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古今瘟疫有前鉴 躲过劫难藏秘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古往今来,人类遭遇的大瘟疫一次又一次:从公元前五世纪的雅典鼠疫,到公元初几个世纪古罗马的四次大瘟疫,从中世纪的欧洲黑死病,到十七世纪的米兰瘟疫,从上个世纪的西班牙大流感,再到今天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病毒(COVID-19,武汉肺炎)。

一次次看似偶然爆发的背后,竟是一次次惊人的相似:从瘟疫的起因,到瘟疫爆发前的预警;从防控措施的徒劳无功,到瘟疫的选择性感染……如果历史真的在重演,那么今天的我们一定可以从历史剧本中,去吸取人们防疫失败的惨痛教训,也可以借鉴劫后余生者得以幸存的宝贵经验。

一、瘟疫降临前 社会道德普遍坍塌

在盘点古今瘟疫降临前的社会状态之前,我们首先来重温一下人类文化对于瘟疫由来的描述。东方文化中,人们知道瘟疫不是普通的疾病,而是瘟神奉天命,行瘟布疫,役使疫鬼在淘汰背离天良的恶人;而西方文化中,人们直接将瘟疫描绘成是上帝对“人背弃神”的惩罚。可见,东西方文化不约而同,都将瘟疫的起因指向了败坏的人心。

公元前五世纪的下半叶(公元前430年前后),雅典鼠疫来临之前,古希腊人早已不再纯洁高尚,富裕的雅典人挥霍成风,纵欲无度,乱性、乱伦与同性恋被视为正常的时尚,社会上的暴戾与杀戮盛行,人们的道德普遍败坏。

公元64、65年间,古罗马君主尼禄发起了对基督徒的迫害,纵火嫁祸、酷刑折磨、猛兽撕咬、人体火炬……面对惨绝人寰的对基督徒的迫害,古罗马民众大多拍手称快。公元65年,瘟疫悄然而至。几个世纪中,罗马帝国先后有10位君主参与了对基督徒的惨烈迫害。古罗马在彻底灭亡前,遭天降四次大瘟疫。

黑死病来袭前的中世纪,虽然欧洲多数国家几乎是全民信教,但当时的宗教已走入了末法。众多神职人员的堕落,是整个社会道德急速下滑的最直接催化剂。主教、神父违背誓言,公然蓄养起了情人;修女们生养私生子也司空见惯;神职人员明争暗斗,为名为财,腐败堕落。平民百姓大多人情冷漠,挥霍、纵欲……

十七世纪,米兰瘟疫到来前,经历过文艺复兴的意大利人生活富裕,安逸享乐,追求个性自由。那时的意大利同性恋大行其道,当红妓女成为艺术家和富人子弟的座上宾,整个社会上上下下都充斥着背信弃义、高利贷、乱伦、淫乱、偷抢、谋杀等罪恶。

二十世纪最大瘟疫西班牙大流感降临前,切断人与神联系的达尔文进化论开始大流行,欧洲版图上处处是共产主义点燃的所谓“革命火种”,反神的共产主义幽灵开始全面入侵人类,假“革命”之名,开始对人类的传统文化与信仰进行全面的破坏。

2020年庚子年,新冠病毒在大陆最早爆发前,中共对法轮大法已经持续了逾二十年的迫害,除了实施各种酷刑与非法监禁,还涉及了大规模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不仅如此,全球多数国家已经被共产主义高度渗透。特别是,通过这场美国大选,全世界都看到美国的三权之立法、司法、行政,外加第四权媒体已是全面沦陷,自由灯塔几近熄灭。共产主义红魔正在吞噬著美国乃至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大范围人群在这场大选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欺诈、虚伪、背信弃义、出卖背叛等堕落行为令人瞠目;今天人类在道德上的沦丧,重利轻义、言而无信、冷漠、自私、在两性关系上的堕落、同性之乱、乱伦、娈童、变性……,可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说,西班牙大流感是上天对共产主义入侵人类的预警,那么一个世纪后的今天,新冠病毒的全面爆发,是否就是对共产邪灵百年红祸的终极大清洗呢?

二、大疫来袭前 往往都有天象或预言示警

瘟疫不仅是神的惩罚,也是堕落的人在选择自我淘汰,都是人败坏到一定的份上了,不够神规定的做人的标准了。尽管如此,神佛是慈悲的,在淘汰之前一定有挽救,有提醒。

雅典鼠疫来袭之前,一位雅典先知曾警告过雅典人:“跟斯巴达人的战争将会到来,并带来一场大瘟疫。”然而,忙着纵情声色的雅典人根本不相信。

同样地,在黑死病爆发前,传教士希利亚克曾对人们发出警示:“天空中的怪异影像是瘟疫暴发的征兆。1345年3月20日午后一小时,三颗行星在宝瓶座实现会合,这是死亡的象征……”而占星学家杰弗里,根据彗星和“土木合相”预言出黑死病将流行。此外,当时还出现了洪水、地震、日食等现象,这都被认为是大灾难前的不祥之兆。可是,忙着及时行乐的欧洲人又有几人把这些预言和警告当回事?

