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官民两样情——2017对比202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22日讯】1月20日拜登上任,这一天美国官民之间的相互态度与4年前截然相反。川普就职典礼时,互联网上观看视频的人数比川普所得的选票数还多4百万;而昨天观看拜登就职活动的人数仅占其计票数的16%,占美国人口的4%,就职活动是在近乎军管的状态下完成的。这样强烈的反差说明,官不信民、民不信官的社会局面已经形成。

一、以疫托辞,以军代民

今年拜登的就职活动,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以军代民。官府的托辞是,今年有疫情,所以一切都要从简,必须减少参加就职活动的人数;也就是所谓的改以“国情咨文”的低一等级规模组织活动。

这个说法貌似有理,其实不然。这次活动的受邀人数减少到两千人,其他闲杂人等不得在华府市中心自由行动。然而,这次活动比4年前多了2万5千国民警卫队。既然以疫情为借口,不让民众参与,那么,军人大规模集聚华府市内,他们就不会被感染吗,军人的健康就不用担心吗?或者说,军人穿上了军装,就自然免疫了?

其实,当局的“避疫说”只是个借口,他们担心不支持他们的民众到场抗议,便想到了以军代民这个办法。如果真要避疫,完全可以取消所有人群、包括军队的聚集活动,不必安排从国会山到白宫的车游仪式,只在室内三五人如仪操办一下就可以了。官府真正的担心是,如果开放华府,让民众像4年前川普就职典礼时那样自由、自发地参与活动,难免会有让当局难堪的画面出现,因为拜登毕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在总统大选中不通过透明的选举而上任的总统。

在专制国家,清道是常事。但是,古代的中国皇帝和当今的中共头目出行,最多是派御林军或警察清道,并不阻止民众聚集。1988年底我去西欧,路经莫斯科,时值傍晚,戈尔巴乔夫的车队从克里姆林宫出来,我正好站在面对克宫出口的红场上,苏联的警察并未禁足行人,那车队只是稍稍绕开我,快速开了过去。而今年的华府比那些国家的做法有过之而无不及。

今年的1月20日,华府市内划定了警戒区,检查哨位林立,行人不得自由穿行。国会山通往林肯纪念堂长达数英里的Mall里,宽阔的草坪上,为了避免民众逗留,插满了旗帜,令人无法立足,军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如临大敌。华府市内的十几个地铁站全都封闭了。限制民众参与这个正式的官方仪式,用军人代替民众来举行就职活动,在美国历史上这是第一次。

二、政治甄别,军队也要防

这次活动,当局确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它不仅防民如防川,其实对军队也不敢充分信任。虽然齐聚华府的国民警卫队来自各州,互不统属,各州的军人相互不认识,不至于采取自发的集体行动,但官府仍然不放心。前些天,原总统助理纳瓦罗(Peter Navarro)卸任前先后发表了三份关于选举舞弊的正式报告,其第三份报告的标题是,《是的,川普总统胜选了:案例、证据和统计报告》(Yes, President Trump Won:The Case, Evidence & Statistical Receipts)。虽然现在的当局沉默应对,谁知道军人们是否读到了,他们心里又会怎么想?所以,虽然这一天当局指望军队“保驾护航”,但他们对军人们其实心里仍然疑虑重重。

于是,美国历史上的另一个第一次发生了,那就是,对到华府执勤的军人实行特别政治甄别。军队内部的宪兵可能会关注官兵对外执勤时是否忠于军人职守、忠于国家,但军队在国内执勤时,要求他们忠于国内的某一派,并为此进行特别政治甄别,美国似乎从无此例。这种做法在共产党国家十分常见,今年美国的官府坚定不移地照搬了那些国家的做法,对各州国民警卫队奉命到华府执勤的官兵们进行政治审查。不仅查军人的个人背景,查他们去年总统大选投谁的票,还查他们的电邮和社交媒体通讯,结果有12个军人被认为政治上不可靠,被剥夺了执勤的任务。

这种对军人严加防范的做法自然会引起军人们的不满。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1月18日曾提出批评,认为这种政治审查不尊重国民警卫队官兵,对他们有攻击性。

