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份被泄露秘件 揭中共重金淡化疫情危机内情

原标题:【内幕】中共不惜重金 粉饰疫情下“太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5日讯】当中共病毒(COVID-19)在全球广泛传播时,中国的疫情似乎并不严重。然而事实或许并非如此。现有数千份被泄露的文件显示,中共不惜重金,利用网军控制互联网疫情舆论,要求淡化危机,对传播疫情真相者进行镇压。

《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近日发表长篇报导说,泄露文件显示,中共付费的网军接受了统一管理和培训,根据国家互联网办公室(网信办)发出的文件指示,不断地对互联网进行审查和控制,掩盖疫情真相,以社会安定为借口,吹嘘中共控制疫情的能力。

一个名为CCP Unmasked的黑客组织与《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共享了来自网信办的多达3200多条指令和1800份备忘录以及其它文件,还包括来自云润大数据服务公司(Urun Big Data Services)的内部文件和计算机代码,该公司生产的软件被中共地方政府用来监视互联网讨论和管理在线网军。

《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的文章认为,这些文件非常详细地勾勒出在中共疫情期间帮助中共当局控制在线舆论的系统。

加倍打压社交媒体 疫情消息被控制

2020年2月7日,曾发出新病毒警告而被警察威胁的李文亮医生死于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消息一传出,悲愤的情绪在中国社交媒体上迅速蔓延。但是人们的声音很快被打压,关于李文亮医生的消息很快消退了。

一份传给当地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的机密文件显示:李医生的过世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并可能引发“蝴蝶效应”,各网信办官员必须努力制止“不当”新闻,并撤回报导。

该机密文件命令新闻网站“不评论、不炒作”,不提李医生死亡的消息,并命令社交平台逐步将他的名字从热门话题页面中删除。官员们还激活了许多虚假在线评论员账号,让社交网站充满了分散注意力的信息,甚至部署了安全部队来对未经批准的言论进行噤声。

文章指出,尽管中共毫不掩饰其对互联网严格控制的信念,但泄露的文件显示了中共为保持紧密控制而进行的幕后努力,这种努力需要庞大的官僚机构、军队,以及私人承包商的专门技术,对数字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平台的持续监控,花费昂贵。

文件还显示,中共官员试图引导舆论,不仅是为了防止国内恐慌和揭穿“破坏性谎言”,它们还想让这此疫情看起来不严重,并将此归功于中共当局控制得力。

图中是披露武汉疫情真相的中国人:李文亮(左上)、张展(右上)、李泽华(左下)、方斌(中)、陈秋实(右下)。(大纪元合成)

控制叙事 详细到标题字体粗细

据文件显示,国家网信办对中共病毒疫情的舆论控制始于2020年1月初。一份指令要求新闻网站仅使用政府发布的材料,并且不得与SARS疫情相提并论。

2月初,中共的一次高级别会议要求加强对数字媒体的管理,各地网信办开始采取行动。网信办的一份指令显示,该机构不仅应控制中国境内的信息,而且还应寻求“积极影响国际舆论”。

机构工作人员开始获得需要推广的有关文章链接,并指出了哪些文章应该出现在新闻站点的主页上,应该保持多少小时,甚至哪个标题应该以粗体显示等。

也有指令要求在线报导应充分突出各地医务人员被派遣到武汉的“英勇行为”,以及共产党员的“重要贡献”。

还有一项指令显示,标题应避免使用“无法治愈”和“致命”等词,“防止引起社会恐慌”。在报导行动和旅行限制时,不使用与“封”并用的词汇。多项指令强调,不得宣传有关该病毒的“负面”消息。

2020年12月28日,北京居民等待接受中共病毒检测。(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指令要求淡化危机 严厉镇压

网信办还控制报导海外捐赠和采购报导,有一项指令指出,要避免给人错误的印象,即中国的抗疫有赖于外国捐款。

除此之外,网信办还要求删除一些现场视频,包括一些看起来暴露在公共场所的尸体;人们在医院内愤怒大喊的情景;工人从公寓中搬运尸体的视频;一个被隔离的孩子哭叫母亲的视频。

武汉医生李文亮的去世,让人们愤怒异常。网信办的一项指示显示,网信办将“严厉”处理发表煽情故事者的账户。

另一指示显示:“特别注意带有蜡烛的图片、戴着口罩的人、全黑的图片,或其它大肆宣传此事的帖子。”

大量的在线纪念开始消失,杭州的宣传工作人员撰写的报告显示:该病毒已得到严格控制。

一个地方官员报告说,他们所雇用的人在网上发表了超过40,000次的评论,“有效消除了城市居民的恐慌。”

另一个县的人吹嘘他们“严厉打击”了谣言信息:公安调查了16人,警告了14人,拘留了2人。

另一个地区说,他们有1500余名“网军”在微信上监视半封闭的聊天组。

研究人员估计,中国有成千上万的人从事兼职工作,发表、评论、分享强化国家意识形态的内容。他们中的许多人是政府部门和党组织的低层员工。大学也以此为目的招募了学生和教师,地方政府为他们举办了培训课程。

武汉爆发瘟疫后,武汉医生李文亮(左)及公民记者方斌(中)、陈秋实(右)先后被打压。(新唐人合成图)

利用科技公司 编制网军程序化

除了网信办控制的系统来执行舆论控制外,《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的文章还指出,中共也利用专用软件来塑造公众在网上可以看到的内容。

根据文章对来自云润公司的计算机代码和文档的分析,该公司的产品可以跟踪在线趋势,协调审查活动,并管理虚假的社交媒体账户来发表评论。

云润的一个软件系统为政府工作人员提供了一个灵巧且易于使用的界面,可快速将喜好内容添加到帖子中。管理员可以使用系统将特定任务分配给评论员,并跟踪评论员完成任务的情况,以此来决定该评论员的报酬。

一份文件显示,广州的评论员发表一个超过400字的原始帖子可获得25美元;删除负面评论可赚取40美分;每次转发可得一美分。

云润还制作了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使该项工作更简化。评论员们可在应用程序中接收任务,从其个人社交媒体账户发布相关评论,然后上传屏幕截图,以证明任务完成。

为了帮助培训评论员,该公司还生产类似视频游戏的软件,让两组评论员互相竞争,看哪一组可以产生更多受欢迎的帖子。

除此之外,杭州网信办在审查网络的同时,开始使用一个“季度计分卡”。《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的文章介绍,每个网点在本季度开始时有100分,没有监视足够的贴子或评论会扣分,表现出色可以加分。

一份报告显示,在2020年第一季度,两个本地网站因“发布与流行病有关的非法信息”而各损失10分,一个政府门户网站因“积极参与舆论导向”而获得了额外的两分。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