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缅甸政变拜登震惊 左媒称低估川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2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过去三天比较忙碌,上个周五拍了宣传片,晚上跟大家做了一场直播,然后我又跟团队伙伴,重新设计和整理了一下拍摄场地的实际布景,比原本单一的一个帘布要好很多。这个实景会跟我另外一个,含有“纽约夜色”的绿背虚拟背景,根据需要穿插使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都是在忙这件事。另外,我们还在周日晚上公布了一期新的会员节目,叫《与希特勒斯大林“交手”的特异功能大师》,欢迎大家关注,会员网站的链接,还是在今天节目区置顶。

那么,今天我们就在刚刚说到的新搭的实景前拍摄,其实通常我们周一至五的常规节目,都会使用虚拟背景录制,不过虚拟背景我要去另外一个地点,会稍微远一点,今天实在不好开车。因为我在美国东北部嘛,这边从美东时间2月1日凌晨就开始下大雪,非常大,一直到2月1日天黑,这雪还是不见停。

根据预报说,从宾夕法尼亚州开始,再往东北方向延伸,这样一个广大区域,平均下雪厚度要达到24英寸,就是两英尺,真的是这样,有的地方可能都不止。美东北部的好多公共交通全停了,纽约市地区的机场多繁忙啊,这一天航班也几乎全部受到影响,很多被取消。有在这边生活的朋友,您出行一定要注意安全。

缅甸军事政变!发生了什么?翁山苏姬新消息

一想想时间真快!2021年的1月份都过去了,今天我这一期节目是美东时间2月1日制作的,美东时间要比东南亚地区晚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在东南亚的2月1日,发生了一件大事,也是比较受人关注的,有关缅甸的领导人翁山苏姬,大陆翻译是昂山素季,我比对了一下原本的发音,我们就用翁山苏姬来称呼她。

当地时间2月1日清晨,缅甸实际领导人翁山苏姬和缅甸总统温敏等一些执政党高官,遭到缅甸军方突袭,在枪口下全部被带走扣押,国家权力由军方接管。执政党“民盟”的发言人苗纽(Myo Nyunt)在1日早上证实了这个消息,苗纽并呼吁军方要冷静,希望依法行事,并对外界表示,她本人可能也要在随后被扣押。

随后,缅甸军方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军方要控制国家一年的时间。与此同时,受动荡局势影响,缅甸的银行服务大面积关停,军方几乎彻底切断了缅甸的电话信号,而互联网则被大面积的部分切断,缅甸的互联网连接率,至少降到平时的44%。路透社在缅甸的一位记者,自己的Signal还有Telegram账号,竟然都被自动登出。

国营电视台也被军方控制,只播出极其有限的节目,其实就是军方的公告而已。例如,军方在当地时间1日晚间,通过国营电视台公布,政府的24名部长和副部长的职务,被终止。英国BBC的报导说,一些军人直接到几个部长家中,八人带走。此外,执政党之外的一些少数民族党派的领袖,还有学生领袖,也被军方抓捕。有缅甸记者对外界表示,现在记者处境都很危险,接受外媒采访时小心翼翼,也不敢透露姓名,而且有多名摄影记者已经被抓了。局势相当紧张。

而目前,缅甸民众最多是通过小广播喇叭收听军方的电台广播。军方通过电台,向缅甸民众宣布,国家权力转移给了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而缅甸总统则由现任副总统明穗(Myint Swe)代理。

缅甸军方发动这场政变,理由是由翁山苏姬领导的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简称“民盟”,涉嫌在2020年11月的缅甸大选中“舞弊”,军方不承认选举结果。

当时的选举,翁山苏姬的“民盟”第二次获得压倒性胜利,此前一次是在2015年,这意味着民盟又可以继续执政5年,这也是缅甸结束了军事统治后的第二次民主选举。具体而言,民盟在本次选举中,获得议会中的396个议席,而代理军方的缅甸“联合团结与发展党”,仅仅获取33席。

