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议员米勒:1月6日国会惊魂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江元贞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7日讯】“当时他们告诉我们国会山被攻入了,然后他们告诉我们,把防毒面具拿出来。我都不知道我们的座位底下有防毒面具。”玛丽‧米勒(Mary‧Miller)说。

在本期节目我们要采访的是新当选的伊利诺伊州众议员玛丽‧米勒女士,我们要来讨论一下1月6日她所经历的,以及在最近的一个活动上,她的讲话遭到的一些批评和她的回应。

我们要教育孩子什么是好的、对的、正确的和高尚的,他们要能分辨什么是邪恶?什么是善良的?现在有这样的人,有这样的群体,就像在历史上一样,他们颠倒了是非黑白,把好的说成坏的,坏的说成好的。

我们来看一看玛丽‧米勒女士对美国的愿景和展望。

这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玛丽‧米勒女士,很高兴您来我们的节目。
米勒:谢谢,很高兴来到这期节目。

希望让国家的分裂愈合 心里非常悲伤

杨杰凯:米勒众议员,国会发生了非常糟糕的事情。1月6日,我们看到令人震惊的场景,至少有一个人被枪杀。您对这个事件有什么印象,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您上任的第2天,对吗?

米勒:我们都感到很震惊,我们在众议院。当时有人告诉我们国会山已经被攻入了。然后,我们好像听到枪击的声音,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有几个人站起来离开了。

然后有人告诉我们,把你们的毒气面具拿出来。我都不知道我们的座位下面有毒气面具。我当时在发抖,我把毒气面具打开,读了一下说明,这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体验。

然后,警察就把我们带出去了。我觉得我整体状态还行,我当时很激动。

我们跟着他们,急速地下楼。经过了很多走廊,后来我们来到了一个有窗户的房间。当时没有警察在我们身边,我在想我们可能就是在坐以待毙吧。

我们在这个房间大概待了五分钟左右,然后警察找到我们,让我们继续跟着他们去了其它地方,最后我们来到了一个没有窗户的安全的房间。

警察提醒我们不要告诉媒体我们的位置,我们在那个房间待了一会后,听到广播说有人在接受采访,外面的人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位置,所以大家都感到不安。

当然,我和我的同事们都谴责这样的暴行,这对我们国家是很悲哀的一天。

我希望能够和大家一起让国家的分裂愈合,心里非常的悲伤。我支持我们的警察,支持首府的警察,我相信昨天他们经历了了这个过程。

杨杰凯:那您觉得,这次事件对国家来说有什么深远影响呢?因为现在人们说这是暴民在攻击国会山庄。

米勒:首先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急着去得出结论。有人说这全是川普的错,有人说全是安提法的错。我个人认为我不会急于得出结论,现在正在调查。如果最后调查结果发现两边都有错,我也不会惊讶的,现在我不知道。

但是我认为现在国家处于两极化,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看到大家互相指责和互相谴责,我觉得处于领导位置的人应该努力让国家团结起来。

我知道昨天众议院在开会的时候,民主党说我们在叛国,说我们在煽动,在暴动,说是我们的错。其实这样的说法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而且这是不真实的,是谎言。

所以我们应该停止这样的说法,努力为国家的共同利益而合作。

代表家庭、小型企业、农业 选举诚信是国家稳固保证

杨杰凯:您的这个背景和这个华府是非常不一样的,您来自伊利诺伊州第15选区,就我所知您还来自于农业背景及其它几个行业的背景,那请谈一谈您怎么会来到国会当众议员的呢?

米勒:我们知道2020很不寻常,那还有一个不寻常的事就是像我这样的人,一个农民,一个母亲,一个祖母,现在也当上众议员了。

最早是约翰‧希姆库斯(John Shimkus)众议员要告别政坛,所以我们在找一个人顶替他。人们对我说,我们想选你,想让你去参选。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是律师,我也不是政客。

比尔‧蒙哥马利,他帮助查理‧科克建立了“美国转折点”,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他鼓励我说,“玛丽,我们需要你。因为你代表的是家庭,而家庭是我们国家稳定和安康的奠基石。”而且我也代表了小型企业,代表了农业。

这些因素也是我们国家经济的奠基石,所以我后来就克服了我自己的这种不安全感,现在我很高兴能够坐在这里,我也很高兴能够是政坛新人群体中的一员,能够为我们国家这所以伟大的价值观而抗争,这些价值观包括信仰、家庭、自由、法治和美国宪法

杨杰凯:您是众议院里反对这次选举结果的人之一,为什么呢?

