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帖子惹祸:我如何被脸书审查?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dam Michael Molon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上个月,我在脸书的新闻学院校友群和学生群中发了一个帖子,表示反对在社交媒体上审查言论自由。我想,这个帖子的寿命也就两天。我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群里的某个人在帖子下面加了一条长长的评论,其中有一首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

在这个评论之前还有几十条评论,现在这个几乎不符合逻辑的、主要由诗歌组成的评论掺入其中,那么这个话题能进行到何处呢?我想,这个话题可能会渐渐淡化,然后消失在群组的档案中。

我没想到,这个帖子以及帖子下面的一连串评论,就要被明目张胆地从群里删除了。

在我的原帖中,包括了我的文章《警钟:中共式审查制度已登陆美国》(I’m Sounding the Alarm: PRC-Style Censorship Has Arrived in the United States)的链接。我写了一个简短的文章背景,说明我从中国申请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我当时住在那里,知道在美国我将再次拥有言论和新闻自由,作为一个美国人,我曾经认为这些是理所当然的自由。

但在毕业多年后的2021年,我在脸书和LinkedIn平台上行使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后,第一次遭到脸书和LinkedIn审查。

我在帖子的结尾写道︰“作为一个亲眼目睹了专制中国(中共)压制自由(包括言论自由)和人权的美国人,我今天要敲响警钟:中国(中共)式的审查制度已经在美国出现了,我们决不能让它存在下去。”

言论自由和对权力说真话是新闻工作者历来珍视的原则,因此,新闻业内部理应对中共式的审查制度在美国主要社交媒体平台上的影响,感到真正的担懮。

然而,讨论很快就被几十名高调且具有政治动机的评论员所接管,他们只占脸书这个群组数千名成员中的极小一部分,他们显然已经审阅了我的帖子,并发现被审查的言论自由与抗议与2020年总统选举中的广泛欺诈有关。

一些政治搅屎棍在我的帖子下面发表了一些尖刻的评论,与此同时,我收到了一些私信,表示支持,还有一些没有对帖子发表评论的群组成员请求加我为好友。似乎有一种寒蝉效应,即少数但非常具有攻击性的群体成员,已成为公开和尊重言论的威慑力量,甚至是关于一个记者应该有共同立场的领域的原则:支持言论自由。

当看到评论越来越多时,我从未对其中任何评论作出回应,也没有在我最初的帖子之外作出任何进一步的评论或反应。我的目的,也就是最初的帖子的目的,是提醒记者朋友们注意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即中共式的对社交媒体上言论自由的审查,正在美国发生。

但是,这个帖子似乎触动了一些人的政治神经,迫使他们继续发表评论。引人注目的是,该群的一位管理员表示不同意(我的帖子),但也宽容地表示,虽然她不同意我的观点,但认为我有表达观点的权利,不会删除我的帖子。

在发表这一评论之前,我还没有想到,为了支持言论自由而对我的帖子进行审查是一个正在考虑的选择。但是,在另一个群友添加了包含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评论后不久,我点击了一个指向我的帖子的链接,却收到了一条错误消息:帖子和下面的所有评论都被删除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在群里添加了一个新的帖子,上面有一个错误信息的截图,还有一个简单的声明︰“几分钟前,我试图点击我关于言论自由和中共式的社交媒体审查制度的帖子……出现了这条信息。看来我的帖子被从群里删除了。”

“有谁知道这个帖子是被脸书删除的,还是被群组页面管理员删除的?”一位群友问道。

曾表示不会删除我帖子的群管理员沉默不语。

这一次,虽然同样有一些政治搅屎棍继续之前的攻击,但新的评论者,甚至一些之前对我被删的帖子表示不同意的评论者,都发表了支持言论自由、反对审查的言论。

“拜托,我们不要搞奥威尔主义(英语:Orwellism)。”一位反对审查我上一篇文章的群友评论道。

译者注:奥威尔主义(英语:Orwellism),形容词为奥威尔式(英语:Orwellian),是以英国左翼作家、社会评论家乔治‧奥威尔所描述的破坏自由开放社会的社会福祉的做法,指现代专制政权藉由严厉执行政治宣传、监视、故意提供虚假资料、否认事实和操纵过去(包括制造“非人”,意指把一个人过去的存在从公共记录和记忆中消除)的政策以控制社会。

另一位群友问道:“关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保守派就不必申请了,这样说公平吗?”

在回应这个问题时,一个以前将自己描述为“一个中国移民”的人回应道:“尊重事实的保守派绝对应该申请并接受考验,我认为我们并不介意偶尔的歪曲。”此人不同意我现在被审查的帖子的观点。

另一位群友表示:“我反对删除几乎所有属于《第一修正案》允许的言论范围内的东西,《第一修正案》几乎容忍所有的言论。……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是一种祸害,这个群不应该容忍这种现象。对‘川普例外’的呼吁……在我这里是不成立的。”

了解到一些记者支持对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自由进行审查,而且其激烈程度阻碍了公开对话,这令人不安,也让人大开眼界。同时,在向其他记者展示了言论自由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压制的现实之后,看到他们发表支持言论自由的评论,令人欣慰。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在美国,言论自由继续受到政治性和选择性的审查,这种审查方式反映了专制中国长期以来的系统性审查。有些人可能对这种审查制度并不过分关注,甚至可能支持,因为今天被压制的不是他们的自由言论。不过,如果有一天,他们的自由言论被匿名审查者认为是令人反感的、被禁止发表的,他们对审查制度的关注程度会不会改变呢?

作为一个美国人,我认为言论自由,包括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自由,是一项基本权利,应该得到珍惜和保护。在社交媒体上行使言论自由的美国人不应该因为这样做而受到迫害,也不应该因为发表被有政治动机的审查者认为“惹麻烦”的文章而生活在恐惧中。

原文An Inconvenient Post: How I Was Censored in a Facebook Group for Journalist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亚当‧迈克尔‧莫伦(Adam Michael Molon)是美国作家和记者,获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硕士学位,本科毕业于印第安纳大学布鲁明顿分校(Indiana University-Bloomington),获金融和中文学士学位。

本文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