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放过马云? 背后的可能令人心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22日讯】经常被拿来与清朝红顶商人胡雪岩作比较的中国富豪马云,在“消失”了近3个月后,于一个教师颁奖礼上现身,尽管马云对阿里系连日风波未作任何解释,但外界对此还是相当欣慰,至少可以理解为马云暂时是安全的,这从阿里系飙升的股市就可看出。另一方面,马云此次消失数月后再度露面,想必向当局就一些问题做出妥协。马云做出了哪些让步?是否关乎大众的利益?这些都是外界亟需想要了解的问题。

去年10月,马云在上海外滩金融峯会上,公然敲打中共的金融系统,被指“捅了马蜂窝”。之后,与马云相关的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蚂蚁集团被叫停上市、当局对阿里巴巴展开反垄断调查,马云自己也未就这些事件表态,而是直接“隐身”。在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国家,“大人物”隐身或者消失往往带来的是坏消息,因为这些人都不是自愿消失,而是“被消失”。

连外媒都纷纷报导马云出事了,还连篇累牍的追问其下落;更有观察人士担忧马云会不会步金融大佬肖建华和吴小晖的后尘,正当中国企业家们打算为自己谋后路之际,马云在1月20日现身了。

在马云出席教师颁奖礼的前5天,中共央行副行长陈雨露1月15日对外发布消息,称“在金融管理部门指导下, 蚂蚁集团已经成立整改工作组,正在抓紧制定整改时间表,同时保持业务的连续性和企业正常经营,确保对公众金融服务的质量。”

上述简短声明被市场一度解读为:“中共释出了放过马云及其企业一马的讯号”。

有人在为这一消息庆幸,但有人却更加担忧。因为中共肯放过马云,想必从马云处得到了一些想要的东西。马云的妥协究竟是什么?这像一个黑洞让人有无限联想的同时,又深感恐惧。

中共最想要的是数位霸权

在数据安全专家看来,这种恐惧并不为过,因为阿里巴巴可能已经帮助共产党实现数位霸权。什么叫数位霸权?就是三流:金流、资讯流跟内容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数据资安专家向《美国之音》表示,北京确实必须出手解决,中国普罗大众透过蚂蚁等金融平台超额借贷所可能引发的泡沫化问题。但除了金融市场的整顿外,共产党最想要的就是马云的数位霸权。

这位专家称,内容流让中共可以控制人民的思想,而金流则赋予中共权力,得以一窥民间的富有程度和金钱往来流向,至于对资讯的掌控让中共可以集中权力,做到对人民完全的极权控制。

上述专家表示,若在马云配合下,中共掌控到近9亿中国人民的金流,就可以做到全面征税、打击洗钱和党内贪腐之目标。他说,中国有为数庞大的电商透过平台买卖货品并未缴税,若能确切掌握其营业额,中国就得以解决严重的逃漏税问题,做到全面征税。

另外,中国人透过比特币(bitcoin)洗钱的歪风早已盛行,数据资安专家指出,中国约占全球比特币交易的3至4成,规模之大曾让中共央行于2017年为防范洗钱、一度下令暂停提币业务。据市场分析机构CoinGecko (币虎)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比特币已是全球加密货币市场最大的币别,最新总市值在6700亿美元,若中国的交易量占3成,也有高达2000亿美元的规模。

该数据资安专家说,中国新崛起的数位币,包括阿里币、WeChat币其实提供了另一个新的洗钱管道。不管是透过平台进行“假买卖、真金流”往来,来进行洗钱,还是透过向平台在中国境内借出款项,由海外不明单位还款,把钱洗进中国,或反之把钱洗出中国境外。他说,这些洗钱行径中,也不乏有共产党员的贪污行径,因此,中共若透过阿里平台,掌握到人民的金流,也可以进一步打击贪腐和洗钱犯罪。

利用科技帮助中共打压异己

该数据资安专家表示,根据中共情报法第七条规定,他合理推断,马云可能早就在上缴数据给中央政府,只是他所提供的数据可能并非全面,也可能有所隐瞒,或者让人无从辨其真假,因而引发中共现在要透过马云的所有权,来进入阿里资料库取得数据全貌的意图。虽然数码霸权有助于中国打击金融犯罪,但他说,成功建立数码霸权后的中共将会是一个“很恐怖的政权”,因为这也是一个让中共可以方便镇压异己、侵害人权的工具。他举例,中共透过追查线上购买圣经或可兰经的金流,就可以追查出地下教会成员或伊斯兰教徒等行踪及其捐款的流向。