米勒:因为我们的宪法已经定义了我们这个国家应该如何运作,宪法框架了那些有权力的人的权利范围,我非常认同我们的先父们,他们在制定这个三权分立系统里融入的大智慧。就是让有权力的人有所限制,因为绝对的权力会导致腐败,而我们的宪法非常清晰地阐明,立法系统有授权,他们有权利决定选举应该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方式进行。

那大家都很清楚地看到,这些战场州,也就是这些摇摆州,他们选举的方式是违反宪法规定的。因为我很在意这点,我知道选举诚信是我们国家稳固和安康的基本保证。如果人们不相信我们国家的选举程序了,那我们就变成了一个香蕉共和国。

所以我才跟我们国家的爱国者们站在一起,反对这次选举人团队的投票结果,

就是来自这些战场州的投票结果。

杨杰凯:您说的这些,是昨天这个事情发生之前的事情,您觉得你们的反对能够有成效吗?因为询问了一些人,他们都说反对也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米勒:我不认为我们站出来反对会改变这个结果,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发声,我们这次体制让我们失望了,这真的让我们很遗憾。我们曾经可以进行一个10天的调查,但是这没有成为现实。

如果我们这次不站出来说话,那就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我正好在这个位置上,正好有这个机会,所以我就站出来反对了。

致力于保守主义理念 用善良战胜邪恶

杨杰凯:您之前刚开始提到了信仰、家庭提到了美国宪法,这些原则对您非常重要。您认为您在国会工作期间,最重要的目标是什么呢?

米勒:这些年来,我听到许多政客,他们对他们的选民做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承诺。比如,他们要改变华府地区的气候等等,我不会做这种类型的承诺,我不会做这些事。但是我对我的选民做出的一个承诺就是我会永远告诉他们真话,我致力于保守主义的理念(conservative platform),甚至超过共和党的这个程度,我认为保守主义理念是非常好的。

多年来,我和我的孩子们每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祈祷。我们会请求上帝,给我们机会,让我们用善良去战胜邪恶。所以我在华府的使命是一样的,我也会去寻找每一个机会,用善良战胜邪恶。

杨杰凯:米勒众议员,我知道您刚来到国会,时间很短,但您已经因为最近一个活动上的演讲招到了批评,为了让我们的观众能够明白这个事情的始末,我想让他们听一听您究竟讲了什么?

谢谢Kim,谢谢美国女性或者说美国母亲组织筹办的这次活动。

我想对各位说的是2020是很不寻常的一年,而更不寻常的是像我这样的人,一个农民,七个孩子的母亲,17个孩子的祖母,也被选上当众议员。

那4个人的小团体她们说她们代表了美国所有的女性,但是我们知道,那不是事实,她们代表不了我们,代表不了美国数以百万计的女性。

因为我们相信,信仰、家庭和自由才是我们国家最伟大的因素。我们不应该害怕说出我们的价值观,家庭对我们国家的稳定是至关重要的。

当人们让我去参选时,我第一个反应是我不是政客,我也不是律师,但是比尔‧蒙哥马利,他是美国转折点组织的奠定者之一,他当时鼓励我说,“玛丽,我们需要你。因为你代表的是家庭。”

我们的孩子正被洗脑 教育体系非常重要

我们每一代人都有一个责任,就是要教育下一代人,培养下一代人。

我们可能赢得这场选举,但是我们仍然会输,除非我们能够赢得我们孩子的心灵和思想,这才是真正的战场所在。

希特勒有一句话说的对,他说,谁能够赢得年轻人的心灵,谁就能赢得未来。

现在我们的孩子正在被洗脑,所以今天我想鼓励大家做两件事情。第一个是教育孩子,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高尚的。这样他们才能够用良善去克服邪恶,因为他们能够分辨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刚才我们听到了您那天讲话的片段,我觉得是很显而易见的。您要不要再讲几句?

米勒:我很高兴对这些人讲话,因为他们都是母亲,而这是我最擅长的领域。我最擅长的就是儿童教育。我觉得孩子是我们国家最主要的资源,最重要的资源,因为他们会决定我们的未来。

我想告诉人们不要有消极的态度,人们要意识到现在有这样的人,有这样的团体,他们想要偷窃我们孩子的心灵、灵魂和思想。我们要让孩子们懂得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真理,什么是善良。他们要能分辨出邪恶和善良。

现在真的有这样的人,这样的群体,就像在历史上一样,他们颠倒黑白,把好的说成坏的,坏的说成好的。

所以我想给人们一个警示,就是不要采取消极的态度,

显而易见教育体系是非常重要的,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来教育孩子。我一直参与教育事业包括公立学校的教育,私立学校教育以及在家教育。我支持卓越教育,我相信上帝创造每一个孩子,都给予了他们礼物。

我不觉得墨守成规的教育一定是最好的,但是孩子们应该学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他们的思想中应该有好的思想,我们不能够让孩子的思想是一个真空,然后让媒体去污染他们。他们需要知道我们国家真正的历史,需要知道有哪些因素能够促成一个稳固的、附有成效的社会和国家。

杨杰凯:您参加了这个众议员自由党团(House freedom caucus),情况怎么样呢?

