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映辉:“瘟疫有眼”指什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国的传统节日中,往往都有着敬畏天地、祈福驱邪的内涵,比如新年时祭拜天地神明,向神明祈祷福祉和吉祥;元宵节燃放灯火,希望驱邪迎祥、祈许光明。还有些节日则用来辟邪驱瘟。如端午节佩香囊,祭五瘟使者等等。男孩在颈上挂一个葫芦驱邪避恶,葫芦里装着五毒,意思是“收”了五毒。五毒就是五瘟使者放的瘟毒。五瘟使者是指五位瘟神,专职对人间布撒瘟疫。在民间,从来就有“瘟疫有眼”的说法,就是说,瘟疫在哪里发生、谁会染病,冥冥之中都有选择和决断。

浙西浙东大不相同

宋朝的《夷坚志》,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南宋乾道元年,婺源石田村汪氏的家仆王十五突然昏死,八后天又奇迹般地复活,并讲述了昏迷中的经历。

原来,他在耕田时看到从西方来了十多人,来者都穿着道服,带着箱子、盒子和大扇子。来者让王十五挑着那些箱子,和他们一起赶路。到了县城五侯庙,他们对五侯表示想在婺源行瘟,但是五侯不允许,并下令他们赶快离开。他们来到岳庙,也一样被喝令离开。来到休宁县、徽州,拜见当地神明庙,神明都不许他们行瘟。后来他们辗转来到了宣州,刚进入大神祠门口,就有人出来迎接。经当地神明许可,他们才可行瘟,先从北门孟郎中家开始行瘟。

在孟家,他们从箱中取出各自的武器,或扇,或击,中者即死。这一年,浙西百姓感染疫病者不计其数,而浙东则相安无事。浙东民风诚善,素来敬奉神明,得到了当地城隍神或其他神明的仁慈守护,不许那些疫鬼行瘟,所以躲过了疫灾。

也就是说,如果神明不允许,当地也不会发生瘟疫。在人们普遍敬畏神明、诚实善良的地方,正气充足,神明就不允许瘟神在那里放瘟;而在人们普遍不信神、不讲道德的地方,伤天害理的事就多,神明就会允许瘟神在那里降下惩罚。

行疫使者的职责

“瘟疫”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不会让任何一个好人平白无故被瘟疫夺命。

有这样一个例子。在民国《轮回集》中记载,江苏省江阴有个申港镇,申港镇有季子庙,祭祀春秋时著名人物季札,庙宇中多余的房间就被政府征用并附设该乡第二初等小学校。校长名叫张九皋,是当地知名的大善人,一位儒家君子式的人物。大约在民国十几年时,正月间,张九皋的孙子张葆玉夭折了,同年七月二十日,他的长子张应珍也感染瘟疫暴亡。对张九皋而言,一生行善,结果半年间长子和孙子却相继去世,他开始怀疑起善有善报的天理。

毕竟好人有神看护。七月二十二日,就在张九皋长子去世后的第三天,上午九点,他的次子张应介出门买菜时,忽然看见去世的兄长带着侄子张葆玉朝他迎面而来。张应介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大哥”就昏倒在大街上。左邻右舍看见了都来搀扶,不料张应介起来后,说话的声音却是张应珍的,并讲述了前因后果。

原来,张应珍的前世是在另外空间掌管瘟疫的行疫使者,孙子张葆玉是行疫使者的侍者,因为在行瘟布疫的过程中出现失误,导致本不该死的俩人误死,因此行疫使者获罪被罚转生人世。对天上来说,生在人世间就是苦,生老病死,恩恩怨怨,与天上的美好无法相比。张应珍叔侄俩在瘟疫中死亡,是因偿还当年犯错造成的罪过;债还完了,他就归位,回天上去了。

善恶有报是天道,因果报应不能错。在人间和天上都是这个理。这篇记载中,行疫使者因为找错了人,所以犯了罪过,被罚,降生到尘世当常人。估计大家在中国的各类古书都看到过,上界的神仙因违犯天条,而被打到凡间当人的例子。行疫使者被惩罚,说明决定瘟疫传哪里不传哪里、传给谁不传给谁的,是比行疫使者更高级别的神。

中共病毒选择谁?

说到这里,很多人就联想起当今流行的新冠病毒了。有人发现这场病毒就是针对中共及一切亲中共势力而来的,所以又称“中共病毒”。中共犯下的罪恶数不胜数,现在到了最后清算的时候了,不仅中共会解体,跟着中共跑、对中共罪恶听之任之推波助澜的人,也都到了遭报的时候了,除非当即醒悟、立即悔改。

说到中共的罪恶,中共是反神的,战天斗地,土改、三反、五反、文革、六四,制造“天安门自焚”诬陷法轮功,迫害藏人、维吾尔人,害人杀人无数。中共官场几乎无官不贪,无官不好色乱性,利益至上,设计和推动了人类社会的道德败坏。试想,一个对真、善、忍都肆意污蔑与迫害的政党,上天能让它一直存在下去吗?

说到这里大家都明白“瘟疫有眼”指什么了。对,就是因果报应。有因才有果,不是随机发生的传染。知道这个就很好预防了:马上停止与中共为伍,入过党的马上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向上天祈祷。

在2020年的武汉肺炎大爆发中,已经有染疫的武汉市民,通过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而得到大法保护,从绝望中生还的例子。

机缘莫错过,一念定未来。瘟疫虽凶猛,救命有真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