除了金流,他说,平台所提供内容流和资讯流,则让中共可以进一步审查言论,控制人民的思想,或进一步扩权,将中国带向全面监控人民的极权体制。

中共的野心

中国已有全球硬体制造的优势,例如,全球近9成的读卡机都是中国制造,该数据资安专家说,只要中共政府一声令下,相关人士要透过这些硬体设备所留有的“后门”、来搜集海外人士的个人资料,包括护照号码,并非不可能。

随着中国互联网平台和软体服务业的向外扩张,例如阿里云端服务的市占率已是全球前几大,仅次于美国亚马逊(Amazon)、微软(Microsoft)、谷歌(Google)等公司所提供的云端服务,或者是线上影视串流网站爱奇艺也很积极在海外华人市场抢占收视消费人口等等,未来,透过这些中国大型科技公司,中共政府的数码霸权很可能进一步扩展到海外,除可搜集海外人士的个资、进行监控外,也可轻易透过下架,直接制裁他国产品,例如,澳洲红酒,或者影响到所谓“伤害中国人情感”的国际品牌在其所掌控的市场销售。

该数据资安专家表示,随着科技的进步,未来50年内,人类的经济活动、高达7成的GDP都有可能是在线上进行,因此,拥有数码霸权的国家很可能就可以主导全球的经济发展、金流、资讯流和内容流,他认为,这会是中共着眼的长远国家大业。

香港经济学家罗家聪则认为,中共的最终目的是要控制平台,拿到数据,因此不会有意搞垮马云的这些平台。他认为,未来收归国有是很可能的发展,只是中共会以何种形式进行,目前并不明朗。他说,也或许会透过对平台老板马云的控制,来取得资讯,而市场对此做法的观感也会“比较好看”。

当局追杀马云是过度解读吗?

对于官方打压马云的做法,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是阴谋论或是过度解读。 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就是持相关论点的人。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马云的阿里集团和蚂蚁集团是因为确有违规事项,如资金杠杆率过高、违规放贷、“二选一”或“杀熟”等,才被整顿的。一旦经过整改后,这对中小企业、消费者和实体经济之保护,都是很正面的发展。他说,这两个月来,尽管市场谣言纷沓,阿里和蚂蚁也没有被收归国有,而政府之反垄断调查也不只单针对阿里巴巴一家,或者意在追杀马云。

他还补充说,反垄断是针对所有互联网平台,唯品会也被处罚了,认为市场有些过度解读了。

事实上,在中共叫停蚂蚁集团上市时,外界就普遍认为,中共叫停蚂蚁IPO并非是保护中小企业和消费者,而是蚂蚁动了某些人的“奶酪”。

微博网友“任平生日记”发帖称:一、蚂蚁上市壮大会让传统金融利益链条蛋糕受损;二、一些利益链条没有享受到本次蚂蚁上市的红利;三、老马外滩演讲戳到一些人痛点。

当时一篇在网络热传的评论文章这样写道:

其实,蚂蚁的壮大,对一些从银行贷款无望的中小企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资金补充来源,也能带动一部分消费。至于有些人说的年轻人过度消费,其实不成立,年轻人提前消费的再多,有房地产掏空六个钱包厉害吗?你有本事倒是让土地卖便宜一些啊?你倒是降低息差不要躺着赚啊?归根到底,还不是谁胳膊粗谁有理。蚂蚁这么大体量、这么高估值上市,作为投资者,我并不以为然,因为成长空间并不大了,一小波炒作之后可能会套很多人,就像360回归A股一样。但蚂蚁和传统金融相比,我还是站蚂蚁,因为传统金融依靠垄断地位、官僚本位,这些年实在是进步很小,而且前几年口碑实在是差,柜台对民众的强势,原油宝等理财、保险产品坑人的屡见不鲜,对中小企业贷款支持太少……

蚂蚁从无到有能发展起来也和传统金融有各方面的弊端有关,这事说到底就是蛋糕分配问题,改革开放以前,蛋糕全是国企的,经济就好了吗?

在大多数的中国人眼中,马云被打压是更多因为触动了中共的利益。至于中共保护企业和消费者,看看这几年P2P维权的情景就一目了然。众所周知,最开始那些暴雷的大型P2P公司几乎都获得官方或中共官员的背书,最后出事了,所有后果都是“金融难民”来承担。

与此同时,马云(Jack Ma)的遭遇也让不少人展开联想。在距离杭州1万多公里的旧金山硅谷,近日也因言论自由的问题不断被刷屏。其中封杀时任美国总统川普账号的推特执行长杰克·多西(Jack Dorsey),让外界看到西方民间企业家惊人的政治权力和市场力量。虽然美国企业家的作法也引发言论自由的争议和反思,但对比之下,也让全世界看到两位杰克,一中一美,一个生于极权社会、一个生于民主社会,两人所经受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待遇和处境。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