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以家人做要挟 中共“政治株连”风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26日讯】中共的政治“株连”手法,愈玩愈烈。以家人的工作、孩子的就学等作为要挟,来迫害维权人士异见人士,案例数不胜数。

陕西维权律师常玮平,长期参与人权和公益案件,被两度监视居住且遭受酷刑。中共胁迫他的妻子陈紫娟不许发声,否则就让她失去工作。

陕西维权律师常玮平妻子陈紫娟:“他们把他的父母,就12月份举牌之后就关在家里,把手机收走,跟外界没有任何联系。我的爸爸也被他们收走了手机,也派人跟踪。还不允许家人跟我联系。我还听说他们开始在全国到处找以前跟常玮平有接触的人,开始录笔录,还歪曲常玮平原话的意思。这个让我非常的害怕,我就觉得他们要置他于死地。”

今年1月陈紫娟打破沉默,在网上为常玮平鸣冤,并向多次威胁她的宝鸡国保提出控告。

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一直奔忙在为丈夫鸣冤的路上,并经历无数次的打压。

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妻子 许艳:“首先他被刚被失去自由的时候,对我进行了三次传唤,传唤到派出所。有一次长达19个小时,没吃没喝,上厕所都得开着门盯着。然后有一次传唤了9个小时,让我做那个审讯椅,还把前面扣上,那等于又动不了的。那次还让我脱光衣服检查。当时我记得我就无助的大哭。”

许艳出门被跟踪、被限制出行,警察还故意选在夜里来搜家。孩子的心灵受到极大伤害。

她痛斥,余文生案涉及诸多程序违规。1月14号,她才在徐州市看守所,和丈夫进行三年来的首次视频会面。看到余文生与过往形象差距很大,许艳担心他的健康状况持续恶化。

许艳:“目前十天左右就会面临着分监狱的问题。其实余文生他的户口也是北京户口,我和孩子也居住在北京。从法律规定来说,他应该给他调回北京的监狱,不应该把他从北京弄到江苏徐州一千六百里以外的地方,这个是给家庭制造更多的伤害。”

北京异见诗人王藏,因言论触动中共极权统治,去年被以“煽颠罪”逮捕,他的家人也相继受到株连。妻子王利芹被以同一罪名抓捕。妻妹王晓敏去年9月被公安传唤后,失去踪影。 王藏的四个幼子也与外界失联多个月。

前大连公安刘晓斌表示,连坐是中共常用的下流手法。中国良心律师高智晟当初遭受监狱酷刑迫害,也不屈服。国保就对他的妻儿下手。

前大连公安刘晓斌:“在这种情况下,高智晟就同意,配合他们所谓写悔过书。但即使这样,国保提出的条件,说当初高智晟给胡锦涛,包括温家宝写那个信提到的关于法轮功被迫害的事情,全部是造谣,高智晟说到这个:如果你要是谈这个条件的话,你就让我的妻子孩子去死吧。这个条件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在中共的株连迫害中,大陆法轮功学员家属的受害程度极为严重。亲人无法升学,不给提干,不让上班,不能升职,不让参军,甚至被抓捕入狱。

2000年,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中共折磨致死,引起国际广泛关注。然而,2008年,《明慧网》披露,陈子秀的亲人一直受到株连迫害,多人被非法劳教,甚至被酷刑至生命垂危。

此外,在709大抓捕后,中共不断用“逼迁”手段,去株连迫害多名维权律师的家属。其它常见手段,还包括人身跟纵、把年幼子女赶出学校等,逼迫亲友疏远她们。

不过,面对株连打压,很多正义人士没有屈服,包括遭受中共二十多年打压的法轮功群体家属,也包括这些看似柔弱的“709家属”。

刘晓斌:“中共这些邪恶人员,他们不能理解,也是理解不了的。信仰的力量,是人世间任何邪恶的力量它无法战胜的!”

刘晓斌寄语中国大陆的同胞,“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从未缺席。”邪恶及其帮凶们,都面临着清算,而且这一天不会很远,希望大家坚持!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