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就职当天“送礼” 中共“意在沛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22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月21号星期四,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美国大选才刚刚告一段落,中美之间的博弈立马就风云再起。今天我们就先来简要说说中共制裁28位美国政府官员的消息。

这个消息的主要内容并不多,就是说因为一些被中共认定为是“反华政客”的美国官员,推动实施了一系列让中共感到受伤害的政策,而且时间长达数年。所以中共现在“是可忍孰不可忍”了,绝不允许他们“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还想一笑而过,所以必须实施制裁,给点颜色看看。

这个举动当然并没有凸显中共一向喜欢挂在嘴上的几个自信,相反,很多朋友都嗤之以鼻,觉得中共太怯懦,色厉内荏。人家川普制裁你都好几轮了,你不过也就是口水还击过过干瘾而已,几年了都不敢硬碰硬一下。现在瞅著川普刚刚收兵离开了,你才跳出来大声嚷嚷舞枪弄棒的,冲着人家背影喊几句我就惹你了怎么着?

这活脱脱就是一副街头地痞的模样做派对吧。这不代表强硬,只让人看到中共一贯的滚刀肉式的流氓习气。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我觉得这次的制裁其实还真不是针对川普政府来的,当然,解恨出气找回点面子的确也是一方面,但不是主要的。中共主要的目的其实是针对拜登政府来的。

简单点说,这是中共精心策划的对拜登政府的一次投石问路,或者也可以说是一次敲山震虎式的警告。

个中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是中共发布制裁消息的时间。这条消息是由中共官媒新华社在北京时间1月21号凌晨1:25:39首发出来的。这个时间刚好是美国东部时间的1月20号中午12:25分。也就是说,刚刚在拜登宣誓就职完毕的第一时间,就隆重推出、闪亮登场了。

从这个时间点上看,这是故意在提醒全世界,这一波制裁就是冲着给拜登的就职典礼泼点冷水来的。意思就是虽然这是你大喜的日子,但我们也要给你一点颜色看看。

虽然制裁对象几乎都是前任官员,看起来只是针对川普政府,但这只不过是稍留余地而已,这实际上是针对了一个广义上的美国政府来的。

第二点是制裁的文告中,中共明是“对在涉华问题上严重侵犯中国主权负有主要责任”的相关人员进行制裁。中共所谓的主权问题,当前就是指新疆、香港和台湾了。这不仅与川普政府一系列与这三个地方相关的制裁有关,显然也与拜登政府的新任国务卿布林肯在前天的表态有关。

19号下午,布林肯在联邦参议院的提名听证会上公开表示,对蓬佩奥(Mike Pompeo)将中共新疆政策认定为“种族灭绝”表示“认同”。同时也在台湾议题上表示,拜登政府“绝对会持续这些承诺,确保台湾有自我防卫能力。”

新疆和台湾,都是中共最敏感的神经点,所以,中共也刻意选择了拜登就职宣誓之后这个敏感点来敲打发警告。

而且,中共的警告的还附带了具体内容,这就是新华社文告中“这些人及其家属被禁止入境中国内地和香港、澳门,他们及其关联企业、机构也已被限制与中国打交道、做生意”这句话。

谁、以及谁的家属在与中共打交道做生意啊?是蓬佩奥、奥布莱恩这些人吗?显然不是。就像翟东升在他那段广为流传的视频里面说的,谁帮他建的基金啊?这里面都有买卖。

所以,这个警告是冲着谁来的,我们基本上就一目了然了。拜登政府当然也不傻,他本人虽然不一定能反应过来,但他总有一帮常年混迹华府的手下,不会连这点弦外之音都听不懂。所以我们就看到拜登政府很快就出面回应了。

昨天晚上,拜登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埃米利·荷恩(Emily Horne)在接受查询时表态说:“在就职当日(中国)实施这些制裁看来是企图利用(美国的)党派分歧。美国两大政党都应该批评这项徒劳和刻薄的举动。”

当然,中共在这些方面,从来都是软硬两手一起的。中共外交部的发言人华春莹大妈,今天就回应了拜登政府的表态,攻击是川普政府破坏了美中关系,期待拜登政府能让两国关系重回正轨。

她甚至不无煽情的来了一句:“中美关系中善良的天使能够战胜邪恶的力量。”

