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中共频频挑衅 拜登耐心政策遭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27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1月26日,星期二。

拜登上任不到一周,中共连番入侵台湾西南空域,测试拜登政府的压力表。今天中共军机再度入侵,并与美军侦察机擦肩而过。中共方面宣布,明天开始将在南海海域军演,继续试水温。而美方的回应虽然有些模糊,但有学者认为,美中对抗的情绪跟二战前非常相似。

美中军机擦肩过

今天,中共一架运8电子干扰机5度入侵了台湾西南空域。根据台湾空军的广播记录显示,分别在上午9点56分、10点17分、10点26分、10点49分和下午1点30分进入台湾西南空域。

专门追踪飞机动态的“飞机点”在推文中披露,在中共军机10点49分入侵的那一次,美国海军1架EP-3E白羊侦察机也从巴士海峡现身。经过西南空域朝向中国方向飞行,恰好与中共军方的侦察机擦肩而过、平行飞行。

这是美中军机在台湾海峡距离较近的一次照面。“飞机点”没有披露两架军机的相距距离,但是这次照面,让人想到了2001年的美中撞机事件。

当年4月1日,美军EP-3侦察机在南海专属经济区执行侦察任务。随后中共派出两家战斗机监视拦截,其中一架与美军侦察机在空中发生碰撞后坠毁。这次事件演变成了一场外交危机,影响了美中关系。
而现在美中军机在台湾海峡上空擦肩而过,如果哪一方“不慎”而发生碰撞,很可能会重演2001年美中撞机引发的外交风波。

与此同时,央视发布了一段影片,中共两栖合成旅在闽南山地练兵。中共宣称,装甲部队尽管是在夜间,仍能有效作战。

另外中共方面还宣布,从明天开始,持续到30日,连续4天,在南海雷州半岛西部海域进行军事训练。

自从拜登上任,中共就接二连三地发起各方面的挑衅。这种做法,显然是在测试拜登对台湾的支持程度。但是中共却喊话,希望美方采取建设性对话政策。

战狼赵立坚出击 习喊话拜登

在今天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新派战狼赵立坚表示,希望美国新一届政府采取积极建设性的对话政策。

他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在过去几年犯下方向性错误,将中共视为战略性竞争对手,甚至是威胁。导致美中关系出现“从未有过的异常严峻局面”。他说美中“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管控分歧,推动美中关系恢复正常。

昨天,习近平也借助达沃斯论坛,隔空向美国喊话。他表示不能搞“封闭排他”,不能在国际上搞“小圈子”、“新冷战”,人为造成相互隔离甚至隔绝等等。

如果只看中方的这些喊话,人们可能会觉得中共“热爱和平”。但如果看看中共的一系列做法,特别是在拜登上台之后的种种做法,就会发现中共是“嘴甜心苦”。中共一方面在向美方示好,一方面却采取强硬的姿态,破坏台海局势的稳定。这会让人们认为,中共说得越动听,人们越能看到它的阴险邪恶。

外界会自然不自然的,把问题的焦点都归结到习近平的身上,因为他是中共的党魁。

我在昨天节目中提到,中共不断挑衅台湾的做法,存在着两种可能性。一个是习近平在故意这么做,以此来测试拜登的压力表。我说了,在中共体制内,中共官员做出什么,都不应该觉得奇怪。否则也就不能说中共是绞肉机、杀人恶魔了。

另一个是有人可能在给习近平出难题,用这样的方式搅浑水,使美中关系更坏。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中共越这么折腾,美中关系越不会好。习近平如果不是愚蠢到家,这个简单道理他是应该明白的。

但是大家知道,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外界可能都会认为,这是习近平的问题,是他力主这么做的。

中国有句话叫“子不教父之过”。孩子犯了错,人们不会说孩子,人们都会说孩子的家长有问题。假如有人故意给习近平制造麻烦,外界也不会说那些制造麻烦的人,因为人们看不到。人们都会说是习近平在这么干,都会认为是习近平的责任。道理就这么简单。

所以中共军机不断骚扰台湾,外界就会认为是习近平的野心驱使,甚至可能认为他是一个不稳定的恐怖分子。拜登政府也会这么想。

白宫:需新方法应对 前国家情报总监:绥靖政策没有出路

昨天,白宫发言人莎琪表示,习近平的呼吁不会改变拜登政府的战略方法。她指出,中共“对国内越来越专制,对外则野心勃勃”,美国正在与中国(中共)展开激烈竞争。而与中共的战略竞争,“是21世纪的标志性特征”。

