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奇术!古代名医用妙方取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5日讯】中医取虫是一种非常神奇的中医治病奇术,中国古代名医华佗等人,都曾用妙方为病人取虫。中医取出的虫,并非现代人所认识的人体寄生虫,而是寄生于人体内的一种灵体,是存在于另外空间的生物。这是现代西医解释不了,也认识不到的。

现代很少有人听说过中医取虫的治病方法,但在中国古代却非常常见,古代史记和文献中都留下了大量记载。《看纽约》刊登的一篇文章,列举了古代中医取虫的一些事例,中国古人神奇的医术,令人赞叹不已。

燕王朱棣泻出小蝗虫

《明史》记载,明朝的御医戴原礼(朱丹溪弟子)奉明太祖朱元璋的命令,为当时的燕王朱棣治病。朱棣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永乐大帝,开创了明朝最鼎盛、最辉煌的永乐盛世。

当时朱棣还是皇子,得了积聚病,久治不愈。戴原礼奉命为朱棣诊治后,看到之前的医生为朱棣所开的药都对症,却为什么没有效果呢?他就问燕王平时喜欢吃什么,燕王说最喜欢吃生芹菜。

戴原礼马上大悟,说:“我找到病因了。”便开了一副药让燕王朱棣服用,当天晚上,燕王便拉肚子,泻出了许多小蝗虫一样的虫子,病就好了。

这个事例是《明史》中记载的,这些正史中所记载的事情,尤其是发生在皇帝身上的事,几乎不可能有编造的成分,可以说都是非常真实的历史事件。

华佗用醋泡蒜沫取虫

《三国志‧魏书》记载,华佗在路上碰见一人吃东西咽不下去。华佗听见呻吟声,停下来探视后,就对病人家属说:“前面路边卖饼的人家有醋泡蒜沫,买三升喝下去,病就好了。”

病人家属按华佗说的做,喝下三升醋泡蒜沫后,病人的嘴里吐出一条蛇。他们就把吐出的蛇一样的虫子悬挂在车上,前往拜谢华佗。

华佗刚好不在家,他的孙辈们正在门前玩耍,迎面看见来人,就说:“车上挂着蛇的病人,想是遇见我们公公了。”请病人进屋坐,见华佗家的北墙上悬挂着十几条这样的蛇,可见华佗帮病人打出了很多这样的虫子。

另有记载,广陵太守陈登得病,心中烦闷,面色发红,不思饮食。华佗诊脉后,说:“您的胃中有好几升虫子,已结成了毒疮,是吃了太多的生鱼片造成的。”

华佗随即制成了二升激发药,先让病人服一升,过一会全都喝尽。等了片刻,陈登吐出三升多虫子,虫子非常奇怪,红头,躯体会动,半边身体是生鱼片。陈登的病马上就好了。

华佗说:“这种病三年后还会复发,遇上好的大夫才能治好。”

三年后陈登果然又发病,可惜那时华佗不在了,陈登不治而死。

病人排出青蛇、蛤蟆

《名医类案》中记载了金朝名医王海藏亲身经历的治虫病例,王海藏是针灸拔原法的开创者。据王海藏记载,有个叫杨时的病人,得了风气冲心的病,一吃东西就吐,身体非常枯瘦。王海藏为他诊治后,就让病人服一种药,叫“万病紫菀丸”,服了二十天后,病人泻出五、六块像蛤蟆一样的肉块,还有两升白脓,病就好了。

另外,还有一位姓赵的侍郎,也是得了类似的病,吃了就吐,同时眼睛看不到,耳朵也听不见,王海藏也让他服用万病紫菀丸,服药后,泻出了七条青蛇和三、四升白脓,病就好了。

乌梅汤验虫

明朝的名医陈士铎在《本草新编》中记载了一则他在湖北为人治病的事。当时陈士铎游历湖北,住在汉口的时候,有一位船主,长期咳嗽,一咳就停不下来,久治不愈,便找陈士铎医治。