很显然,这里“善良的天使”指的是拜登,邪恶力量当然就是指川普和蓬佩奥了。这是中共的惯技了,一手打,一手拉,给了一个耳光后再喂一颗糖。

拜登是否愿意充当中共心目中的这个所谓“天使”呢?我想就算他想当,也已经是一个年近80鸡皮鹤发的老“天使”了,也不一定就能招人待见。

反正对拜登政府是否会延续川普政府那样对中共强硬的政策,我是不乐观的,但我们都知道,很多人是到哪一山唱哪知歌的,尤其很多政客都是非常善于两副面孔。就像人们常说的,有的人没有坐到那个位置上的时候,我们很难看出他真正的表现是什么。当他真正坐到那个位置了,地位处境完全不同了,他的想法和做法可能也会不一样了。

现在我们看到拜登推翻川普的政策,主要是集中在内政方面,在外交领域多少还有点萧规曹随的味道,毕竟这关系到美国的国家脸面,好歹现在他也是第一强国的总统了,习近平要指望他再像几年前那样对自己唯唯诺诺满脸堆欢,恐怕也不一定现实对吧。

下面我们要和大家讨论与疫情有关的一些信息,这些信息既关乎大众的生命健康,也关乎政治。在美国大选告一段落之际,全世界疫情的迅猛发展,已经成为最大的政治。

就在拜登就职典礼当天,世卫组织正式更新了他们关于在使用PCR检测中共病毒的指导意见,这份指导意见原本是去年5月正式公布的官方标准程序,其标题就是“利用聚合酶链反应(PCR)检测SARS-CoV-2的核酸检测(NAT)技术”。

在这份更新的指导意见中,WHO提醒体外诊断医疗器械(IVD)的使用者,疾病流行率会改变检测结果的预测价值;随着疾病流行率的降低,假阳性的风险会增加。这意味着,无论声称的检测特异性如何,随着流行率的降低,一个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真正感染SARS-CoV-2的概率会降低。

与此同时,大多数PCR检测是作为诊断的辅助手段,因此,医护人员必须将任何结果与取样时间、标本类型、检测具体情况、临床观察、患者病史、任何接触者的确诊状态以及流行病学信息结合起来考虑。

这一大堆比较拗口难懂的专业性描述其实就说了一件事,就是当前普遍使用的PCR核酸检测呈阳性结果本身,并不表明你感染了中共病毒,而是需要进行第二次检测以及结合临床诊断才能下结论。

也就是说,世卫组织公开证实了PCR核酸检测实际上存在缺陷,可能使得很多检测结果出现假阳性,从而导致官方公布的病毒感染数据被夸大。而最近几个月来,一直都有很多科学家在质疑美国感染数据被夸大的问题。

如果世卫组织这个新的指导意见被严格执行,那么我们可能很快就会看到,在美国官方公布的中共病毒检测阳性的病例数,甚至包括与此相关的死亡病例数,会开始出现神奇的大幅下降的画面。

一个堪称很巧合的信息是,昨天,在就职典礼仅数小时后,拜登就致信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美国撤销了退出世卫组织的计划。该计划原定2021年7月生效。

然后拜登的首席疫情顾问福奇(Anthony Fauci),在今天美东时间凌晨4点10分参加世卫组织的一次网络会议上表示,美国将继续是世卫组织的一个成员,拜登政府将恢复对世卫组织的“常规参与”,并将“完全履行对该组织的财务责任”。

如果朋友们还有印象的话,在去年11月9号的时候,美国制药巨头辉瑞(Pfizer)及德国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全球首发公布,两家公司合作研发的核酸RNA疫苗,在大规模试验中,阻止了90%的感染。

这个让全球都感到振奋人心的好消息,碰巧也是在左媒集体认证拜登胜选的同时,被释放出来的。这个巧合在当时就引起众多舆论的猜测,质疑辉瑞是故意压下了这个消息,目的是避免在大选前给一直为疫苗奔走的川普带来助力。

不管这些质疑是不是真的,但我们的确看到这么巧合的大好事,一再出现在拜登身上,这也太玄乎了点对吧,就说拜登的运气咋就这么好,他刚被媒体认证胜选,疫苗就立即成功了;他刚宣誓就职,诊断标准就立即被修改了,感染数据立马就下降了。

当然,辉瑞公司是否从美国版的“献礼工程”中获得了好处,我没看到证据不好断言,但世卫组织立马从拜登政府拿到了大笔银子,这是无可辩驳的公开的事实。

过去我们曾经讨论过一个概念。就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就是要成立一个单一意识形态的掌控全世界的红色世界政府。这听起来有点像个妄想症,但实际上共产主义分子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往这方面努力,尤其是接过了共产主义老大哥地位的中共,更是如此。

