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以“人口普查”为名的扰民和迫害

叶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9日讯】2020年11月、12月,大陆出现大面积以“人口普查”名义,骚扰法轮功学员、强迫放弃信仰事件。

海外《寒冬》杂志报导,“山东省烟台市一名人口普查员说,当地派出所给他和他的同事们发了一份重点调查的宗教信徒名单,并要求看见家中有挂法轮功相关画像的或者有3人以上非亲属聚集的都要举报,如果不出示身份证件或不配合,就立即报警。”

据明慧网2020年11月发布的信息统计,11月,中共警察以“人口普查”“清零”等各种借口绑架骚扰2038名法轮功学员。

其中,绑架754人,骚扰1284人,强制送洗脑班119人,抄家285人,离家出走13人;65岁以上者144人,80岁以上者31人。遭骚扰年龄最长者90多岁。

广东丁家喜遭四次“人口普查”骚扰

2020年12月底以前,广东茂名法轮功学员丁家喜,遭相关人员以“人口普查”名义,四次骚扰。

2020年11月底,丁家喜女儿陶永红向茂名市茂南区政府信访办负责人林海副局长,递交了《关于对茂名市官渡街道办、石挞居委会多次上家门骚扰的反映材料》。

2020年12月25日,陶永红向茂名市茂南区政府信访办邮寄《关于对茂名市官渡街道办、石挞居委会多次上家门骚扰的反映材料》挂号信。

目前,丁家喜家所在的大院大门口上方,安装了两个高清晰摄像头。

迫害遍及全国各地

2020年12月25日,甘肃省定西市陇西县西郊社区法轮功学员刘伟家,来了三个自称是西郊社区人员,以“人口普查”为借口,要求开门入户录音、录像,记录个人详细信息,未经准许欲强行入户。其中一人连续踹门长达20分钟。

12月15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政法委马姓、张杰(女),冶金派出所陈吉东一行五人,来到冶金家属楼,敲开法轮功学员张玉霞家门,说是“人口普查”,看看就走了;16日,警察以一层水管爆裂为由敲门,进来10个警察,强行把张玉霞绑架,说:现在“清零”,给你一分钟时间,说炼就送走,说不炼就放人。11月,已经来过两次敲门骚扰。

12月8日,河北保定市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刘彬华,遭赵各庄镇派出所警察敲门骚扰,称“人口普查”。

12月7日,河北省沧州市任丘市自称是居委会的两名男子手持小型录像机骚扰法轮功学员田冬梅未得逞。还电话骚扰田冬梅丈夫,称“人口普查”。

11—12月来,河北秦皇岛山海关船厂小区多数法轮功学员遭到骚扰,骚扰人员里有社区和公安的,以“人口普查”名义让法轮功学员签“不炼功”之类等五书。

11月,北京昌平天通苑西二区的法轮功学员谢秀芳,被天通苑西二区居委会和片警,以“人口普查”名义上门骚扰,称谢有“案底”。谢秀芳因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劳教。

11月27日,吉林省白城市法轮功学员杜睦晶,被骚扰,对方称“人口普查”,要求杜睦晶签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

11月20日,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徐桂芳的家人郑义,多次接到新津区抚江社区网络员2号骚扰电话。晚上大约8点左右有人敲门,郑义开门一看,是3个社区人员声称“人口普查”,要求郑义配合他们签字。郑义说,人口普查早就结束了,签什么字,不签;把门关上了。11月24日晚,两度敲门,第二次敲门,还来了警察。警察说“人口普查”,态度蛮横并逼郑义签字。郑义说:我们没有违法,不签字。

11月17日,四川广安市邻水县法轮功学员董明接到不明电话,对方称公安局的,称要做“人口普查”。

11月11日,天津法轮功学员吴万明被居委会以人口普查表签字为名,诱骗到居委会。天津大港街综治办人员孙立辉拿出几张纸,说:“签个字吧,别炼法轮功了。”孙抓住吴万明右手,强制吴万明在所谓“三书”(要求放弃修炼法轮功)纸上按手印。吴万明的手当场被划破流血。

中共为何迫害法轮功

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全部围绕“要求放弃修炼法轮功”为核心,作为任务自上而下通过党政职能机构层层下压。

在下令镇压之前,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的信中这样写道,“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果真是那样,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2004年,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从五个方面论述江泽民利用共产党的组织原则来迫害法轮功的原因:

1. 法轮功讲“真、善、忍”,共产党讲“假恶斗”;

2. 信仰使人无畏,而中共却要靠恐惧维持政权;

3. 法轮功在道德上的高标准使中共很难堪;

4. 法轮功的发展与管理方式让中共十分嫉妒;

5. 共产党认为法轮功信仰“有神论”危及其执政合法性。

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