米勒:他们支持我,支持我的议程,不久前和他们进行了一次采访。我和他们说,我不仅仅是一个共和党员,我还是一个保守主义者,我代表的这个选区是保守主义选区。他们支持的是生命家庭,支持的是生产力,他们想要限制政府的权力,而我也支持法治,我也支持限制政府的权力。我觉得凡是能够让私人去做的事情肯定比让政府去做要更好。

杨杰凯:米勒众议员,多次提到家庭对您特别重要。因为你有七个孩子,您能谈一谈家庭是如何遭到攻击的吗?

米勒:我觉得当政府做一些决定,使得人们养家糊口变得更困难,或者减少他们的这种能力的时候,比如政府通过法令和法律,让小企业无法存活,再加上现在闭关锁国,对家庭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我认为政府扮演的角色应该是让家庭能够更容易地养家,去存活,我希望在我这个选区能给人们带来更多的经济机会。

另外,我觉得当政府干预我们家庭生活的时候,那我就要代表自由这一方,我觉得人们应该自己来决定怎么样去过自己的生活,怎么样去养自己的孩子,教育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会在这些领域,站在自由的一方。

开放经济 让国家开放

杨杰凯:您认为从立法的角度,政府最重要的应该是什么?

米勒:我觉得第一件事就是开放我们的经济,让国家开放。当然,需要在尽可能安全的前提下,具体情况要具体看,让我们的孩子回到学校。

杨杰凯:您为什么认为这是我们国家应该采取的方向呢?

米勒:如果不这样的话,这会毁掉我们的经济,毁掉我们的选区。人们想让餐馆重新恢复营业,想重新回去上班,想让他们的孩子全日制回到学校去上学。其实闭关锁国会带来很多相应的负面因素,让孩子不到学校去上学,有很多负面的因素,自杀率会上升,许多人会申请破产,许多人会患忧郁症,许多人会滥用药物,我觉得将来我们回顾这段历史,我们可能会想,在闭关锁国时,没有真正考虑清楚造成的代价。

当然如果是高危群体的话,我认为他们是有合理理由害怕的,他们应该做必要的事情去保护自己。我们应该支持帮助这样的群体,比如说人们如果害怕出去买菜的话,像卫生部还有教堂以及其它的机构,他们其实也在帮助这样的人群,他们不需要自己出门,直接送菜上门。

我也很高兴看到现在疫苗已经出台了,高危群体可以先去注射疫苗。

但是一个办法不可能适合于所有的人,所以我们的孩子们需要让他们尽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我有两个青春期的小孩,他们的日子很难熬,他们现在毕业典礼取消了,体育活动也取消了,他们什么地方都没法去,那对整个国家的青少年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而他们并不属于高危人群群体。

所以我觉得应该让这样的人返回工作返回学校,尽可能地返回正常的生活方式。

不要互相攻击 支持警察调查

杨杰凯:我们的采访快要结束了,最后我还是想回到国会山庄的事情,因为整个国家现在都还处于震惊当中。很多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对任何人来说这个都是不可相信的,不可思议的,您认为接下来应该采取怎样的步骤往前走呢?

米勒:首先,我觉得就是不要互相攻击,说是这个组织的错或者是那个群体的错,我们就进行调查。不要急于得出结论,应该支持我们国家的警察。

我觉得让人生变得富足的,还有这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多投入多努力。不管是邻里之间的关系,还是工作场所的关系,通过我们的信仰,我们的教堂和其它的场所,尽力去巩固和加强人们之间的这种人际关系而不是急急忙忙地得出结论,错误地去相互指责。

我们应该等待调查得出结论再说。

杨杰凯:玛丽‧米勒女士还有最后要补充的吗?

米勒:是的,我主要的目标就是为我的选民服务,我很高兴看到我已经组建了团队,在华府在我自己的选区都组建了团队,我们是为选民们服务的。我们以这种方式及时地帮助我们的选民解决问题。我是代表他们的,我是为民众服务的。

我的一生都是在幕后服务于我的家庭,服务于我的本地的社区,现在我服务于更广大的社区,我相信是上帝让我这么做的,我也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

杨杰凯:很高兴您来我的节目,谢谢。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