陈士铎问他为何得的病,船主就说他驾船在浔江停靠时,夜晚突然起了暴风,他便忙着喊舵工们整理船篷和船缆,突然天上就下起了大雨,冰冷的雨点打在他的热背上,他当时就感觉身上很冷,从此便咳嗽不已。他说越咳,胸中越痒,直到咳痛了,吐一阵血后,才能停下来。

陈士铎听后,说:“一定是冷雨透过肺俞,使肺里生了虫子。”船主不信。不久船主又咳得胸痛,又要吐血了,便急忙找到陈士铎,问怎么办?陈士铎说:“赶快喝乌梅汤。”

他喝后果然疼痛缓解了,便问为什么?陈士铎说:“这是治标的方法,用来验证有没有虫,虫遇到酸味就会潜伏,现在你喝乌梅汤可以缓解疼痛,说明一定是虫在作怪。”船主这才相信了陈士铎。

陈士铎将万年青捣成汁,用酒冲成一碗,叫船主等胸痛时赶紧服下。晚上,船主果然又胸痛,便赶紧服药,服了陈士铎的药后,胸痛却更厉害了,痛得死去活来。

痛了一阵后,船主感觉非常口渴,要喝茶,陈士铎禁止他喝,劝他再喝药。船主不听,不肯喝药,陈士铎便强迫他喝,喝下后,他痛得更厉害,喉咙发痒。

陈士铎就说:“这是虫子受不了,要出来了,赶快再喝药。”又继续让船主喝药,他喝下后便开始吐血,虫随着血一起涌了出来。

只见吐出的虫子二寸半长,手指大小,身子像蟋蟀,长著像螳螂一样的长腿,颜色纯紫色,灯下看起来像有火焰一样,额头上有两条寸把长的触须,背上还有翅膀,但尚未长全,腹部还没有完全长好,拖着手指大的一块血块。这些一看都明显不是人间的生物。

明朝名医李中梓取出怪虫

明朝名医李中梓在《里中医案》中记载,在乙卯年的秋天,有位南京人,名叫姚越甫,他有两个儿子都同时得了痨瘵(肺结核)死去了,他悲痛不已,便受潮热而咳嗽,两眼昏花,腰脚无力,口吐清痰,嘴唇起白点,服药无效,便找到李中梓治疗。

李中梓诊治后说,根据脉象推断,他得了传尸病(这是一人染虫死后,虫便转附到其他家庭成员身上,使家族成员相继死去的一种病),说有虫子正在侵蚀他的内脏,但一般的药除不了这虫子,所以没有效。

李中梓便用添加了川芎、当归的血余散,再加甘遂、天灵盖,磨成粉末,用东边桃树枝煎汤,在八月初二天没亮时,让病人空心调服,到了当天的辰时、巳时,便打下了像小老鼠一样的虫子三条,还有两头尖一样的虫子几条。

因为病人虚弱,便马上用人参一两煎服,傍晚又煎服一两人参。第二天凌晨,又将头天吃的药,让病人减半服用,又打下了几条两头尖一样的虫子。

李中梓让病人服用十全大补丸,半年后病人就彻底康复了。李中梓将打出的奇怪虫子用烈火烧死,再与雄黄一起磨成粉末,装在瓶中,把瓶盖封死,埋在没有人经过的偏僻处。可见这虫子很厉害,不是人间的一般生物。

病人排出红泥鳅

明朝名医孙一奎在《孙氏医案》中记载,他曾治过一位姓丁的病人,是位妇女,病人是痛风症状,开始诊断为湿痰凝滞经络作痛。开了五副药后,病人痛得更厉害,便不肯再服药。

孙一奎也不再勉强病人服药,就改用醋炒芫花三分、海金沙一分,磨成粉末,让病人用热开水调服。到了晚上,病人便腹泻,泻下了半盆像浓痰一样的东西,腿痛也好了大半,稍微能够活动。

半夜时,病人的家人就与孙一奎一起喝酒,还没散席,忽然听到病人腹痛非常剧烈,就请孙一奎进里屋看看。刚走到后堂,里面有人出来挡住医生说,病人已经去世了,不必进去看了。

孙一奎说:“这一定是痛晕过去了,不是去世,怎么可以不进去看呢?”