缅甸军方在政变前,已经跟翁山苏姬的民盟政府有冲突,军方认为这次选举不公平,在11月之后,接连提出上诉,要求推翻结果,但是缅甸的法律系统根本不予受理,军方的这种不满在1月底走向高潮,他们于1月26日提出警告,说不排除接管权力的可能,1月28日,还提到可能要废除宪法,当时,这场军事政变就已经露出端倪。

而他们发动政变的2月1日,刚好是选举后新国会上任的第一天。

这次接管权力后,军方宣布要在这一年内,在缅甸办一场真正公平公正的选举,然后会把权力移交给真正胜利的一方。军方还通过脸书发布声明,表示自己办的选举会容纳多个党派。同时,在接下来的这一年内,军方说他们还会成立“改革联邦委员会”,并且推行防疫政策,推动经济复苏。

但是呢,“民盟”的发言人温廷(Win Htein),在政变后向外界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他们说,军方是想把缅甸拉回专制统治,希望人民不要接受军方政变,要举行示威,上街抗议。她的意思,简而言之,是认为军方是要从“民选政府”手上夺权。温廷并表示,这是一份完全能反映翁山苏姬立场的真实声明。在发表这个声明后,温廷也跟媒体失去联系,截至成稿,仍处于失联状态。

目前,缅甸军方已经派兵,到一些民盟议员的住处外看守,这些议员遭到禁足,另外,民盟的办公室文件,也落到军方手中查阅。

缅甸在东南亚算是大国,人口5500万,其中至少300万华裔人口,面积70万平方公里,是东南亚第二大国,2005年以前,缅甸首都是名城“仰光”,城市人口800万,是缅甸最大、最繁华的都市,建都历史超过150年。但是2005年之后,缅甸首都迁到了内陆城市“内比都”。

这次政变之后,根据当地传出的消息,政变主要发生地“内比都”,军方派遣了持枪士兵,还有军车封锁了道路。而缅甸大城仰光进驻了大批警察,由一辆辆大卡车拉进市区,在仰光市政厅外,还有荷枪实弹的军人把守,仰光街道上大多已经在2月1日白天,变得空无一人。

不过,一些仰光的超市则是人头攒动,很多市民急着去超市购买物资囤积,多间超市都提前关门,而且可能是因为通讯网路被切断,人们购买物资只能使用现金。

不过截至成稿,缅甸还没有发生翁山苏姬呼吁的大规模游行示威。

缅甸政变与翁山苏姬背景 各国反应 危局下中共不撤侨

在缅甸还生活着众多华人,他们有的是已经在那里扎根许久的居民,有的是在那里临时经商和务工的中国大陆人士。

缅甸的“浙江商会”会长屠国定表示,政变发生前,中共国就停飞了大陆航空公司往缅甸的航线,至少要到2月20日,例如国航、南航和东航。但是政变发生后,唯一一架一周一次往返缅甸和中国大陆的航班也被叫停。而军方控制下的缅甸当局宣布,当地机场至少要关闭到今年5月。

与历次华人在海外患难时的表现一样,截至发稿,中共没有任何在缅甸危急状态下的“撤侨”的行动。《自由亚洲》电台致电中共外交部,得到的答复是,要记者去看使领馆网站的公告,看看有没有相应安排。

结果记者去大中共主缅甸大使馆的电话,好几个部门都没人接。缅甸当地华文媒体也报导说,政变发生后,中共没有通知任何撤侨计划。

而在缅甸的中华总商会成员对外表示,当地一切电话都没有办法接通,电视信号也被停掉。在缅甸经商的华人最担心的,是因为军事政变,西方国家会对缅甸祭出新的制裁,会波及缅甸开厂的大陆商人,而这种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例如工厂倒闭、工人失业。而现在,缅甸基本上已经进入了一种“闭关锁国”的状态。

虽然没有撤侨计划,但是中共官方回应了有关缅甸问题的询问。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并没有明确谴责政变,只是说希望缅甸各方在法律框架下处理分歧。实际上,缅甸是中共“一带一路”项目的重要合作国,翁山苏姬政府与中共的一带一路签署的合作协议,很可能在政变后受到影响,只是截至目前,军方这方面的态度还不是很明朗。