莎琪表示,中共的行为伤害了美国工人,削弱了美国的技术优势,威胁了美国的同盟关系,以及美国在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北京正在以重大方式挑战美国的安全、繁荣和价值观”,美国需要采取新方法应对美中关系。

不过莎琪也表示,拜登政府正在与盟国和伙伴,包括国会两党共同努力,进行跨部门评估,采取多边主义的手法,以“战略耐心”对待美中关系。

综合来看莎琪的发言,前半部分还算比较强硬。其中她指出了美中之间正在“激烈竞争”,中共在向美国挑战等等。但是后边的表态,却出现了模糊,她表示以“战略耐心”对待美中关系。

对于拜登政府正在寻求“战略忍耐”因应。前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反驳说,情报机构不是建议美国对中共要有忍耐,而是建议应该积极行动。

他强调,在对待中共问题上,绥靖政策是没有出路的。“让我从这个独特角度向美国人民传达一件事,那就是中国(中共)对当今的美国构成最大的威胁,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与自由的最大威胁。”

我昨天节目中还在说中共是欺软怕硬,越对中共忍让,中共就会变本加厉,不断升级挑衅。事实也的确如此,从拜登上台后,中共的挑衅一直没断过。

相比较政界的含糊不清,美国军界明显比较强硬。昨天,美军罗斯福号航母不仅进入了南中国海,甚至一度航行到了中菲双方有争议的黄岩岛附近海域。

据有中共背景的“南海战略态势感知”在微博中透露,罗斯福号进入南中国海后,美军1架U-2S高空侦察机从韩国乌山空军基地起飞,进入南海侦查,最近时距离台湾海岸线只有22.55海里。昨天罗斯福号进入了黄岩岛25海里海域。

学者:美中对抗恰似二战

大陆学者顾伟认为,美军航母进入黄岩岛附近海域,还不足以理解为是美国对华军事战略做出了调整。因为罗斯福号执行航太任务,仍然是川普政府时期下达的命令。

顾伟认为,中共军机最近大规模入侵台湾西南空域,“是美中建交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规模也最大”。这基本上是对拜登政府挑衅性的试探,挑衅美国政府。

前清华大学讲师吴强对自由亚洲表示,拜登出任美国总统以来,美中关系变得相当微妙。中共一方面向拜登政府示好,一方面在国内宣传对美国的仇恨,煽动并没有减少,包括对台湾的强硬做法。

吴强认为,拜登未来所面对的外部压力主要来自俄罗斯和中共。特别是在印太地区,中俄“这种威权主义国家崛起,跟罗斯福当年面对纳粹的威胁,而且是意大利、日本等轴心国的行程,对整个民主世界的影响,这种形势非常相似”。

吴强的意思,我理解就是说,美中之间的对抗情绪,跟二战前的情况很像。因为中俄这种威权主义国家对世界的威胁越来越大,美国必须采取强硬的手段加以遏止。特别是中共对民主世界的威胁,影响已经相当大了,美国必须及时采取强硬的应对措施,否则任凭中共发展下去,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并不是危言耸听。

这种观点,与德国联邦外交委员会主席吕特根是不谋而合的。吕特根曾表示,中共在印太地区选择性运用国际法及其侵略行为,对国际秩序构成了二战以来最大的挑战。

美国众议员冈萨雷斯也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威胁,构成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外交政策挑战。这些威胁不仅影响我们的国家,而且影响美国在全球最信任的民主盟友”。

全球染疫过亿 中共隐瞒疫情是源头

接下来,我们还是要关注各地的疫情情况。美东时间今天早晨6点半左右(中港台时间晚上7点半),全球发现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国家是191个,确诊感染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了1个亿,死亡总数已经超过215万人。

我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这个数字仅仅是确诊感染的病例。还有多少没有被发现?还有多少没有被确诊?还有多少是无症状感染患者?有多少中国人是在确诊之前就不明不白死去了?

另外,中共和伊朗、朝鲜等国家极不透明。世界医疗体系最强大的美国现在通报的确诊病例数字是2,586万多人,死亡43万多。而最早发现病毒的中国大陆,到现在刚刚超过10万人。你会相信这个数字吗?