十七世纪米兰瘟疫爆发前一年,米兰的上空划过一颗巨大又苍白的彗星,占星学家指出,这预示著瘟疫会传播。而之前的几百年中,意大利民间也一直流传着一个预言,说的是1630年米兰人将会被魔鬼撒旦放毒杀死。可惜的是,醉生梦死的米兰人无法相信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预言。

1664年冬天,一颗拖着长尾巴的彗星从伦敦上空划过,占星家认为这是恶魔要降临的预兆,战争、饥荒或者瘟疫可能会降临。1665年,伦敦瘟疫爆发,夺走了全市五分之一的人口。

2019年8月和10月,网络上流传2020年庚子年肺炎瘟疫的预言。在新冠病毒爆发后,2020年又接连发生了多种天灾人祸,洪水、地震、多地天降病毒形状的冰雹、火灾……2020年岁末,中、日、俄、加、美多个国家相继出现了火流星的天象,北半球的冬至日晚间还出现了八百年一遇的“木星土星超级大合相”,这些都被视为“大凶”之兆,预示著世界性的更大劫难即将来临。

三、瘟疫的选择性感染、行踪不定

当年鼠疫肆虐雅典时,其传染过程明显具有选择性,仿佛只冲着雅典人而来。比如,雅典人曾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俘获了很多伯罗奔尼撒人,并将他们押到雅典城中。然而,在已有的史料记载中,却没有伯罗奔尼撒人被鼠疫感染的记录。更特别的是,在肆虐了几年后,大瘟疫仿佛接到了无声指令,猝然在雅典城中自动消失了。

古罗马大瘟疫降临时,迫害基督徒的多位君主和大量的士兵都被瘟疫夺走了生命,而基督徒却普遍对瘟疫具有较高免疫力。很显然,古罗马大瘟疫直奔迫害基督徒的恶人而来。反复爆发的大瘟疫肆虐了几个世纪,在将罗马帝国彻底摧毁后,便自行离开了。

当年欧洲的黑死病对人的感染也同样有选择性,有的人只要跟染疫的人短暂接触就会死亡,而有的人跟患者密切接触却完全不被感染。而且,黑死病也并非是被人类“打败”的,而是在肆虐过后便突然销声匿迹了。

2020年爆发的新冠病毒依然是有选择性的,而这种选择性在当今科学研究的协助下,显得格外的清晰可见。全球疫情大数据的统计分析显示,新冠病毒如同长了眼睛,沿着与中共走得近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传播。从疫情大数据可以看出,“一带一路”俨然成为了“一带疫路”。与拥抱中共从而受重创的欧美国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反共的台湾受疫情的影响非常轻微。

如果我们看看新冠病毒在世界前两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的肆虐情况,会发现病毒直接可以识别人的“政治面貌”。疫情数据显示,美国那些亲共、热衷于搞社会主义的蓝州,其病毒致死率长期高出反共、重视信仰的红州的1~2倍。在大陆,网上流露出的某单位内部死亡名单,以及网上广传的另一份死亡名单,都显示出中共党员在染疫死者中的比率远高于普通民众,高达64%~88%(尽管大陆十几亿人中,党员只占大约6.4%)。

由于新冠病毒直奔中共党员和亲共者而来的特性,因而也被称为“中共病毒”。

四、那些事与愿违的“隔离防疫措施”

既然瘟疫是瘟神奉天命在行瘟布疫,古今瘟疫的传播路径又都有迹可循,那么人们在表面上采取的隔离措施能否真正挡住瘟疫呢?

事实上,今天在世界上流传的防疫隔离措施,其英语单词quarantine最早是由意大利语quarantino演变而来。

十四世纪,当黑死病攻陷了意大利的威尼斯和比萨后,佛罗伦萨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包括广泛宣传“卫生条例”、禁止有疫情船只的船员上岸、强制船员必须在船上隔离40天,称之为quarantino(四十)。这个quarantino被认为是欧洲最早、最完善的隔离制度。

然而,它的效果又是怎样的呢?佛罗伦萨仍然没有躲过劫难,该市80%的人被黑死病夺去生命,使得佛罗伦萨成为意大利受灾最重的城市。可见, quarantino从诞生起,就没能展示出真正的实效。

十七世纪,当瘟疫攻入意大利商业大城米兰时,该城快速启动了疾病防治措施,限制德意志的士兵以及外来商品入境,并且筹集医护资源,进行严格的隔离检疫。这次的隔离同样是徒劳无功的,拥有13万人的米兰被瘟疫夺走了几乎一半的人口,死亡人数达6万4千人。