翁山苏姬1945年出生,其父是缅甸著名的将军,在1947年遭遇暗杀。1960年,翁山苏姬跟随前往印度做大使的母亲离开缅甸,直到1988年才回去,同年9月就建立了“全国民主联盟”政党,迅速发展成缅甸最大的反对党,当时缅甸仍处于长期的军方控制之下,他们在1989年7月20日软禁了翁山苏姬,目的之一是阻止她参加1990年大选。但虽然被软禁,翁山苏姬的民盟政党还是赢得了议会中的绝大多数席位,翁山苏姬也应当成为缅甸的总理,但是军政府当时就否定了选举,宣布民盟是非法组织,拒绝交权,继续软禁翁山苏姬。1991年,翁山苏姬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她1995年被释放了几年,2000年9月再度被软禁,直到2010年11月13日才重获自由,当时正是军方在各方压力下,同意交出权力的前夕。

2015年,翁山苏姬带领民盟参与大选获胜,但是因为她的先生和儿子都是英国公民,所以她没法当总统,执政党民盟因此在总统之上,为翁山苏姬设立了一个新的职位“国务资政”,这使她成了缅甸的实际领导者。

但是,翁山苏姬上台后,允许军方打压缅甸的罗兴亚人,根据统计,罗兴亚人有大约一万人被杀,大约70万人背井离乡逃离缅甸,这件事重创翁山苏姬的形象。而在2020年大选前,生活在缅甸境内的大约200万罗兴亚人的投票权利被剥夺。但如果按照已经公布的大选结果,除了罗兴亚人外,翁山苏姬和她的政党仍然得到缅甸大多人的支持。但如果他们真如军方指控那样,操纵了大选,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缅甸的这件事,牵扯很复杂的缅甸历史问题、社会问题,所以我们节目暂时不对军方扣押翁山苏姬的性质做出评判,它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们继续观察事态的发展。

但我们可以来看一下国际社会的反应。除了中共说希望该国“依法处置”,做了这样一个“说了等于没说”的表态外,西方国家态度都比较明确,大多反对军事政变,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欧盟、还有联合国,都对军方政变表示谴责。日本也同样持这个立场,并呼吁军方释放翁山苏姬。

“人权观察”的一位负责人分析说,实际上,缅甸军方几十年来都没有离开权力核心,翁山苏姬被捕只是反映出了该国的政治现实。但这一人权机构的呼吁,明显偏向于反对军事政变。他们期待欧美对缅甸军政府施加新的制裁,并且希望日、韩等国停止对缅甸投资。

拜登缅甸政变“震惊” 华府被怀疑添兵

而美国拜登政府的反应,想必是比较受关注的。因为不管性质如何,只看这次缅甸政变发生的事情表面,实在跟2020年美国大选的局面太像了!同样是选举问题,同样是有一方认为另一方对大选做了不光彩的事,而且美国民间经常流传说,美国军方可能支持川普,会在行动前后,切断电网、通讯网,以配合行动后,还有美国某位活跃的挺川人士,呼吁人们囤粮,并且准备无线收音机,收听军方广播,这一切的一切,在美国主流媒体视为阴谋论的东西,全部在今天的缅甸活生生地上演。那我也“阴谋论”一次,难道这是世界上某种势力,在缅甸进行的一次相关情况的预演吗?这种情况在其它国家也会发生吗?特别是,缅甸这事一发生,我发现很多华人网友第一个念头,真的想的不是缅甸,而是美国。

拜登白宫说:拜登对缅甸军方拘留翁山苏姬表示“震惊”,敦促缅甸军方尊重缅甸人民在2020年11月民主选举中表达的意愿。拜登的国务卿布林肯说,军方必须立刻撤回行动。

拜登政府的回答并不让人意外,也许缅甸的事,会真的让他们有些人感到害怕。

时至今日,仍有人在华盛顿DC的街头,拍到满载国民警卫队的大巴车开进城市,“卸载士兵”的景象。所谓“就职礼”已经过去超过10天了,DC原先驻守的军人,还有几千人留在当地,也根本不需要换防,这些士兵去DC要做什么呢。是拜登们这么不放心自己的安全吗?