而我们在美国的极左势力中看到出现了大量的全球主义分子,这些人同样是推崇在超越国家概念的范畴去成立一个国际性的全球大政府,以此实现全球的精英阶层对全球各个领域资源的长久垄断与统治,这就是大众经常听到的所谓“大重启”或“大重置”的那个说法。

这些全球主义分子与红色极权的全球称霸欲望,我们可以看到二者是高度相似甚至是重合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大家想一想,目前我们看到被全球主义所渗透并控制的这些各种各样的国际组织,是不是已经隐隐有了某种全球政府的各个职能部门的架子或雏形?

在这样的背景下,疫情从一个单纯的公共卫生领域的命题,演变成为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是不可避免的。而一旦疫情被政治化,其带来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相关的国际组织也好,科技巨头也好,它们说的话的可信度就需要打个问号了。

说到疫情,我们就顺便聊聊最新的一些重要信息。

朋友们都知道,现在全世界已经出现了多种变异毒株,比较受关注的是英国、南非和巴西的新毒株。其实中国大陆也有,而且更为凶猛,不过官方严厉封杀了相关的信息而已。

对已经公开的英国等新毒株,大众最担心的是当前的疫苗是否依然有效,因为这是人类最后的一道防线,如果疫苗的武功被废,那么不堪设想的局面将很快来临。

辉瑞及其德国合作伙伴BioNTech公司日前公布了一项最新研究成果,声称其合作研发的疫苗对英国的高传染性变异毒株(B.1.1.7)可以起到免疫作用。

这项研究成果已发布在预印本网站,尚未经过同行评审。但该研究显示,接种过疫苗的16名参与者血液中的抗体都成功中和了B117变种病毒。其中一半参与者年龄在18岁到55岁之间,另一半的年龄在56岁到85岁之间。

但另一些顶尖科学家的研究显示,辉瑞的说法可能多少有些王婆卖瓜的味道。

美国洛克菲勒大学的免疫学家米歇尔·努森茨韦格带领的一个团队前天在预印本网站也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针对在英国、南非和巴西发现的变异毒株进行了研究,并获取了20名已接种Moderna公司或辉瑞公司疫苗者的血液样本。

研究结果发现,对于一些已接种疫苗者来说,抗体对变异病毒的作用并没有宣传的那么好——根据突变的不同,抗体活性降低了1到3倍不等。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免疫学专家约翰·惠里倾向于支持米歇尔团队的研究,他表示,洛克菲勒的研究人员是“世界上研究这项工作最优秀的科学家之一”。

但约翰和米歇尔同时也都表示,疫苗抗体活性降低和疫苗作废过时还不是一回事,所以他们仍然建议要继续推广注射疫苗。

关于疫苗对变异毒株是否有效的问题,可以说是从新毒株一出现就一直伴随着这方面的巨大争议。

当然,在口水大战与实际行动之间,大众更愿意相信的是某些行动释放的信息而不是某些政府或居于信息垄断地位的科技寡头。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导,牛津大学团队正准备研究新版本的中共病毒疫苗,用于防范分别在英国、南非及巴西发现的变种病毒株。

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制药的团队正在评估变种病毒株对现有疫苗的影响,以及研究量产新版本疫苗的可行性 。英国首相约翰逊已经在20号、也就是昨天公布,英国药品和保健产品监管局已经准备就绪,可以快速批准使用能够应对变种新毒株的疫苗。

所以,这就是一个简单的逻辑问题。作为英国新毒株B117的发源地,英国卫生部门肯定第一时间就对辉瑞等疫苗是否能够防范新毒株进行了研究和评估。

虽然英国官方没有公布评估的结果,但我们看到的事实是牛津大学在开始研究新版疫苗的量产——寻求量产意味着旧版疫苗无效的比例恐怕是不低的;同时另一个事实是英国首相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安排了使用新版疫苗的绿色通道。

这些行动释放的信号是前后一致的,都显示至少英国政府对当前已有的旧版疫苗并不完全信任,他们要率先加入疫苗和病毒之间正在进行的一场赛跑。推出新疫苗的速度越慢,留给病毒逃跑和变异的机会就越大。

客观的说,现在中共病毒在这场比赛中,已经居于遥遥领先的地位,人类可能需要做好彻底输掉这场比赛的准备。如果我没判断错,今年之内,可能就会见个分晓了。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明天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