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中国股市新规对亿万股民意味着什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12月31日,中共证监会和沪深交易所同时公布新修订的《股票上市规则》,其中最受关注的,A股退市新规即日生效。

据报导,新规中明确4类强制退市指标,分别是:面值退市的标准为“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市值退市的标准为“连续20个交易日总市值均低于3亿元”,财务组合退市的标准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收低于1亿元”,财务造假退市的标准为“连续造假年限2年、造假比例50%、造假金额合计5亿元以上”。(币值单位:人民币)

今年退市新规上路后,不少上市公司一夜间退市风险陡增。而最容易触发退市条件的其实还是财务问题,财务类退市风险警示等均以2020年为首个适用年度。据金融数据商Wind初步统计,从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来看,剔除重合后,合计有161股逼近退市风险警示。这个数据既说明A股上市公司多长期系统性造假,也说明审计、监管机构形同虚设。

上市公司退市,最受伤的还是持有公司股票的股民,手上的有价证券一夕化为“壁纸”。而针对中小投资人高度关注的两点,一是财务造假退市量化指标,说明监管高层对造假没有“零容忍”,公司适当财务造假,别超过规定的量化额度,就可以继续浑水摸鱼。二是投资者保护方面,集体诉讼,监管责任等规定更是付之阙如。2021年退市新规引发的退市潮,首先仍是以牺牲无数小股东的权益为代价。

中共会赶在去年最后一天推出退市新规,显然是为了今年A股全面实行注册制铺路。去年11月31日,刘鹤主持召开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专题会议,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内容,就是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而A股全面实行注册制的一大背景,中国银行业面临坏账激增,不仅企业,就连政府都融资困难,势必要靠直接融资的重地──股市。

中国股市成立之初的目的,是共为国企央企的脱贫解困,这方面已经基本完成,现在股市首要任务是肩负地方政府提款机,A股上市公司大股东多有地方政府,例如典型的白酒企业,在股价拉高之后,都会反哺地方财政,在2020年年内,茅台集团已累计无偿划转8%公司股权给贵州省国资委及县市政府,河北衡水老白干酒也被无偿划转10%股权给河北省财政厅。

今年股市资金池若进一步大幅扩容,将要在注册制之下IPO不停地发。有良心的经济学者指出,在现行体制下,注册制就是政府把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推给了市场,注册制不会根除审批制的腐败问题,可能导致更加严重的“合法腐败”现象,就是用公开等于公正、公开等于公平的名义,让股市注册制成为百姓储蓄的收割机。

有一组数据可作为验证,以2020年为例,在上交所科创版实行注册制带动下,A股IPO规模创近10年新高,“融霸权球”,而且指数的表现“领涨全球”,但是刨除新股,2020年涨幅仅中位数,高达45%股票是下跌的,典型的“机构牛市”,机构大资金躺赢,韭菜赚了指数赔了股价。

去年底,中共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讲话时指出,2021年在全市场推行注册制,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表示,2021年不仅是A股的IPO大年,也将是企业退市大年。

中国股市成立已30年,A股上市公司接近4000家,年均融资数千亿元,历届监管至今没有出台过一条重磅条例保护中国的散户,让亿万股民一直是上市公司融资圈钱的源泉。新的一年,A股在全面注册制之下的IPO潮与退市潮,可以预见仍然都会是亿万股民的储蓄买单。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