拜登上台后,不仅逆转了川普的多项政策,也展现出很多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施政Style。

大推LGBTQ权利成拜登主业 对中共“战略忍耐”的玄机

比如奥巴马政府时期,大力推行展示象征同性恋的“彩虹旗”,拜登政府的国务卿布林肯,在自己1月26日的听证上,已经展现出要继续推动这一政策的动向。他在听证上说,自己要在各地美国大使馆,挂上彩虹旗,并且要任命LGBTQ权利特使,这在奥巴马时期就有,但是川普执政期间给取消了。LGBTQ的意思就是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和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性别的人。

而拜登提名原宾州卫生部长Rachel Levine做联邦卫生部的助理部长,也有美国保守派媒体提出不同意见,因为Rachel Levine是一位变性人,他是男儿身,变性为女人,可是保守派媒体《每日公民报》表示,即便做了变性手术,可能深层的生物性别也不会改变。因为这个评论,《每日公民报》已经遭受主流社交媒体的打压。

此外,拜登还下令废除了川普颁布的一项豁免令,就是有关医治毒品滥用的行医豁免权,被称为“X-豁免”,有了这个豁免,美国人可以更容易得到防治毒品滥用的医疗,这项豁免被废除后,批评人士担心,这会令美国社会减少毒品滥用产生危害。而川普是美国过去20年来,唯一一个在任期间,促使美国毒品滥用减少的总统。

而拜登政府最令人忧心的,还是上周,拜登白宫提出的对中共“战略忍耐”态度,而不是像川普那样主动出击。

《华盛顿时报》的总编辑周五刊发评论文章,指出战略忍耐其实就是不做任何事情、忽略问题,假装问题不能存在,希望问题自己消失。

而中共看美国易主,则是完全不是“战略忍耐”,而是改变战略,充分利用拜登政府的弱点,并加以试探。

北京对拜登启动“忽悠模式” 侵台妖招“脑洞大开”

《看中国》2月1日刊登了署名为“秦就石”的作者文章。作者比喻,中共是个“双头兽”,一边是熊猫,一边是战狼,川普时期,这两个头都不好使了,但是拜登上台,中共又有迹象,向拜登展示熊猫头,例如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1月25、26日连续两天对美国喊话,扬言美中之间唯有“合作”这么一个选项,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则在1月28日提出4个R开头的英文单词,尊重、扭转、更新、责任,希望拜登扭转川普政策,继续跟中共合作,1月29日,中共副主席王岐山亲自出马,以视频讲话的方式,出席了美中工商领袖第12轮对话,提到美中合作多于冲突,共同利益大于分歧。

中共在川普时期频频露出战狼了呀,拜登来了,立刻先后出马扮熊猫,但是,这只熊猫藏在背后的手里,却是拿着尖刀。

而实际上,中共对拜登应该是软硬兼施的状态,被认为是试探拜登政府底线。1月底,中共对台湾进行了多次创纪录的军机侵扰,美国《福布斯》杂志分析说,这预示著共军有入侵台湾的准备,但是美国国家战争学院的教授“柯尔”(Bernard Cole)则认为,中共还有一个战略,就是“偷袭”台湾。他认为,共军可能在第一波火箭军和突击部队的攻击之后,利用士兵伪装成民航乘客,或者藏身于货柜船内,混入台湾,然后在台湾内部发起攻势。

早在2008年,台湾军情局就发现了这一点,就是中共有计划,把军人悄悄送进台湾北部。美国的一家智库学者此前警告,中共或会暗中利用民用船只伪装上岸,然后共军以演习为名突袭台湾,那些伪装登陆的共军到时会接应。这是一些专家学者,对中共偷袭台湾战略的分析。

