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杨洁篪对美喊话 缅甸政变祸起修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3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2月2号星期二,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在节目开始之前提醒朋友们,别忘了拨点时间在视频下方的链接中留下您的Email,这样不管我们未来搬到哪个平台,或者有什么变化,我们还来得及跟您联系、找到您!

缅甸政变:祸起修宪?】

昨天缅甸发生军事政变之后,网络上受关注的热度至今不减。与此同时,一个视频在推特上开始热传。视频画面显示一位年轻的缅甸女孩,可能是一位健身操教练,正在仰光的街头进行健美操教学演示。而在她的身后,可以看到一个小型的军事车队正在开往缅甸议会。很显然,这位姑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后正在发生一场震动全世界的大事件。

这个画面非常有意思,因为这个画风和一般人想像的那种全城封锁,军人荷枪实弹遍布要津,到处都是架著高音喇叭的巡逻车,一片肃杀紧张的军事政变完全不搭调。

事实上,自从缅甸大选结束,反对党与军方就一直在提到选举舞弊问题。缅甸军方曾经声称全共有860万票涉嫌选举舞弊,并数度要求选举委员会公布11月大选最终选举人名册,因为只有拿到选举人名册才能交叉比对是否有作票。

但选举委员会认为此举不合法并一直拒绝提供名册,还在1月28号再次否认了军方关于大选存在舞弊的指控,表示没有发现能够影响选举可信度的证据。

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可能是促成军方发动政变的导火索。

缅甸大选究竟有没有舞弊,相关可信的信息太少,很难贸然给出结论。但从推特上一些缅甸人士发布的信息来看,缅甸大选似乎采用的是人工计票,同时投票点都有军警带枪把守,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想达成近千万票的舞弊,难度是很大的。当然,如果我这里有限的信息有错,也请了解相关情况的朋友给我们留言,我们会在查证后与朋友们分享真实的信息。

缅甸政变目前最新的进展,是缅甸军方昨晚在军方电台发表声明,宣布对缅甸政府进行大规模改组,外交部、国防部、边境事务部等11个中央政府部门的部长遭撤换;商务部等19个部门的24名副部长也被解除职务。军方同时在政变后任命11名新任政府官员。

缅甸政府总共由24个部组成,此次撤换涉及到了绝大多数部门,显示军方正在对缅甸政府进行大规模的改组。这个政府无疑处于军方的直接控制之下,但表面形式上并没有以军政府形式出现。而且目前除了昂山素季与总统温敏,据说其他被扣押的政府官员也都被释放,这说明军方对国际社会的谴责还是存有一些顾忌。

缅甸为何政变,其实要追根溯源起来非常复杂,既涉及到政治权力分割也涉及到国内民族矛盾和武装冲突。就我个人看法,其最主要深层次原因恐怕与昂山素季意图大幅削弱军方权力有关,而其中最尖锐的矛盾焦点就是修宪。

缅甸当前的宪法是2008年在军政府主持下制定的,概括地说,这部宪法解决了军政府和平移交政权的转型工作,并且允许包括昂山素季的民盟在内的许多“反对派”进入体制规则之中。

但2008宪法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军方在国家政治中占据主导地位。比如宪法规定军队事务独立自主;国防部、内政部、边境事务部由国防总司令提名;三名总统候选人中的一名由国防军提名,联邦议会中有25%的军人议席不经选举,直接由国防总司令提名;在国家出现紧急状态时,国防军可接管权力等等。

一句话,这部宪法注定了缅甸即便实现了民主化,也只能是一个强军弱政府的格局。所以,虽然昂山素季在2015年大选时将修改宪法作为竞选承诺之一,但是她上台后与军方达成了默契,避免与军方直接对抗,甚至还因为不反对军方对罗兴亚人的镇压而广受指责,因此修宪的工作实际进展甚微。

但在2019年,修宪的矛盾开始凸显出来。当年1月29号,缅甸联邦议会以394票对17票的表决结果同意就一项修改2008年宪法的动议进行讨论。而这项动议就是昂山素季领导的执政党民盟提出来的。

