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新一波瘟疫或“如海啸”中共罪责难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一波瘟疫正在全球迅速扩展。据美国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至1月25日,全球191个国家,已有1亿多人感染,214万人死亡。

新一波瘟疫或“如海啸”席卷而来

据《华盛顿邮报》1月22日报道,丹麦公共卫生官员称,英国变种病毒传播得如此之快,预计2月中旬将成为丹麦的主要毒株,到4月初,每天的病例可能增加4倍。来自公共卫生研究所的图表预测,在最严重的传染情况下,即使严格执行封锁措施,病例也会激增。

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主任克劳斯说:“这段时间有点像海啸,就像你站在海滩上一样,突然间你看到所有的水都缩回了。”“然后,海啸又席卷而来,不堪重负。”

为了引起人们对病毒迅速传播的关注,丹麦总理弗雷德里克森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想像一下坐在哥本哈根的帕肯体育场顶层,这是一个可容纳38,000人的足球场。用水龙头滴水将其灌满,第一分钟滴一滴,第二分钟滴两滴,第三分钟滴四滴。按照这样的(指数增长)速度,将在44分钟内填满体育场。但在开始的42分钟内,体育场几乎是空的。“关键是,当你意识到水位上升时,已经来不及了。”

许多国家政要感染“中共病毒”

1月24日,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的“中共病毒”检测呈阳性。

自去年大瘟疫爆发以来,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总统、副总统、总理、副总理、部长、议长、议员、州长等感染“中共病毒”。

其中包括:时任美国总统川普,法国总统马克龙,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波兰总统杜达,印度副总统奈都,伊朗第一副总统贾汉基里,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英国首相约翰逊,格鲁吉亚总理加哈里亚,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伊朗议长拉里贾尼,意大利陆军总参谋长法里纳,南苏丹国防部长特尼,澳大利亚内政部长达顿,拉特纳等50多位美国国会议员,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州长沃尔夫,俄罗斯列宁格勒州州长德洛兹坚科,巴西东北大区阿拉戈斯州州长菲略,日本奥委会副主席田岛幸三等。

还有英国王室成员、瑞典王室成员、西班牙王室成员、比利时王室成员、奥地利皇室成员、摩纳哥皇室成员、沙特王室成员感染……。

去年12月29日,美国新当选众议员Luke LetLow,还没有宣誓就职,便因感染“中共病毒”去世,年仅41岁。

新一波疫情来袭,可能会有更多政要被感染或去世。

中共人祸导致大瘟疫全球大流行

从2019年末疫情从武汉爆发到2021年的今天,已经曝光的大量事实表明:正是中共故意隐瞒疫情,打压讲真话的医生,散布“没发现人传人”、“可防可控”等假消息,听任病毒携带者从武汉飞往世界各地等,导致大瘟疫蔓延全世界。

2019年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医生艾芬,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包括8名被中共警方训诫的医生。

这给艾芬带来了麻烦,作为传播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

2020年3月2日,艾芬接受《人物》记者专访时,大瘟疫已导致很多人死亡。艾芬说:“病人死了,很少看到家属有很伤心地哭的,因为太多了,太多了。有些家属也不会说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而是跟医生说,唉,那就快点解脱吧,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因为这时候每个人怕的都是自己被感染。”

艾芬非常后悔地说:“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今年1月19日,英国独立电视台ITV播放了一部纪录片《疫情爆发:震撼世界的病毒》(Outbreak:The Virus That Shook The World)。节目组采访了一些知情的中国医生,并播放了秘密录制的武汉医生会议视频。

一名匿名医生说:“我们知道这种病毒在人传人。但是,当我们参加医院的会议时,被告知不要说出来。”

纪录片还揭示出武汉的医生早在2019年12月就已经知道有人死于感染,但中共却等到次年1月中旬才通知世界卫生组织。中共也早于世卫组织知道病毒可以人传人,却要求武汉医院不要把真相说出来。

纪录片展示了许多证据,表明中共在疫情爆发初向全世界撒谎,导致疫情传遍全球。

对中共的追责将接踵而至

至1月25日,美国已有2572人感染,42.9万人死亡。这是二战结束以来美国死亡人数最多的大灾难。

1月22日,美国参议员霍利和众议员斯特凡尼克发表声明,呼吁对“中共病毒”起源以及中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进行国际调查。

霍利早在去年3月就在参议院提出“为新冠病毒受害者追求正义法”。去年4月17日,美国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等也提出法案,允许美国公民和地方政府起诉中共,要求中共为美国人民在瘟疫中经历的伤害承担责任。史密斯说,该法案剥夺“中共国”享有的主权豁免权,使美国人有能力在法庭上起诉中共。

去年3月,美国的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内华达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发起了至少四个针对中共的法律诉讼案。哈佛大学国际法专家James Kraska,在美国安全政策网站War on rocks上发表《中国(中共)要为Covid-19承担法律责任 赔偿要求可能高至万亿》。

至去年4月底,美国、英国、意大利、澳大利亚、印度、埃及等40多个国家的民间团体、产业组织、地方政府等,发起状告中共、要求赔偿的联署。

虽然中共百般抵赖,各国政府暂时没有对中共展开刚性追责行动,但是,随着新一波瘟疫如海啸般席卷而来、各国死亡人数剧增、死神直接威胁各国当政者时,对中共的刚性追责,必将奔涌而至。

结语

各国追责中共,可能有多种形式,最后追到根上,可能有两种主要方式:第一是大审判,即对导致这场浩劫大难的罪魁祸首进行审判;第二是经济赔偿,由各国政府、企业、个人提出索赔要求,然后,由中共以不同方式承担。

在新一波疫情海啸和最后的大清算到来前,愿善良的人们进一步认清中共本质,远离中共,做好防护,平安度劫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