三、转播点击率折射社会现实

对通过互联网观看就职活动的人们来说,2017年1月20日川普的就职典礼和今年同日的活动,都是民众各自远程观看,这没什么差别。但是,两次活动的观众人数却告诉我们,究竟美国民众怎样看待两位总统。

对这次就职活动,YouTube上排名前9位的转播台包括美国主要的电视和其它媒体,如CNBC、ABC、Wall Street  Journal、CBSN、NBC、PBS、C-Span、SkyNews等,到昨晚8点为止,总点击量1,283万,他们主要是拜登支持者,占美国人口的3.9%,川普支持者绝大多数不看这个活动。观看活动的拜登支持者或中间人士里,表明态度的人占总点击量的2.3%,表态的人里不喜欢的占四分之一,喜欢的人占四分之三。

而4年以前的情况就截然不同了。YouTube上列出了NBC、ABC、PBS、CNBC、CBSN、New York Times、C-Span、SkyNews、BLR、NJ.com共10个台,总点击量高达6,724万,是今年的5.2倍,占美国人口的20.8%。2017年就职活动的总点击量比2016年川普的当选票数6,298万略多。总点击人数里,表明态度的人占总点击量的1.5%,而表态的人里,不喜欢的占17.2%,喜欢的人占82.8%。

这两组数据说明了几个问题。首先,选民喜欢观看自己支持的候选人的就职活动,而不喜欢观看自己反对的候选人的就职活动。所以,当选者就职活动的观看者主要是支持他的人;但是,不把票投给他的选民中也有人会观看,2017年的点击人数比川普的当选票数多4百万,就属于这种情况。其次,总统候选人是否受社会欢迎,可以从就职活动观看点击率来观察,如果当选者的就职活动点击人数接近当选者的总票数,说明当选者确实受到了选民的真诚欢迎;反之,若就任者的就职活动点击率只有其计票数的几分之一,意味着他其实并未得到社会的欢迎。再次,观看川普就职典礼的人数超过其得票数,而观看拜登就职活动的人数仅占其计票数的16%,为什么绝大多数的拜登“选民”不愿意观看就职活动呢?是他们本来就糊涂投票、事后反悔了,还是他们未必真投了拜登,或者,“他们”本来就不能投票,自然也不能看视频?

四、从官民同心变成官民异心

就职活动的视频内容,各台都差不多。一般情况下,观众不需要换台看两次或多次,所以,观看这种视频属于“一次性消费”,总点击率多半不会重复计算“消费者”人数。一个人点击了视频,不管他看没看完,就代表这个人看过了,也相当于大选时投了一次票,所以,总点击人数可以用来粗略地估计就职者选票数的高低。这样来看,拜登去年的真实选票数显然不比川普2017年的选票数多,当然也不会比川普去年的选票数多。

分析两次就职活动的点击率数据,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川普当选时官民同心,而拜登当选时却官民异心。点击率数据只反映出这种官民异心的一半,即拜登的真实支持者人数其实有限,官府心里一清二楚,失道寡助,不靠军队撑腰,就职活动就可能办砸了;而官民异心的另一半是点击率数据无法反映的,因为川普支持者没兴趣收看拜登的就职活动报导,但他们的不满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官府更担心的事,于是就有了军管下的就职活动。

美国社会目前的分裂是很明显的。说官民异心,只是意味着社会上存在着社会反弹的可能性。如何对待这种可能性,是对政治制度的一个关键性检测。在真正的民主制度下,官府应当顺应民意,让出权力,让民众喜欢的政治力量来执政。如果官府坚持抓住权力不放手,一味打压不顺从的民众,只会激起更大的反弹,那就从官民异心走向官民对立了。中共和苏共执政后都走过这条路。

美国的民主制度已经在最近的选举过程中空心化了,它会不会转向官民对立,人们正在观察。有少数执政党议员已经提出过共产党式的“政治清洗”口号,他们能主宰美国吗?全世界除了北京和平壤当局,恐怕没有哪个国家愿意看到那样的结果。美国现在的执政党继续“进步”下去,就站在了通向北京模式和通向美国开国先贤指定模式的三叉路口了。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