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征兵难 中共措施多无效果

中国军事观察之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2日,中共喉舌央视高调宣布,2021兵役登记已经启动,而且强调,兵役登记是强制性的。网友则评论曰:是不是要打仗,缺少炮灰了?事实上,当兵冷、征兵难尤其优质兵员难,是中共的一个老大难问题,而且近年来越发严重了。

拒服兵役现象持续扩大

我们先来看几则近年来因拒服兵役遭当局重罚的公开报道。其一,2020年9月14日和9月24日,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和云南省文山市分别通报,各自辖区内的一名大专应届毕业生因拒服兵役遭重罚,包括罚款2万或1.2万人民币,被纳入失信名单,两年内不被录用为公务员、国有企业工作人员、不能办理出国手续、不得入学和升学,以及三年内不能办理经商手续等八项处罚。

其二,2018年8月6日河南媒体报导,河南6名2017年新征入伍的青年当了“逃兵”,按拒服兵役通报。

其三,2018年1月11日陆媒报导,福建省福安市两名“95后”青年入伍后,强烈拒绝服兵役,被部队(82集团军)退回原籍。福安市对该两名青年做出6项处罚,包括户籍“服役栏”备注“拒服兵役”永久字样,这对于这两青年今后人生的影响不可谓不严重,因为在中国户籍是一个人永远的身份证明;此外,处罚除了针对个人外,还“连坐”家人不能享受福利(三年内其家庭和个人不得申领低保和小额贷款等)。

当然,更多的案例中共军队内部是“静悄悄”处理的。就是以上三则个案,也印证了中共军报2017年1月“对山西等地惩处拒服兵役情况的调查”一文所述情况:近年来,类似的处罚在上海、浙江、江苏、湖北、福建等地也曾实施过。尽管拒服兵役会被重罚,但此现象仍屡禁不止,从经济发达地区,扩散至中西部地区,拒服兵役的人数呈逐年增长趋势。

2020年中共四措施
征兵难是关系军事机器正常运作的大事,中共高度重视,一直都有动作。2020年,又推出四大措施。

首先,开始第四次修订《兵役法》。2020年12月22日至26日的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了兵役法修订草案。中共1955年颁布的《兵役法》,中经1984年、1999年、2011年三次修订,仍然问题多多,其中就包括征兵难,习当局不得不又来修订。

其次,2020年1月16日召开的“两征两退”改革暨2020年全国征兵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确立了“一年两征”的方案。从2021年开始,义务兵的征集工作,从每年9月一次改为上半年2-3月征集一次,下半年8-9月征集一次。

第三,习当局调整征兵统筹协调体制。2020年11月16日,中共国务院发函,宣布建立“全国征兵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以“进一步加强对征兵工作的领导,强化统筹协调,形成工作合力”。联席会议的召集人,为国防部部长魏凤和。

中共现行征兵管理体制,是2016年重组的。当年1月,正式组建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其从原来的“二级部”跃升为中央军委的15个部门之一),将负责征兵和国防动员工作的省军区系统转隶划归军委国防动员部领导管理。当年3月,首任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部长盛斌接受央视记者专访,就称要“用综合配套政策破解征兵难题”。4年下来,征兵难依然未解。

第四,使用多种手段,鼓动参军。举例而言,2020年8月5日,中共教育部办公厅发通知要求各高校组织学生收看2020年征兵宣传片《参军报国不负韶华》、《逐梦青春》,诱导学生携笔从戎做好所谓保家卫国准备;7月,福州地铁内原本的广告都撤下来,清一色换成征兵广告。此外,全国多地居委会人员直接进家门做思想工作,劝人参军,等等。

效果不彰
虽然多年来中共措施频出、力度不弱,但并无多大成效。我们且来看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2020年9月24日,中共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称,全国广大适龄青年参军报国热情持续高涨,应征报名人数突破300万。姑且不谈300万这个数字是否真实,鉴于如下两个情况,就有300万也不算多:第一,中国每年征兵几十万人,约占适龄青年总数的1%,当兵比例是极低的;第二,中国兵役强制登记,应征报名人数占兵役应登记人数的比例,也是相当低的。因此,说“青年参军报国热情持续高涨”,就是个谎言。

第二个例子,优质兵员难征。从2013年起,全国征兵时间由冬季调整到夏秋季,调整征兵时间就是为了争取更多的大学毕业生参军。但并未达到预期效果,以至于2020年征兵,仍在强调,男青年以大学生为重点征集对象,优先批准高学历青年、大学毕业生和理工类大学生入伍,已被普通高校录取及正在高校就读的学生,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具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青年,也应当征集。此外,中共一度推行过国防生制度,但在执行过程中走样了,于2017年废止。没有优质兵员,中共要想“强军”、打赢现代化战争,就是空话一个了。

中国每年征兵几十万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农村的年轻人,为了摆脱贫困状况才愿意去当兵。有一部分人当兵,是有各种目的的。2020年9月19日,推特账号“林才竣Michael”发出一个中共军人被派往中印边境路上连唱边哭的视频,网上热传,颇能说明问题。

结语
中国这么大的兵源基数,为什么还征兵难、“拒服兵役”的人越来越多呢?

这就不能不说是中共的政策和制度问题了。就大端而言,有三:中共军队太腐败,不能保家卫国;中共的军队不是为了保护人民,而是保护共产党的利益;参军是当“军奴”而不是“军人”。网络文章称,这样的兵,还是让官二代富二代去吧。

关于中共士兵的处境,有人这样写道:“旗号保家卫国,实当党权鹰犬。风凛凛威严严,为赵家车运钱。傻乎乎大门站,院内官淫荡欢。催强拆发疯癫,故乡拆自家院。处处缩边防线,党卖国不许言。阴森森守黑幕,暗室藏活摘犯。一退役被维稳,叫苦上黑名单。再说一家一子,抽丁服役确惨。”

的确,“门外标语征新兵,门内通知整老兵。你说咱们老百姓,怎就这么受欺蒙?穿上军装派维稳,脱下军装被维稳。你说咱这傻大兵,当的该有多恶心?”

显然,中共是中国一切问题的总根源。中共不解体,任何问题都休想根本解决,包括征兵难。

如果“拒服兵役”从自发的、分散的个人行为发展为一种自觉的、群体性的社会运动;如果现役军人觉醒,调转枪口、反戈一击,那中共的末日就来到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