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中共地方政府偿债高峰 权力之手伸向股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地方债近年来增量与存量双双走高,去(2020)年应对疫情冲击,维稳经济,地方债发行规模更是创出历史新高,今(2021)年又是地方债和城投债的偿债高峰。

综合多家陆媒公开报导,2020年地方债发行规模6.5万亿(人民币,以下同),目前其存量达到25.3万亿。债务率正逼近警戒线。

地方债自发自还在2015年开始发行,发行的置换债券普遍以3、5、7年期为主,这就导致地方债的偿还压力在2019年开始激增,而2021年是地方债的又一重要偿债节点。

媒体相关统计显示,地方债券的偿还量将在2021、2022年达到兑付高峰期,届时将超过2.5万亿;如果考虑近年大量发行的地方专项债券,还本付息的压力将逼近3万亿大关。

据《证券日报》资料整理,今(2021)年以来截至1月15日,四川、江苏、大连等省市相继发行了2021年第一批地方债,全部为再融资债券,合计规模达1,169亿元,且用途均是“偿还存量债务”。

以上数据说明,在今年开张仅半个月,中国各地的首批地方债发行就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换言之,即便是2020年因对冲疫情影响,各地政府扩张发行债券创出了历史新高,今年显然还是不能一刻放松发债的脚步,同时,新融的资金将不是优先用于基建设施,而是用于“借新还旧”、“以债还债”。

据搜狐财经报导,1月10日上海举办经济学家论坛中共社科院金融所副所长张明表示,今年局部地方债将发生违约,目前大约有9个省份和直辖市当年还本付息额超过财政收入的50%,这些地方基本上不可能自己还债。至于哪九省可能引爆债务大雷,张明没有直接点明。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导,地方债除了显性的各种债券发行,还有融资平台、政府引导基金等各种形式的隐性债务。据报导,31省份债务压力透视,大部分省份距离“天花板”(“债务余额限额比”超过0.9,衡量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一个重要指标)都不远了。

从该报导的统计结果来看,财政收入增速能够“跑赢”债务规模平均增速的省份,只有北上广等8省市。换言之,在债务上承压不轻的,也包括了所谓济发达省份。例如,江苏虽然财力发达,但下辖的镇江、淮安、泰州、连云港等城市政府债务及城投债务与可用财力比率远超江苏平均线。《中国新闻周刊》曾经披露,江苏沭阳“民借官用”的表外融资模式,民企被地方政府拿来充当贷款的“人头”,还造成企业还不出钱,濒临破产边缘。

对中共政府而言,无论民企规模大小,都是“党的”,更别说是国企。

据报导,今年1月以来,又有多地上市公司相继发布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或国有股权被无偿划转至当地省属财政厅或其指定机构(如省融资平台公司)持有的公告,划转股权比例从2%到10%不等。

换句话说,A股上市公司“集体送钱”给地方政府,不限于贵州茅台、老白干酒、泸州老窖等白酒类股,已扩至其他类股。

而这释放什么信号显而易见,为了防止债雷引爆,地方政府的手从债市伸向股市。相关数据显示,A股上市公司除了央企、国企,还有大量的民营企业,即便不由官方直接控股,实际多有官方间接参股,众所周知,这也是A股市场容易操纵涨跌的一个因素,把股价格炒高,然后套现收益拿去剥离地方政坏账,留下一地泡沫给投资人。

权力之手伸向股市,也就是伸向股民。中共对股民群体定位,能够炒股的人所谓的中产阶级,是“一块不错的肥肉”,不论“稳经济”还是“稳债务”,都非常需要靠这群人来提供“免息资金”。接下来,A股股民唯一要做的是让自己不要成为俎上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