所以说,中共通报的数字,用一个俏皮话来说,那是坟头烧报纸——糊弄鬼,没有人会相信他们通报的数字。也许只有中共彻底解体了,真实数字才可能会披露出来。

也就是说,实际上感染中共病毒的总人数,很可能早就超过了1亿,死亡总数也很可能不只是214万4,600多人。

也许经过了一年的时间,时间太长了,有一些人多少有了一些麻木。不过,世卫组织的谭德塞书记表示,每一个数字的背后,都是一个人。

是这样,每一个数字的背后都是一条生命。也许这个生命活在世上的时候显得很卑微,但是不管怎么样,那也是一个生命,而生命其实是不存在卑微与高贵之分的。

尽管我们看到谭书记跟中共穿连裆裤,但是谭书记这句话说得倒是真实的。一亿多人染病,二百多万人死亡,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

另外国际劳工组织昨天公布的数据显示,受中共病毒疫情影响,与2019年相比,2020年,全球因为疫情流失了2亿5,500万个全职工作,1亿1,400万人完全失业,全球GDP下降了4.4%,相当于是损失了3万7,000亿美元。

这笔账,人类会永远记着,不论过多长时间,人们都不会忘记。是中共当初故意隐瞒疫情真相,才导致病毒快速蔓延到全国、扩展到全世界。

前国务卿蓬佩奥在卸任前5天表示,中共病毒研究所的人员,实际上早在2019年秋天就已经感染了中共病毒,并且出现了症状。但中共一直到今天仍然“扣住科学家所需要的重要资讯,拒绝拿出用以保护世人免于这个致命病毒及下一个病毒的重要讯息。”

正是中共隐瞒疫情真相,隐藏真实讯息,导致病毒侵入到全球的每一个社区,影响了所有人的生活,也是病毒夺走了二百多万人的生命。

从一定意义上说,中共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在间接杀人。这是中共欠下的又一笔血债,这笔账,无论到什么时候,早晚要清算的。

吉林现一死亡病例 北京大兴第二轮检测

中共央视报导,截止到当地时间今天晚上6点,中国大陆一共有9个高风险地区和79个中风险地区。其中黑龙江海伦市永富镇东大村和众发村是新增的高风险区。而吉林昨天出现了一例死亡病例。

当局通报,死亡病例是吉林省通化的一位87岁女性患者。发病前曾密切接触过中共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在14日的核酸检测中呈现阳性,当日住进了医院,17日出现了危重情况,在昨天不幸离世。

从发现阳性,到去世,前后11天。她是这轮大陆疫情中,中共官方公布出来的第二例死亡病例。此前河北省曾在14日通报一例死亡病例。

北京大兴区从今天开始,对全区所有民众要进行第二次全员核酸检测。当局今天表示,大兴区对病例所经过的重点区域,采集了1万1,221个环境标本,其中检测中呈现阳性的样本有76件。主要在家里,其余是私家车、电梯按键、垃圾桶等。

昨天我收到网友的爆料消息,江苏苏州吴江区的永鼎医院也传出了疫情。当局在永鼎医院的门把手上检测出了中共病毒。

永鼎医院在24日的通告中表示,对发热门诊进行例行环境监测中,在一个门把手上发现了一份中共病毒阳性样本。所以从24日开始,医院停诊。

网友发来的照片显示,下午5点14分,永鼎医院的大门口,出现不少身穿白色隔离服的人,还有闪着警灯的警车。

网友表示,吴江与上海接壤,或许是上海疫情爆发后向周边传导的结果。这个消息,意味着中共病毒可能已经进入了江苏,只不过当局还没有通报有病例发现。

此外,石家庄市要求,对高风险和按照高风险管理地区实行全域封闭交通管控,区域内车辆不许上路行驶;仅限外来物资运输车辆、驰援车辆、市域内应急和民生车辆、医护人员上下班车辆、疫情防控项目建设车辆通行。

上海的疫情也在持续加重,最新疫情已经从黄浦区、宝山区延伸到长宁区。目前上海有4个中风险区,分别是黄浦区昭通路居民区(福州路以南)、上海中福世福汇大酒店、黄浦区贵西小区和宝山区友谊路接到临江新村一村二村。

