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监狱里的“阎王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1日讯】“一把带锯齿的牙刷,放在我的手指缝里疯狂地快速上下拉动。鲜血皮肉随着拉动的牙刷从手指缝中流出。我承受着十指连心之痛,直至所有手指缝全部用刑完毕。”

以上是原中国知名书法家刘锡铜,在山东监狱阎王班”所经历的一个缩影。

刘锡铜,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在潍坊国际风筝会、山东省博物馆、青岛市博物馆等地多次举办过个人书法艺术展,多种书体入选全国书法系列大展活动。许多书法界名流评价:刘锡铜的书法艺术,乃正统的国家级水准。

刘锡铜书法作品。(明慧网)

刘锡铜,因修炼法轮功被枉判四年。曾被关押在山东监狱的十一监区,即死囚区。死囚区的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组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严管组,号称“阎王班”,简称“阎班”。

鞋刷刷左右腋窝

2008年9月10日,刘锡铜被秘密押送到山东省监狱死囚区。此前,他已经在青岛大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个月。

“我被投入山东省监狱大约是中午十一点。一入高墙内,狱方早已安排了三名包夹‘特别关照’。”

“中午十二点刚过,在‘阎班’胡铁志指挥下,我突然被八九名罪犯五花大绑推倒在地上,手脚被死死地踩着一动不能动。”

“他们掀开我的上衣,由一名剽悍强壮的犯人用早已准备好的鞋刷,放置于我的左腋窝上下约三十公分范围内,用力来回拉动,待左腋用刑完毕又换右腋。那刮心不堪、裂刺脏腑的痛苦,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

疯狂毒打

“施刑约半个小时后,他们把我拖起来坐在地上。‘阎班’陈宇磊脱下一只塑料平底鞋,‘砰砰’地向我头上、脸上、腮上、身体上撒野狂打。打了十多分钟,还嫌不过瘾,直接拳头对我头、脸、身体乱击一顿,并不停地骂骂咧咧。随后,暴徒们将我一脚蹬翻在地,脚踩手摁。伴随着他们的狂骂、嘲弄、讥讽、叫喊,此犯再次拿起鞋刷使劲捅拉我的两侧腋窝⋯⋯”

“那难以承受的剧烈疼痛,使我痛苦地嗷叫不止,真如撕裂肠断。”

木棍打全身关节

“如此反复四五个回合后,再换一种刑罚。”

“一名姓宋的‘阎班’副拿来一根木棍,使劲往我骨节上敲打,从头顶一直敲打到脚趾,身体上下所有骨关节,无一遗漏地敲打了一遍。”

带锯齿的牙刷疯狂地刷手指缝 鲜血带着皮肉流出

“之后,他们开始了更为残酷的折磨:一名包夹攥住我的两个手指,(另一名犯人)陈宇磊用一把带锯齿的牙刷放在我的手指缝里疯狂地快速上下拉动。鲜血皮肉随着拉动的牙刷从手指缝中流出,我承受着十指连心之痛,直至所有手指缝全部用刑完毕。”

用鞋底抽打舌头

一次,在监狱的指使下,犯人崔国栋逼迫刘锡铜签署辱骂法轮功的契约,被严词拒绝后,恼羞成怒,用鞋底大打出手。

“他撬开我的嘴,强迫我伸出舌头,扬起塑料鞋底使劲抽打,我仍不屈从。”

“该犯人顿时失去了人性,转而用鞋底狠命抽打我的鼻子,霎时鼻梁血晕红肿,我依然坚定。”

“然而,(该)犯人并不死心,又迫令我伸出两手弯指,失态狂打。”

“就这样,伴随着囚犯的喝彩,包夹的赞赏,我的舌头、鼻子、弯指被重复著狂打……”

往皮开肉绽的背上撒盐、浇水、刮板

“一天晚上,他们扒掉我的上衣,一遍又一遍地往我皮开肉绽的背上撒盐浇水,再用板子刮,那真是跟剥皮一样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针刺手指、脚趾;香烟烫皮肉;打火机烧身体;眼珠上抹风油精;生殖器上刷辣水汤。”

“更有甚者,该‘阎班’犯人将预先兑好的两杯盐水和风油精的混合物撬开我的嘴灌下;最无人性的是该犯舀来厕所的脏水强行给我灌肠。”

“政府让我们这样干”

山东监狱“阎王班”的犯人说:“凡是被押送进监狱的法轮功人员,都得经过我们这鬼门关,不转化的连囚门都别想出去,严管组是个死牢,打死就打死了,没有人管,在外面名声再大也白搭,政府就让我们这样干”。

1999年,江泽民因恐惧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中共党员,下令对法轮功实行群体灭绝性迫害,“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21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持续至今。

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叶枫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