进去后,发现病人还坐在便器上,冷汗淋漓,面色发青,好像呼吸停止了。他执手把脉,发现病人手冷如冰,但用力按还有脉搏,于是孙一奎说病人是痛极晕死过去了,便给她灌姜汤。

病人果然慢慢苏醒了,苏醒后就告诉婢女说:“刚才肚子痛得厉害,然后火光溅出,肛门像被火烧一样,大响一声,不知泻下了什么东西,就痛晕了过去。”

众人赶紧在便盆中察看,竟然看到病人泻出了一条像血一样红色的泥鳅,长约六寸,宽半寸,有眼睛且身上还有鳞片,在便盆里游动着,众人看后都毛骨悚然。

名医万密斋巧治传尸痨虫

明朝的儿科名医万密斋在《幼科发挥》中记载,有一个叫胡泮西的人,他的弟弟英年早逝,留下一个年幼的孩子由胡泮西和夫人抚养。孩子的肚中有虫子,时常作痛,就请万密斋的父亲医治,治了几次都不见效,于是又请万密斋医治。

万密斋就问父亲用了什么药,父亲说用了雄黄解毒丸。万密斋又问父亲有别的秘方吗?父亲说:“我只用这一个方子,屡用屡效,但这次却不灵了。”

万密斋就告诉父亲说:“看来这个虫子已经通灵了,有灵性了,得想办法才能取下它。”

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医所治的虫子是一种灵体,有灵性,能知道人想什么,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物,它们能导致人得各种疾病。

万密斋就在某月上旬,选定一个适宜破除的黄道吉日,事先不让孩子知道。隔夜熬好苦楝根汤,清晨与孩子的伯母商量好,用油煎鸡蛋一个,先吃鸡蛋,再吃药。

鸡蛋煎好了,又故意不给孩子吃,孩子闻到香味,急着要吃,感觉孩子肚子里好像有东西涌上心口,万密斋就趁机给孩子喝了药,一会儿感觉孩子心口上的东西落下去了,再给孩子鸡蛋,孩子就不吃了。

到了巳时,孩子腹中“咕咕”乱叫,泻下一条奇怪的虫子,大约小拇指长,有头,还有手和脚,就像小婴儿一样。

万密斋看了后,惊讶的说:“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传尸痨虫啊!”

胡泮西说,他父亲就是得痨病死去的,他母亲也是得痨病死去,痨虫传到孩子身上,正好是第三代,幸亏现在把它除掉了。

以上医例都是取自于正史,以及严肃的古代学术文献记载,所以都是真实可信的。而且这种医例古文献中记载的非常多,相互印证,并不是无中生有。

中医治病所打出来的虫子,不是西医所认识的寄生虫,而是另外空间中存在的生物,也可以说是一种灵体。被中医通过特殊的治疗手法,打入到我们这个空间中来,使它显形,可能是动物的形象,也可能是昆虫的形象。

中国古代的中医与现代实证科学所走的是完全不同的发展路线,中医治病针对的是人体另外空间的部分,像人体的经络、穴位等,都不存在于我们这个时空之中。西医解剖人体时,找不到经络和穴位,但它们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是存在另外空间的一种更高能态的人体机制。

所以不能用现代实证科学的思维模式与角度,去理解中国古代的科学,那永远也不可能理解得了。像《周易》八卦、中医、风水等等,这些高智慧的古代文明,都是现代科学所解释不了的,远远超出现代科学的认识。

(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