还鼓励符合条件的企业在上海科创板挂牌上市,借此筹措资金。

中共国务院 2015 年公布的“中国制造 2025”计划,目标是在 2025 年让中国加入制造强国行列,其中包括半导体自制率在 2020 年达到 40%、2025 年提升至 70%。

对此,北京经济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技术分析师王丹( Dan Wang) 表示,中共国务院政策侧重减税,不太可能加速半导体发展,只是表明中国半导体行业具有强大的官方支持。

王丹称,中国过去便已推出类似刺激,如2014年设立规模数十亿美元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2019年又成立了一个相关基金,但仍远远落后美国、台湾、南韩等国。

IC Insights调查指出,2019年中国IC自制率约15.7%,仅较2014年的15.1%微增,预期到2024年,中国自制半导体将约430亿美元,自制率约20.7%,距离2025年目标70%自制率的目标不到三分之一。

政治风险顾问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地缘科技部董事 Paul Triol 也指出,半导体业高度全球化、竞争激烈且由市场主导,光是金钱无法带动企业的竞争力,新政策将在某些领域有所帮助,但只能在短期内产生边际效应。

3)中共拟砸1.4万亿美元支持半导体产业

官媒《证券时报》2020年9月3日引述“权威消息人士”称,中共计划在2021-2025年期间大力支持发展第三代半导体产业,在科研、教育和融资方面为该行业提供一系列支持措施,并加入到中共第十四个五年规划之中。

中共政府预期在下一个五年规划中砸1.4万亿美元,以支持半导体产业,实现芯片产业的大跃进。

尽管中共投入巨资开发本土芯片制造产业,但技术远远落后,仍需要大量进口。

在2020年8月26日开幕的南京世界半导体大会上,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魏少军表示,中国从美光和高通等行业领军企业进口的芯片金额仍然高于石油。

中共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1~7月,中国购买了1,840亿美元国外集成电路,同比成长12%。

根据统计,2019年中国芯片进口金额达3,040亿美元,远超过排名第二的原油进口金额,2018年晶片进口金额则为3,120亿美元。业内人士预估,2020年中国的芯片进口金额仍会保持在3,000亿美元以上。

不过,随着美中关系恶化,中国公司从海外获得组件和芯片制造技术的难度也越来越大。第三代半导体主要是由碳化硅和氮化镓等材料制成的芯片组,被广泛用于第五代射频芯片、军用雷达和电动汽车中。

4)中企通过香港囤积芯片

彭博根据中共官方数据计算,2020年上半年,中国经香港进口的半导体较2019年同期跃升11%,几乎是芯片采购总量增幅的两倍,仅2020年6月份就增长了21%。香港的贸易额平均占中国芯片进口总额的38%以上。

中共在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后,美国政府取消了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凭借美国赋予的这种贸易地位,香港可为敏感商品(包括一些电脑芯片)的商业交易提供便利。香港特殊地位的消失,对于华为、小米或联想等中国买家来说,最坏的情况可能会导致断供。

数据显示,中国企业总体上一直在囤积芯片,担心供应链受到进一步冲击,而香港是一个关键来源。

行业研究公司TrendForce在2020年7月份一份报告中警告,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将“彻底改变”全球半导体行业的运营方式。

TS Lombard的经济学家 Rory Green 说,在最坏的情况下,美国对香港地区和中国大陆更广泛的制裁将把半导体仓储业务从香港转移到另一个亚洲转运中心。

Choi 还表示,香港的一些贸易公司正考虑在印度、越南或柬埔寨设立新的销售办事处,以继续向中国客户销售产品。他说,搬迁的成本将会增加。

5)习近平造芯梦下的全民造芯运动和烂尾潮

习近平在一个与科技界人士的座谈会上强调,中国急需科技和创新,以解决“卡脖子”问题。

由于中共最高领导的倡议,中国各地出现芯片业投资热潮。政府支持的深圳半导体行业协会秘书长常俊峯表示,中国芯片产业出现新投资热潮,因为政府对投资计划推出优惠措施和廉价贷款,过去半导体产业很难取得足够的融资,如今它是比房地产投资还热门的领域。

根据广东国信证券统计,未来5年,中国从各级政府到私部门对半导体产业的总投资金额预估达9.5兆;此外,2020年前8个月,中国有9335家公司投入半导体生产,年增率达120%。

但许多投入芯片产业的中国公司均缺乏制造芯片的经验,例如,生产空调设备的珠海格力电器,在2018年开始生产芯片;还有一些建筑工程、医药、服装、水泥等企业也“转行”造芯。

据官媒统计,2020年1月至10月期间,中国与芯片相关的公司数量增加了5.8万家,相当于每天增加约200家,其中一些是在西藏,历来与尖端技术无关的地方。

在全民造芯运动背景下,中国芯片投资项目发生了烂尾潮。

据官媒《瞭望》2020年9月30日消息,短短一年时间里,中国6个百亿级半导体项目烂尾,涉及东南沿海、中部、西南、西北地区的5个省,一些厂区杂草丛生,办公场所人去楼空。

位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德科码(南京)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南京德科码),是当地的明星企业,号称“南京台积电”,规划投资30亿美元,如今已成为欠薪、欠工程款、欠借款的半拉子项目。

位于四川成都高新区的格芯(成都)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成都格芯),占地七八百亩的厂区用长达几公里的绿色钢丝网围着,除了入口处有一名保安值守外,厂内空无一人。

陕西西咸新区沣西新城,规划占地面积约2000亩的陕西坤同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陕西坤同)陷入困境,核心高管尽数离职。该公司2018年成立,原拟建设第6代柔性屏生产线。

在江苏淮安,当地曾经的重点项目德淮半导体有限公司迟迟未能开工。该公司2016年成立时规划总投资450亿元,2018年对外宣布“德淮半导体项目一期正式投产”,2019年底开始有员工通过省长信箱、起诉等方式讨薪,目前公司处于“半停工”状态。

据《央视》记者实地采访,发现数十台巨型机器闲置在工厂车间,其中许多机器仍未拆除塑封。

在贵州贵安新区,昔日的“明星企业”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华芯通)仍在破产清算。2016年,贵州省政府瞄准了对产业生态要求极高的服务器处理器(CPU),投入数十亿元资金与美国高通公司合作组建华芯通。3年后,华芯通在商业上难以为继,宣布关停。

在湖北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总投资高达1280亿元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举步维艰,濒临破产。2019年12月,该公司为首台高端光刻机进厂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如今,这台“全新尚未启用”的光刻机已被抵押给银行。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