昨天(25日),上海通报新增2例本土确诊病例。其中一个病例是常住黄浦区,另一个病例常住长宁区,是医院住院患者的陪护家属。

根据当局通报,上海的本土确诊病例主要集中在黄浦区及宝山区。但是坊间消息显示,上海疫情可能已经扩散到了静安区、徐汇区、虹口区、杨浦区,相关区域已经被封闭管理。

有网友向我们爆料,确诊病例的活动范围相当大,包括长宁区绿新小区222日、仁济医院西院、海底捞外滩店、复旦徐汇肿瘤医院、徐汇商务大厦2011室练琴房、宝山区青鲜菜场等等近20处公共场所。

在网友发来的爆料视频中显示,在发现疫情的区域,来了好几辆车,人人都穿着白色隔离服,对发现疫情地点进行封锁隔离。

看当局的通报情况,确诊病例数字很少。但实际情况,很可能当局没有说。昨天向我们爆料的网友,今天又发来了聊天对话截图。聊天是大陆时间今天晚上10点左右,也就是美东时间今天早上9点。

聊天内容显示,一位叫“小黑”的先生在黄浦区疾控中心那边做消毒工作,忙得没时间睡觉,并且介绍说隔离酒店已经不够用了。

另外有多个消息源显示,上海已经开工,要在6天内建造6-8个方舱医院。网友表示,可能当局已经知道了疫情的严重性,会有更多的人需要隔离。不过到目前为止,官方一直没有通报这件事。

隔离“一刀切”问题多

说到强制封锁隔离,昨天我说到了一位长春的网友向我们爆料,长春有的楼栋被当局用电焊焊死了。这里再跟大家讲一个北京大兴区民众的亲身经历。

大家还记得,1月20日,大兴区天宫院街道融汇社区被升级为疫情高风险区。然后在23日,对融汇小区的三栋楼的居民进行了集中隔离。我要说的这位北京大兴民众,就是这被集中隔离的三栋楼中的其中一位居民。

这位先生姓李,我们就称呼他为李先生。李先生告诉我们,当地政府防疫,采取的政策就是“一棒子打死”。只要一栋楼里有确诊病例,那么这栋楼的所有人都必须集中隔离,根本不管是不是密切接触者。

当天凌晨,李先生所在的楼栋微信群里,突然出现一条消息:“大家要集中隔离了”。发消息的人,可能是社区的,也可能是物业公司的人。

但是直到当天早上8点多,李先生才看到群里面在讨论这个消息。消息还表示,8:30出发,集中隔离。但是警察来敲门的时间是在9点多,等李先生收拾完了,10点多下楼去排队,这时候的消息说“没有车辆了”,让人们先回家等著。

下午1点多,人们又陆陆续续地下楼了。下午2点多,李先生也下到了楼下开始排队,但是排队到三四点钟才上车出发。然后又在路上耽搁了好久,到酒店的时候,天已经要黑了,至少有5点了。

时间长一点到无所谓,李先生不能理解的是,当局在转移过程中,并没有进行分类管理。有确诊病例单元和没有确诊病例单元的人,排队、坐车全部都混杂在一起,在公共汽车上,座位之间也没有间隔。

我们之前曾说过,这种没有区分的做法,相当于是扩大交叉感染的机会。李先生表示,不是密切接触者,现在也给搞成密切接触者了,政府的做法太惨无人道了。

李先生所在的这三栋楼,总人口大约有六七百人,从八十几岁的老人,到几个月大的婴儿,几乎遍及了所有的年龄段。人们分别被安排在房山区、顺义区和朝阳区等不同的地方。

李先生所在的单元有一百多人,被安排在了房山区艺术之家酒店,大人基本是一人一间。

每天吃的饭菜,都是当局派专人给送过来,饭和菜都是凉的。人们反复反映了多次,才稍稍有一点变化,饭菜有了一点温度。

住了2天酒店,很多人在群里反映说“缺氧头晕”,李先生也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酒店部分窗户是内窗,被工作人员给钉死了。人们反映了几次,一直得不到解决,拨打12345,也没有人回复。

李先生说,“试想一个人在封闭的不见天日的房间内,待21天隔离,会不会导致缺氧窒息、消毒水呛人、病毒、抑郁等其它危险?”

没有办法,李先生最后给驻在酒店的医生打电话,想通过医生来解决问题。但是打了三四次,始终没有人接电话,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说,医生没有在岗位上。

大概是工作人员害怕李先生把这件事上告,所以答应了李先生的要求,给他换了一个能开窗户通风的房间。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的话,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记得将它分享出去。真相,对每一个人都很重要。

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