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中共高官泄漏中共活摘人体器官(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8日讯】活摘器官是中共内部的高度机密。多年来,多少中共高官不小心泄露了中共活摘人体器官?

原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魏建荣承认活摘:这事已经很早了(点击收听MP3)

调查员:是中央政法委的魏主任吗?

魏建荣:你哪里?

调查员:我还是国家安全部……主要就是像我刚才说的,主要是想了解一下。

魏建荣:这事已经很早了,我跟你讲我的判断啊。

调查员:啊。

魏建荣:这个事关于你刚才说的这件事情,事情这很早了,现在来的这些人都不了解。第二,这个人肯定不是我们这儿的人,这是肯定的,咱们单位的人肯定不会有这样的人,这是个基本的概念。要缩小范围,怎么个弄法,那么你可能就要到单位来查一下原底子,现在谁说也说不清楚。

调查员:就是这个活体摘除在押法轮功人员器官的事情是很早的事情吗?

魏建荣:对,对,对,很早的事。

北京政法委李姓官员:处级以上应该知道这个机密(点击这里MP3

2008年9月16日—26日,在江苏省常州市江南春宾馆召开的中共全国政法会议期间,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国家安全部官员”的身份与一位来自北京政法系统姓李的参加会议者对话。

调查员:是江南春宾馆吗?

宾馆接线员:啊,对。

调查员:请给我接1219北京政法委的李同志。

宾馆接线员:你在宾馆里边,是吧?

调查员:我没在宾馆里边,我在外边。

宾馆接线员:啊,好的。

李:哎。

调查员:喂,是中央政法委的李同志吗?

李:你好。

调查员:是吗?

李:您是哪里啊?

调查员:您是,您是李什么?

李:我姓李,对。

调查员:我是国家安全部的,有点事情需要你协助我们一下。

李:国家安全部的?

调查员:对。

李:什么事啊?

调查员:就是有关一个泄密的案件,我们在调查啊。

李:泄什么密啊?

调查员: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们中央政法委有哪一级工作人员了解到这一国家机密的。

李:是什么事啊?

调查员:说的这是,活体摘除在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的这一国家机密,中央政法委有哪一级工作人员知道这个机密呢?

李:应该是处级以上吧。

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点击这里MP3

2003年8月27日,大纪元独家获取的一份录音文件显示,2006年9月13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随同时任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的一段录音文件中,亲口承认了“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

录音文件中,对于使馆人员问到“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是你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薄熙来回答:“江主席!”

以下是电话录音记录:

接线生:晚上好!汉堡Atlantic Kempinski酒店。我的名字是xxx(从录音上听好像是德语David Monte 的发音)

一秘:晚上好!请给我接房间5……不,452号(从录音上听好像是452的德语发音)。

接线生:客人姓什么?

一秘:薄。

接线生:请稍等。

薄熙来:喂,喂,喂,谁呀?

一秘:是薄熙来部长吗?

薄熙来:您是哪呀?

一秘:我是使馆,我是使馆一秘呀。

薄熙来:嗯。

一秘:有点紧急事呀,今天德国外交部下午跟我们说了一下,有一个事情得澄清一下。

薄熙来:嗯。

一秘:就是,就是说呀,当初您在辽宁这个当省长时,因为这涉及到明天的会见吗,他们想澄清一下。就是说,当初您在辽宁当省长时侯,就是,是江泽民、江主席下的命令,还是您参与的,就是说这个,关于把这个法轮功这个活体摘除器官这个事情,是您的命令还是江泽民的命令?

薄熙来:江主席!

一秘:他们德国外交部要核对。就是说,如果要是,您要是参与了这个事情,他们有一些会见,他们出席的规格可能就有所变动。就说,因为是他们法轮功递交了一份……(被薄熙来打断)

薄熙来:你不要再说了,你找你们马大使(时任中国驻德国大使马灿荣)说。

一秘:不是,马上这个事情,他们今天下午刚递交了,给我们了一个照会,就说……(又被薄熙来打断)

薄熙来:你就找马大使,你不要找我。这事你们的马大使处理不了吗?

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共同编写《血腥的器官摘取》的研究报告,用52种证据方法对比、验证,证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存在。

麦塔斯表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向媒体表示,有人问:“为什么我要关心法轮功学员因为被摘取器官而遭虐杀的事情?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麦塔斯回答说:“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要等到有人为了摘取器官而杀害你时才抗议吗?到那时就太晚太晚了。”

德国的马丁‧尼莫拉牧师在1938年曾经这样写道:

“起初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文字整理:叶枫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