这个举动被认为是缅甸民主化以来对军方在政治权力上的最大挑战,当时军方议员代表就起立沉默了数分钟之久,以此表示抗议。

民盟的修宪主张对军方最大的触动在哪里呢?主要是两方面:

1. 2019年7月30号,民盟提交了修宪报告,其中最主要的内容就是修改军方可不经选举获得25%议席的规定。民盟设想在2021-2026期间将这个比例缩减为15%,并在2036年缩减至5%。

这不仅是动了军方最大的一块奶酪,甚至可以说是要把军方从国家权力的宴席上赶出去了。军方支持的巩发党议员当天就表示,如今还不是军人议员退出政治的时机。

2. 修宪另外一个焦点条款是,缅甸现行宪法规定,配偶或孩子为外国公民者不能担任缅甸总统。昂山素季已故丈夫和两个儿子都是英国公民,这导致她无法担任总统,这几年一直以“高于总统”的国务资政身份成为缅甸政府实际最高领导人。

民盟的修宪提议中想废除这个条款,让昂山素季获得更大权力,这也是军方视为红线之一。因为军方当年主导起草2008宪法的原则就是:确保军方在缅甸政治中的主导地位。

虽然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曾多次公开许下承诺,说只要国家实现民族和解后军方就将退出政治舞台,但显然军方目前并不认为昂山素季已经实现了民族和解的目标。

客观地说,昂山素季上台执政后,或许是因为经验欠缺,对缅甸内政建设上可以说是乏善可陈。再加上不断推进激烈的修宪政治议程,难免给人留下“干正事能力有限,搞政治夺权很积极”的印象。

所以,可以说缅甸政变其实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并非单一因素造成。大选中存在或多或少的舞弊现象,客观上也给了军方一个口实。

美中对话杨洁篪曲线勾兑】

好的,关于缅甸局势我们就暂时讨论到这里,未来如果有重要的变化我们会继续跟进并和大家分享。接下来我们要讨论中美关系的最新变化,这个变化显示拜登政府虽然嘴上保持对中共强硬,但实际上可能已经在暗暗为中共松绑。

就在今天,中共官媒集体高调报导了一条新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在北京同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举行了一次视频对话。

在这次对话中,杨洁篪非常露骨地表示,希望中美双方“推动中美关系重新回到可预期、建设性的轨道,构建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大国相处模式”。

我们都知道,杨洁篪是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这个职务实际上就是中共外事领域的最高官员,是实际的操盘手。

他此次视频对话的对象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是个什么来头呢?“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 成立于1966年,是美国的一个非政府组织,其成立宗旨是为了促进中美关系发展、增进相互了解与合作。

这个委员会有什么特别之处呢?主要有两点:1. 该委员会号称汇集了美国政坛一批所谓的中国通、知华派,其中包括基辛格这样的资深拥抱熊猫派,也包括了一批像芮效俭、尚慕杰、洪博培等前美国驻中国大使这样的人物。

2. 1972年,正是这家委员会一手促成了中国乒乓球队历史性的访美,这是中美乒乓外交的开端,也是美国就此走上与中共结成战略合作伙伴的不归路的开端。

这样一来,我想朋友们就不难看明白,为什么与美国一家非政府组织对话,需要杨洁篪这么高级别的官员出面的原因了吧。

为什么举行这样一次对话,中共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表示说,这是中共“在一个合适的时机伸出橄榄枝,希望能够与美方达成合作”。

而与此同时,这家研究院的常务副院长阮宗泽也毫不隐讳地声称,在美国新政府交接后,新政府也在对美中关系进行新的评估,美国也有很多声音希望重建中美关系,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发展。

