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退役军人大维权 凸显习近平施政困境

中国军事观察之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1日,中共窃国72年后,第一部《退役军人保障法》开始施行。但中国退役军人的生存困境,能因这部法律而扭转吗?

我们且来看同日在山东青岛的一个镜头:76岁的退伍老军人高宏毅,听着大街上锣鼓喧天的庆祝,愤怒地质问:我17岁参加工作,18岁入伍林彪的38军,我该不该退休?该不该老有所养?“承诺我的小康到底被谁给截留了?”2017年,高宏毅因参加全国老兵大集访并接受国际媒体采访,被青岛市南区法院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2年。目前又因健康码被控制,进京上访之路断绝。

比高宏毅境遇更惨烈的,比比皆是。例如,2019年12月31日早晨5:45分,山西省委信访局北门大门上吊着一具老年人的遗体。死者余海平,62岁,山西柳林县人,退伍老兵,因为家里房子被煤矿挖煤下沉而上访,儿子退伍后又因父亲上访不给安置,后逐级信访到北京,但所递交的上访材料又被交给地方腐败官员处理,上访6年无果。

可以说,正是退役军人的生存困境和艰难维权,才催生了这部《退役军人保障法》。该法2018年起草、成稿,经2020年6月18日、10月13日、11月11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快速通过。

然而,就在审议《退役军人保障法》的2020年,退役军人的苦难和维权仍放眼皆是。我们来看几则公开案例。

其一,10月,一段视频热传、网友称赞:湖南一名退伍军人到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门前,扯掉“安仁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牌子扔在地上,之后又竖起牌子示威。

其二,6月11日下午4时,“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缓解后第一次大规模的老兵集结:曾参战的湖南长沙退役老兵集结于火车站,准备进京声讨公开发表侮辱参战老兵言论的“御用文人”。当局出动警察拦截。9月,湖南又有三百多名三等战功的老兵前往省政府,要求落实《兵役法》,近百人遭长沙市公安局抓捕。他们的诉求未得到当局任何回应。

其三,5月10日,大陆社交媒体流传一段退役军人的哭诉视频。张腾跃,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人,原中共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40旅3营八连退役士兵,他以视频方式揭露当地政府县、乡政府人员、交警、公安对他正在实行追捕。他们在追他的时候说:“抓到上访人员往死里打,打不死就行!”

从这几则案例中,我们看到的是中共一贯的高压维稳政策。这个高压维稳,不仅是现场暴力镇压,还有日常高科技监控,诸如手机被公安植入晶片卡、微信账号被侵入设备等等。

高压维稳政策不仅加剧了维权退役军人的困境,而且诱导了蔑视退伍军人的不良社会风气。例如,2020年5月4日,吉林省吉林市一大巴售票员拒绝按规定给一名退役残疾军人的车票打折,期间还以言语相讥,让他“活不起就别活”。又如,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王福重,在讲堂上公开表述:“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冲锋是为了虚荣而已……”,引起公愤。

习当局没跳出高压维稳思路

退役军人维权问题,存在多年,但在习近平上台后,因多种原因,大规模爆发(包括江苏镇江、河南漯河、郑州、山东平度、四川中江、河北石家庄、邢台、山西太原、湖南长沙、内蒙古等地),甚至2016年10月11日万名退役军人围住中央军委八一大楼。这对习当局是个强烈震撼,陆续出台许多动作,例如:

——2018年4月,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高层定调:退役军人服务管理工作需以重要政治任务为抓手,实行“一把手”工程;
——从2018年8月1日起,再次提高部分退役军人和其他优抚对象等人员抚恤和生活补助标准;
——2019年2月26日,挂牌成立国家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主要承担退役军人就业创业扶持、优抚帮扶、走访慰问、信访接待、权益保障等工作;
——2019年7月26日,习近平会见全国退役军人工作会议全体代表;
——2020年,出台《退役军人保障法》。

但是,退役军人生存困境问题,有其历史根源和制度根源。习近平接下这个烂摊子,如果没有突破性的思路,根本就不可能解决问题。事实证明,习当局没有跳出高压维稳的中共一贯思路。建立的退役军人事务部,更像个维稳机构。非但对老兵的诉求没有解决,反而对老兵上访的打击很大。中共抓老兵领袖,软禁的软禁,判刑的判刑;另一个方式是禁言,封掉微信群。

一个标志性事件是:针对2018年6月19日的江苏镇江和10月4日山东平度两地退役军人维权事件,中共秋后算账,逮捕19人,于2019年4月19日分别予以判刑。

退役军人大维权 凸显习近平施政困境

根据统计,中国有5700多万退役军人,并以每年几十万的速度增加(例如,退役军人事务部称:在2018年共安置8万多军转军官、40多万退役士兵等)。据说,全国上访的老兵有五六百万。

普遍认为,退役军人这个群体很特殊,虽远不是受压迫最深、利益受损最严重的群体,可他们是最具集体行动能力的群体,且与现役军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中共颇感棘手。

更为关键的是,这些年,中国经济江河日下,财政日益困难,既得利益者权势扩张,社会矛盾全面激化,国际环境逆转,中共内斗激烈,政局向左转。在这个背景下,习当局又沿袭高压维稳思路,要想解决退役军人维权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习当局陷入了施政困境。

习当局的施政困境,这里举出五条。

第一,随着中国经济不断恶化,退役军人的待遇受到严重影响;同时,强拆全国横行,退役军人因为家遭强拆成为上访户的例子比比皆是。这样一个局面,习当局难以措手,或“雷声大雨点小”、或“光打雷不下雨”。

第二,退役军人安置实行“属地化”原则,中国东、中、西经济不平衡相当严重,相应的安置条件、待遇差别就很大,这无形中就产生了无数矛盾,而中央调控不力。同时,中央和地方相互推诿:中央把球踢给地方,地方都靠卖地来维持政府开支,哪有那么多钱去解决老兵问题?地方就叫嚷中央支持。事实上中共自窃国以来,中央和地方关系从来就没理顺过,双方权责利一直没界定清楚,就是一团乱麻。

第三,层层腐败,有关规定“选择性执行”,各方对退役军人都想“雁过拔毛”,卡、拿、要屡禁不止,退役军人有苦难言。这是一种体质性腐败,没有救济渠道,逼迫退役军人集体上访、维权。

第四,退役军人安置中的制度性不公平。士兵和军官两个样,农村和城市两个样,高级军官、中级军官、低级军官间又大不同,这些千奇百怪的“多轨制”,使少部分特权阶层攫取了最大份额福利。

有论者举了这样一个例子:14年前胡锦涛搞全军住房专项清理。当时全军实有住房逾1亿平方米且编制减少了150万,但17.5万离退休干部、遗属、子女、职工和复转等非编人员长期占用了42%的公寓房,有的单位高达90%,造成3.5万在职人员无房,不少基层干部在外租房。

胡锦涛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习近平上台后接着干,2014年7月军方四总部、军委纪委联合发出《关于进一步做好离退休干部违规住房用车问题清理工作的通知》,要求“确保清退务尽、不留死角”。实际情况如何,只有天知道。

第五,习近平上台后的军中“打虎”和“军改”,对全军造成严重冲击,军内、党内反习势力利用各种手段反击。一些论者认为,有体制内的政治力量在操作。

总括上述,退役军人大维权所凸显的习近平施政困境,证明两点:第一,中共体制腐烂透顶、无可救药;第二,习近平如果跳不出中共体制,没有出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