中共病毒爆发后,崇尚大政府思想的多个国家和城市,将quarantine奉为防疫的圭臬。意大利在去年3月份率先宣布封城,并实施隔离措施,却仍遭受了中共病毒的重袭;英国在去年12月份发现病毒变种后,立即宣布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几个星期过去了,瘟疫在英国并没有减缓蔓延,反而在2021年1月份创下了单日感染人数与死亡人数的新高;在美国,祭出最严厉隔离措施的深蓝州——加州,成为全美国受疫情袭击最为严重的州,截至2020年12月24日,加州成为美国第一个染疫人数超过200万的州。

由此可以看出,防疫的关键仿佛并不在于表面的功课做得如何。

五、劫后余生者留下的宝贵经验

既然瘟疫的起因是针对败坏的人心来的,是不是应该对症下药,方可药到病除呢?

当年古罗马大瘟疫爆发后,有不少民众看到基督徒并不染疫,在事实面前他们开始反思,并聆听基督徒的教诲,开始向神祈祷,结果这些民众中的很多人都出现了治愈的奇迹。

1633年,横扫欧洲的黑死病也肆虐了德国巴伐利亚的村庄欧泊阿梅高,导致每两家至少一人死亡,当地居民万分恐惧。情急之下,村民们想起了神,于是他们开始向神祈祷,并对神发誓,若能在黑死病中幸免于难,他们就会以上演舞剧的形式予以回报和感恩。神奇的是,从村民们发誓的那一刻起,黑死病就再也没有夺走过一个人。第二年,村民们就开始履行诺言,首度上演了《耶稣受难剧》,并将这一传统保持至今。

这次中共病毒爆发后,很多大陆民众在明白瘟疫针对中共而来的真相后,纷纷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至今,已有超过三亿七千万的中国人都做了“三退”。此外,也有不少民众在感染中共病毒后,诚心念诵佛家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得到康复、或病情出现缓解。

家住纽约长岛的美籍犹太人盖德(Osnot Gad)女士是一个珠宝商,今年74岁,她在2020年3月份感染中共病毒后失去了味觉,随后呼吸困难、无法动弹,她感到了死亡的恐惧。4月份,眼看盖德将要撒手人寰之际,她的好友安娜在电话中告诉她诚念九字真言,她采纳了安娜的建议并诚心念诵。奇迹出现了!很快她就能喘过气来了,三天后她就像正常人一样呼吸顺畅了。康复后的她感恩地说:“我要感谢法轮大法,真的,我必须感谢法轮大法,感谢安娜,是神把她和法轮大法送到我身边的。”“ 这对我来说太神奇了。这是如此珍贵的一份礼物!”

据瑞士医学专家的不完全统计,像盖德女士一样幸运而出现治愈的例子比比皆是,其他的幸运儿分别来自中国、法国、加拿大、丹麦和日本等地,而且康复的患者遍布在不同的年龄段。修炼界认为,法轮大法属于佛家大法,而“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具有宇宙的正能量。诚心念诵就会得到神佛的保护和加持。而科研界则认为,当念诵者在诚心念诵“九字真言”时,就与整个宇宙的正能量产生共振了。长期诚心念诵可增强正气和增加正念,正如古人所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念诵者就会对瘟疫产生免疫力,而染疫的患者就会出现治愈的奇迹。

结语

自从2020年岁末英国发现变异的中共病毒毒株以来,瘟疫明显地加快了肆虐的步伐,在多个国家的感染率和致死率都大幅提升。尽管今天人类的科技水平比起古人有了很大的进步,不仅可以大批量生产高阻隔的口罩,还有更好的医疗条件,然而人们仍然无法有效遏制疫情肆虐的凶猛势头。

在恐惧不安中,不少依赖现代科学的人还在将希望寄托在疫苗上。然而,疫苗对人体长期的毒副作用并不清楚,其能否跟上病毒变异的步伐也尚未可知。1月14日,纽约民主党籍国会众议员埃斯波拉特(Adriano Espaillat)确诊感染中共病毒,而他之前已经接种过两剂中共病毒疫苗;同日,挪威政府和国家公共卫生机构指出,该国有13人的死亡或与疫苗的副作用有关;而中共研发的疫苗更不靠谱,不但其研发过程缺乏公开、透明,极低的有效率也被多个国家质疑和诟病。

纵观古今瘟疫的相似之处,可以看出,人类面临大规模瘟疫时,仅靠表面的隔离措施或医疗手段是无法治本的。而今天中共病毒又直接针对中共成员和亲共者而来,要想避疫,作为中国人就是尽快“三退”,而作为西方民众则可以喊出“打倒中共恶魔”。同时,虔诚地向神佛忏悔以前的过错并痛改前非,对神佛保持正信,是平安度过劫难的关键。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