在川普政府时期,美军维持较大压力,中共打台湾主意,无论如何也是比较困难的。但目前,事态就比较难以预计。

川普名声逆势上扬

而川普在美国内外,仍有很多人支持。大家看到的是,川普现在这个时期罕见低调,看上去川普似乎是淡出人们视线,但是美国左派媒体《政体》杂志的记者公开说,川普的低调实际上赢得了更广泛的支持。这与人们的历史认知恰恰相反,通常总统离任后,支持率都会下降,而川普却是逆势上扬。

这个记者名叫帕尔梅里里(Tara Palmeri),她在1月29日接受MSNBC的采访时说,对川普的态度,民间跟华盛顿DC的政客,明显不同。她举了个例子,说自己亲自去了美国的怀俄明州,川普在那里比国会共和党更受欢迎,她在当地采访,想找一个反对川普的,都没有找到。

帕尔梅里评价说:在美国民间,人们不想听到任何反对川普的声音,他越是远离媒体,就越像一名殉道者,成为在共和党之上的隐身人物。

而怀俄明当地的国会共和党议员利兹·切尼,因为在1月6日后积极反川普,立刻成为怀俄州民众的众矢之的,纷纷表明切尼没有代表民意,督促她下台。

因此,记者帕尔梅里指出,川普基本盘实际上越来越大,而对川普的弹劾案,反而会让川普更受欢迎,更有威信。

川普获诺奖提名 左媒惊呼支持率上涨 彭斯有意2024?

2月1日,川普还获欧洲议会一名爱沙尼亚籍的议员提名,成为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人之一,理由是,川普乃30年来第一位在任期内没有发动战争的总统,并且推动了中东多项和平协议的签署,比如以色列与阿联酋和美国等签署的《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s)。此外,同样参与了《亚伯拉罕协议》程序的川普女婿库什纳,也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而川普的副总统彭斯,因为在1月6日没有替川普出头,已经被不少川普支持者标签为“叛徒”,他们认为,彭斯至少可以让交了两种结果的州的州议会,再表决一下到底要提交哪个结果,也可以背书共和党议员提出的为期10天的对大选的审查,但是这些他都没做。

1月31日,NBC报导了有关彭斯的新消息,但因为NBC是左派媒体,不知道是否又是捕风捉影的报导。

报导中说,彭斯正计划设立一个自己的政治筹款委员会,而这个委员会是独立于川普的,委员会将聚焦于政策议题,也会有利彭斯跟政治捐款者,保持联系。

因此,有分析认为,彭斯不会退出政治舞台,相反的是,可能他正在为接下来的政治生涯做打算,而且不排除参加2024年大选。这是NBC的报导。

“立百病毒”更恐怖!致死率75% 习家人信息外泄真因

现在美国与世界的政治局势很微妙,防疫前景则比较紧张。在中共病毒虐的同时,英国《卫报》引述专家的话说,除了中共病毒,现在还有一种叫做“立百”病毒的东西,致死率相当高,而全球药厂几乎对此还没有准备。这种病毒由某种蝙蝠和猪只传播,能直接传染人,引发呼吸道疾病和脑炎,它的致死率因为地区不同,还会有小的差别,例如在中国大陆,其致死率可达75%。

我们今天讲了很多缅甸的问题,病毒疫情会在接下来的节目继续关注。另外,上周我们报导过,习近平女儿还有姐夫的个人资料被泄漏一案,现在有些新的消息,也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件案子,广东茂名公安把泄露信息的责任,推给了“恶俗维基”网站的几个成员。

日前,这个网站旅居日本的创办人肖彦锐表示,那些被判刑的年轻人都是替罪羊,实际上,那些资料是通过美国“红岸基金会”,从国内一些势力的手中,得到了习近平女儿的名字、生日、护照、身份证信息等,然后被人转到了“恶俗维基”上,源头根本就不是“恶俗维基”。而那些提供这些信息的国内人士,都是来自中共内部系统,中共不敢让这些信息公开。

好,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会员部分,我们全部转到了网站YouLucky上,链接我已经在留言区置顶,感谢朋友们的支持和关注。好,那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