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四部长死 津巴布韦防长指中共是罪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一段时间,世界各地疫情都呈现日趋严重态势,非洲也是如此。根据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月2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非洲累计确诊新冠病例3,368,330例,累计死亡82,954例。

也是在同日,津巴布韦政府发言人表示,交通和基础设施发展部长乔尔·马蒂扎当天因中共病毒在首都哈拉雷一家医院去世。马蒂扎是继农业部长、马尼卡兰省事务部长、外交和国际贸易部长之后,第四位死于中共病毒的津巴布韦内阁成员。据悉,目前中共病毒已经感染了近2.7万津巴布韦人,导致683人死亡。

而大概在一个星期前,津巴布韦女国防部长、也是内阁中共病毒工作组负责人的穆欣古里在接受一家在线媒体采访时表示,疫情正在摧毁这个南部非洲国家,她在为一位死于病毒的部长落泪的同时指责中共是罪魁祸首,是中共搞砸了实验,导致了病毒的传播。她还质问道:“我们把他们(中国)称为朋友,看看他们把我们带到了哪里。”

穆欣古里还透露,津巴布韦目前还没有疫苗,而她不会接种其它国家的疫苗。她想知道为什么津巴布韦不能研发自己的疫苗,并希望中国的疫苗会成功。

在美国多名政要点出病毒来自武汉病毒实验室,且是由于中共刻意隐瞒疫情导致扩散,在全世界多国政府纷纷质疑病毒来源之际,与中共交好的津巴布韦的女防长将造成病毒扩散的矛头直接指向中共,并点出病毒来自中共实验室,这是非常少见的,也是实实在在在打中共的脸。不是焦虑愤怒到极点,恐怕不会如此直接。此外,其言辞也在透露就连与中共交好的国家也都确信中共才是真正的罪魁,无论其怎样为自己粉饰,无论其表现的多么无辜,无论其如何想方设法将锅甩给美国,甩给西方。

不过,愤怒的穆欣古里业虽然点出了中共散播病毒是津巴布韦四个部长死亡的真正原因,但归根溯源,与中共这个邪恶的政党做朋友才是导致津巴布韦、非洲乃至世界不安宁的根本原因。大纪元特稿早已指出,那些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正是中共病毒侵袭的对象。

具体到津巴布韦也不例外。2017年因政变下台、2019年死去的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执政37年,曾被中共媒体描述成“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但显然,他实际上是中共的老朋友。

正是在中共的支持下,穆加贝得以在独立运动中取得胜利并执掌最高权力。2000年,其日益暴露的独裁统治,使得西方社会与穆加贝的关系迅速恶化,并发动了对津巴布韦的全面制裁。穆加贝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中共,并得到了中共的大力支持。

以近十年为例。中共是津巴布韦最大的投资国,在电网、通讯、军事、农业、医疗、烟草等多个范畴均有大额援助或投资,中共对其提供的援助、贷款和投资数以亿美元计。津国内的各种用品基本都是中国货,简直就是中国的一个省,还有它也是中共“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合作伙伴。

2011年3月,中共与津巴布韦签署了近7亿美元的贷款协议,成为当时中共向津巴布韦提供的最大一单贷款。

2013年11月,中国进出口银行同意向津巴布韦贷款3.2亿美元,将津巴布韦的卡里巴水电站扩建至30万千瓦。

2015年,习近平访问津巴布韦,期间签署了多项重大投资协议。津巴布韦政府则批准了9.29亿美元、来自境外的直接投资,当中超过一半来自中共。但当地媒体注意到,这些中资项目进展十分缓慢,习近平访津后一年,12项大型协议中只有两项在实际推进当中,包括价值11.74亿美元的旺吉火电站扩建项目也未推进。

也是在这一年,中共免除了津巴布韦到期的4000万美元的债务,但希望能够让人民币成为津巴布韦的法定货币。穆加贝同意,第二年,即2016年,人民币成为津巴布韦的法定货币之一。

中共当然是无利不起早,其在非洲基本上的战略是:对部分资源丰富的国家提供基建所需资金,以换取当地原材料。比如投资安哥拉换取石油,投资刚果换取“钴”原材料,而津巴布韦的矿藏资源也被其觊觎。资料显示,津巴布韦有丰富的自然资源,铂金储藏量占世界第二。此外,它还拥有巨大的黄金、钻石、煤和铬等资源,而这些资源一直都是中共所需要的。这也是穆加贝给予中共的回报。

英国《每日邮报》记者马隆(Andrew Malone)曾在2010年9月18日发表过一篇调查文章,披露了中共在津国以军火换钻石的内幕。津巴布韦一名情报高官曾向马隆证实说:“中共跟津巴布韦签了备忘录,北京(中共)给我们武器,我们让他们开采钻石。这是政府之间的协议,是由最高层签署的。”

马隆还披露,单是2010年,至少有4架飞机从马兰吉的秘密机场,载着津巴布韦的国家财富直飞中国,但这些飞机的飞行路线,都没有留下记录。这些钻石究竟进了哪些中共高官的腰包?

然而,与其他非洲国家一样,中共的承诺很多并没有兑现,普通的津巴布韦人并没有从中受益,津巴布韦更出现经济崩溃,数百万人失业。2017年,失业率高达90%。津巴布韦人民民主党国际关系部负责人马兹穆尔认为,中共没有为津国带来任何价值,反而“助长了这里的腐败和压制性的政治系统,同时也抢走了我们的国家资源”。

津巴布韦经济上的惨状,引发了民众的不满,并直接导致政变的发生,93岁的穆加贝下台。据说背后也有中共的影子,即津巴布韦新领导人也是中共认可的。因此,当时有分析指,在混乱的局势中,“受益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

显然,新政权的上台仍旧没有使津巴布韦政府摆脱经济危机,摆脱中共的控制。2020年11月10日,中共与津巴布韦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高级干部网络研讨班举行了开班式,中共高官“向津民盟主要领导人就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和党建工作等深入交换意见”。

而死去的津巴布韦四名部长,显然都是与中共打交道比较多的高官。他们与中共的亲近或许正是他们染疫死亡的催命符。

对于防长的大胆之语,虽然津巴布韦的诸多高官们内心赞同,但为了不惹恼中共,津巴布韦外交事务部发言人切姆韦伊随后表示,穆欣古里的情绪并不代表津巴布韦政府的立场,“津巴布韦政府感谢中国在病毒溯源和抗击疫情方面发挥的全球领导作用”。

究竟有多少高官和民众死去,才能让津巴布韦政府和世界众多国家政府认清远离中共才是免除瘟疫侵袭的唯一良方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