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队如何应付习近平的新年备战(五)

作者:沈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2日讯】1月4日,习近平签署2021年1号命令,发布开训动员令,要求“聚焦备战打仗”,“以战领训、以训促战”,“确保全时待战、随时能战”。中共军队媒体马上开足马力,连篇报导所谓的实战训练,却处处穿帮,不知是否能瞒过习近平

接上篇

潜艇演习预先知道“特情”

1月21日,中共军网报导,《潜行深海砺剑锋 -北部战区海军某试训基地潜艇训练考核见闻》。

文章描述,“近日,北部战区海军某试训基地码头战斗警报骤响,一艘潜艇迅速解缆起航。该基地一场潜艇训练考核拉开帷幕。‘方位××,发现反潜机。’刚到达任务海域,‘敌’情突至,艇长鞠冬当即下达快速机动规避密码。”

文中的北部战区潜艇基地,应该是青岛。中共的两个潜艇基地,一个在青岛,一个在海南。青岛基地实际并不适合潜艇运作,东海海域基本都是浅海,很容易被发现,一旦被反潜机发现,基本无处可逃,所谓的“快速机动规避”无从谈起,完全脱离实战

文章继续描述,“下潜不久,特情又至:发现‘敌’潜艇在附近海域活动。话音未落,指挥员就接收声纳,舵信等多个战位传来的战场态势信息。”

在潜艇声纳搜索之前,指挥员却先得到了“特情”,这个“特情”从何而来?该基地训练科科长告诉记者,“为确保训练考核对接实战,他们协调兄弟单位舰艇,潜艇,反潜机参与其中,精心设置几十项特情,全面检验艇员技术战术水平和临机处置能力。”

看来所谓的“特情”,由训练科提前设计,训练时也提前告知了潜艇,潜艇的搜索声纳在接到“特情”之后才侦测到。实战中,若无人告知“特情”,中共的潜艇自己能发现敌方的潜艇吗?中共的常规动力潜艇模仿了前苏联的基洛级潜艇,并不先进;核潜艇技术同样差了一大截,噪音比美国和日本潜艇大很多,自己倒是很容易暴露,却难以发现对方。所以,训练科只能提前告知“特情”,中共潜艇的侦捜水平可见一斑。

此外,从青岛基地出发,只有穿越第一岛链才可能进入深海,直线距离超过1000公里,即使潜艇真能到千里之外训练,中共的反潜机却飞不了那么远参加训练,实际训练地点应该仍然在东海的浅海海域进行,文章故意称“潜行深海”,显然是露馅了。

反潜机欠缺侦捜能力

1月24日,中共军网报导,《昼夜鏖战,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团组织长航时反潜训练》。

文章描述,“‘××海域有敌潜艇活动,立即战斗起飞。’清晨,某机场战机轰鸣……数架反潜巡逻机依次起飞,奔向训练空域。 新年伊始,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团组织36小时长航时大强度接力反潜训练……数十分钟后,战机到达指定空域”。

反潜巡逻机就是用来搜寻、跟踪敌方潜艇的,反潜机还没出动,如何得到了敌方潜艇的活动呢?文章还描述,“‘接近目标区域,准备下降高度!’数分钟后,战机到达指定空域……对目标进行全方位搜索识别”。

反潜机还没来,敌方潜艇的区域就掌握得一清二楚,谁代替了反潜机的职能呢?只可能是水面战舰或水下潜艇先侦测到了敌方潜艇,然后呼叫陆地支援。但文章却称,该团团长李志华介绍,“没有脚本、不设预案,完全按实战标准组训”。

若真没有脚本,如何能先知道敌方潜艇的区域?文章说了实话,“演练海域水文条件复杂,发现和判明目标潜艇难度较大”。若不事先告知敌方潜艇区域,完全靠反潜机自行搜索,估计就找不到了。

即使告知了区域,中共的反潜机仍然勉为其难,文章描述,“‘发现可疑接触,方位××,距离××。’微弱的金属回声响起,声呐师周强紧盯着屏幕上时隐时现的回波亮点,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就在战术指挥长方官准备下达指令时,‘敌’潜艇紧急下潜,摆脱声呐搜索跟踪”。

敌方潜艇没下潜之前,中共的反潜机也仅能搜索到微弱信号,可见侦捜设备比较落后;潜艇一下潜,就搜不到信号。北部战区数十分钟就到达的海域,仍然是东海的浅海海域,甚至渤海,中共的反潜机在浅海区域的性能就如此不济,真到了深海,岂不毫无用处?

文章的描述也再次证实,“任务舱内一片寂静,方官紧盯显示屏,不时询问听音情况,并根据之前‘黑鲨’的运动特点和轨迹,通过各战位协同侦测,反复推算其方位距离”,“在各作战单元的密切配合下……综合研判,官兵们确定该目标就是敌潜艇”。

配合训练应该也是中共自己的潜艇,噪音已经够大,中共的反潜机都发现不了,美日的潜艇,估计更摸不着影了。

中共的指挥学院如何培养军官

1月24日,新华社报导,《课程表之变 谋打赢之举——国防大学创新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记事 》,这篇文章由新华社与中共军报记者共同完成,同时登上了新华社和中共军网首页,可见属于重量级文章。

文章特意注明,“在习近平强军思想指引下,我们在战位报告”,并描述,“在联合作战学院联合指挥系,学员通常以20人左右为一个‘小班’组织实施教学……以前都是一堂大课百号人,教员讲学员听,嘴巴对耳朵满堂灌”。

由此可见,中共现役的大多数军官都是如何教出来的。文章的描述还证实,“为实现课堂与部队演训场衔接,一批军兵种、新型作战领域和紧缺专业人才充实教员队伍,‘部队教员’比例逐年增加”。

中共的所谓指挥学院,看来之前不但上大课,而且教员都没有一线经验,却一直在培训一线军官。文章也描述,“学员中有旅长、师长,教员要是没有‘几把硬刷子’,谁会服气?”

中共军队的上一次作战经历,还是中越战争,而且仅限陆战,目前中共军队中的军官基本没有现代实战经历,又能教出什么内容呢?例如航母舰队战术、第四代战机的战术,有谁真的掌握呢?美军当然请不来,或许能请到俄军教官,但俄军也没什么海、空战经历。

文章不得不说,“统筹安排教员参加联合指挥部值班、远航训练、对抗演练、实战演习。一批批大学教员奔赴新疆、西藏和一线部队代职,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等重大任务,带着训练场的泥土和演习场的硝烟味再回到校园”。

这算说了实话,教员也只能先到一线体验,然后再现学现卖,但中共军队一线战术素养本就较低,急需提高,到一线又能体验到什么呢?但文章最后却称,“以联合作战能力生成为核心的人才素质模型和教学体系已经形成,一批批联合作战指挥员从这里回到战位”。

不知习近平是否会读到这样的文章,他是否知道各级军官的真实能力呢?他下达了实战训练命令,中共的军官们真知道如何实战训练吗?(完)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