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不要让他们转移对选举诚信的关注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bert G. Natelson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公众对非法闯入国会大厦的愤怒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行为,不要让它阻止我们规划和实施我们眼下的议程。

我在政界混了五十多年了。我知道这是在转移注意力,那些试图将国会事件转变为弹劾的人知道,他们没有时间或理由进行弹劾。他们也知道,唐纳德‧川普 (特朗普)总统并没有煽动非法行为。任何人都可以从阅读他所谓的令人反感的话语中看出这一点。(我在文章最后转载了这些言论,由左派网站Snopes提供)。

这种转移目标显然是:(1)将公众的注意力从选举违规行为和拜登总统职务的合法性上转移开来。

(2)阻止对这些违规行为进行诚实的调查。

(3)阻止纠正错误行动。

但是,我们不能被转移注意力。这是五篇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为关心此事的美国人列出了一个两年的议程。

如果这些改变被采纳,将大大减少许多困扰2020年选举的问题。它们还将开始改善我们政治体系的功能障碍和分歧。

这个议程的重点是州立法机构。在联邦一级取得进展的希望不大,因为那里的体制——也许是选举本身——已经腐败。在华盛顿,权力和激励措施不利于负责任以及能干的美国人,而这些人是我们国家的脊梁。

在联邦政治游戏中,我们总是不得不从自己的两码线开始,然后带橄榄球爬坡跑。对方则从我们20码处开始下坡跑。裁判(也就是主流媒体)对我们的球队做出每一个真实的或想像的判罚,而很少对对手做出判罚。

这就是为什么在财政上持保守态度的美国人在联邦政府层面上没有取得成功。这就是为什么除了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以外,近一个世纪以来,没有一位总统是一贯保守的。(川普在一些问题上是保守派,但在财政上是自由派。)

在大多数州(对不起,加州除外!),竞争环境与联邦政府截然不同。此外,在2020年的选举中,虽然川普据称是输了,但在州一级,保守派却在得势。共和党人(不可否认,并非所有人都是保守派)现在控制着23个州的议会和州长职位。至少在另外7个州,他们在没有州长位置的情况下控制了议会的两院。

虽然这一点并不广为人知,但州立法机构是我们宪法制度的核心。它们有权强制改变联邦的运作,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不需要州长的同意。

以下是四个议程项目。本系列的后续文章将详细阐述每一篇。

项目1:

选民必须教育州立法者他们的宪法角色,并激励他们履行这一角色。如上所述,州立法者负有重要的宪法责任。他们管理总统选举过程,他们对国会选举过程有很多发言权,他们可以控制宪法修正程式。州立法机构一直忽视这些职责。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项目2:

改革州选举法。2020年大选后,这方面的必要性显而易见。各州需要解决的细节问题各不相同。但是,很明显,滥用邮寄选票是不正常的,也是违宪的。也就是说,修改选举法显然不能根治所有腐败。这就是提出第3项的原因。

项目3:

这适用于有大城市或大学城选票腐败历史的州。这些州包括6个共和党控制立法机构的摇摆州: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他们的立法机构应该通过决议,让这些州的总统选举人由国会选区而不是普选产生。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已经这样做了,最高法院也支持这种做法。州长的同意是不必要的。这项改革将有效地把地方腐败控制在少数国会选区,而不是让腐败影响整个州的总统选举。

项目4:

说服尽可能多的州立法机构支持“各州公约”的宪法修正案申请。这些修正案将规定联邦任期限制,限制联邦权力。从长远来看,这是四个议程项目中最重要的一个。

各个政治派别都承认我们目前的治理制度存在某些问题:公民之间严重分裂;巨大的特殊利益影响力;政府运作不善,有时甚至滥用权力;过度集权;以及不受民众控制的寡头政治(无论你称之为“深层政府”还是“军工复合体”)。只有一个各州公约,或者用宪法的话来说,一个“提出修正案的公约”,才有意愿和权力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宪法改革。只有州立法机构才能确保召开会议。

这四个目标中的每一个都可以在任何富有成效的美国人、而不是所谓的“进步”利益者占优势的角力环境中实现。每一个都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变化,但具有很大的潜在影响。

还有更多后续文章。

后记:按照承诺,这里是唐纳德‧川普总统演讲的实录。讲话中哪有煽动暴力?

“在这之后,我们将走过去﹐我会和你们一起走过去,我们将走过去,任何想走过去的人,我们将走到国会大厦,为勇敢的参议员、众议员们欢呼。而我们可能不会为其中的一些人欢呼。因为你永远不会用软弱来夺回我们的国家,你必须展现实力,你必须强大。我们来此要求国会做正确的事情,只计算那些合法划定的选举人票。我知道各位很快就会游行到国会大厦,和平地、爱国地让你们的选票今天被清点……

最好的还在后面。我们要走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上,我爱宾夕法尼亚大道,我们要去国会大厦。我们要试着给——民主党是没有希望的,他们从来不投票支持任何事情,哪怕是一票也不行﹐但我们要试着给我们的共和党人、弱势群体,因为强者不需要我们的任何帮助;我们要试着给他们那种自豪感和勇气,他们需要夺回我们的国家。所以,让我们沿着宾夕法尼亚大道走过去。”

原文Don’t Be Fooled! Don’t Let Them Divert Us From Ensuring Electoral Integrit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伯特‧G‧纳特森(Robert G. Natelson)是一位著名的原教旨主义学者,曾担任法学教授25年。他是设在丹佛的独立研究所(Independence Institute)宪法法学高级研究员,也是“各州公约”(Convention of States)运动的高级顾问。他关于宪法意义的研究文章多次被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和当事人引用。他是《原始宪法:实际所说及含义》(The Original Constitution: What It Actually Said and Meant)的作者。

本文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