所以,中共的意图很清楚,杨洁篪这次的对话姿态摆得很高,其目的就是利用美国政坛这批“拥抱熊猫派”来撬动拜登政府,逐渐从非官方接触恢复到官方接触。

虽然杨洁篪的话说得很好听,但中共在拜登上台以后的系列动作并不是这样。

可能很多人都还有印象,从拜登就职仪式当天开始,中共就对拜登进行了一系列展示强硬姿态的测试。

【中共极限施压 模拟攻击美航母】

从宣布制裁名单,到军机骚扰台湾破纪录,再到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上对拜登批评教育并指明方向,中共一直都在对拜登施压。而最近的一次压力测试,是中共轰炸机在南海居然对美军航母进行了一次模拟攻击。

美国“商业内幕”网站29号报导说,美国军方在上个周末证实了这次模拟攻击。当时的情况是,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经由巴士海峡驶入南海国际水域的时候,正值中共军方派出8架轰-6K轰炸机、4架歼-16战斗机和1架运-8反潜机进入台湾西南空域骚扰。

而中共的轰炸机和战斗机当时就模拟了对“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的攻击。《金融时报》报导称,中共轰炸机飞行员还确认了对海打击命令,并模拟发射反舰导弹。

报导甚至说美方“可以听到轰炸机飞行员在驾驶舱里的对话,确认模拟瞄准和向航母发射反舰导弹的命令”。

尽管这是一个非常挑衅的动作也非常危险,但一名美国国防官员称,中共军机没有进入距美国海军舰艇250英里的范围内,这超出了轰-6K轰炸机所携带的鹰击-12反舰导弹的射程。

当然,中共这个动作只是一个警告性质,但这个举动与我们刚才提到的中共一系列对拜登的压力测试明显是相关联的。

而且,这个耐压程度的系列测试,与杨洁篪今天的这个对话,其实也是相关联的。

【中共故技重施 “拜振华”露真容?】

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杨洁篪的这次对话。

他在对话中提出了如何重建中美关系的4点具体主张:第一,积极看待中国;第二,不要把中国学生当成间谍,不要关闭孔子学院,不要限制中国企业等;第三,香港、西藏和新疆是中国内政,不要跨越红线;第四,中美应在新冠疫情、贸易、气候变迁、军队、执法、毒品管控、网络安全等领域进行广泛合作。

杨洁篪的这几点主张,我们如果简要点看,他主动提到中美可以在疫情、贸易、气候变迁、毒品管控和网络安全等方面进行合作,其实潜台词就是中共愿意在这些方面作一定让步,给拜登政府一点好处,这可以凸显拜登的政绩。

相应地,他提到的其它几点,就是希望拜登让步的地方。这几个要点合并起来其实就是一个关键词:脱钩。

在经贸、科技、信息交流与人才培养等方面,中共希望不要脱钩,这样中共可以继续从美国身上获取继续的资本主义营养来壮大中共的共产主义机体。而在人权领域,尤其在港台新疆等问题上,希望拜登把人权与经贸科技等脱钩,这就是所谓的不要跨越红线。意思就是你嘴上谴责是可以的,但不能来实际的制裁。

所以,杨洁篪这个通话,实际上是提出了一个中美重启谈判的框架,希望这个“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能够转达给拜登。

换句话说,杨洁篪是希望拜登政府放弃川普时代的“不信任+核查”原则,放弃将中共视为美国最大威胁的根本战略。这个目的如果达到了,那么中共崛起并将美国斩落马下的目标,就只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中共上上下下都觉得这是机会来了,拜登将成为振兴中华、实际上是振兴中共的绝好机会。

为什么大陆民间在拜登上台后一致赠送了他一个外号:拜振华,原因就在这里。

用中国过去的一句古话讲,叫做其来也渐,其入也深。

刚才我们说了,中共对拜登政府的一系列强硬姿态的测试,和杨洁篪今天突然柔软温和的表态是相关联的,原因其实不复杂。这是中共一贯的一手软、一手硬的策略。过去我们打个一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就是打一个耳光再给了一颗糖。

只不过这次中共对拜登可是连续打了好几个耳光,然后才给糖,所以这是一个前后连贯的手段,目的就是撬动拜登政府恢复与中共的官方对话。只要恢复了对话,美中关系的主导权就将逐步转移到中共手中。

对这一点,中共有充分的自信,因为过去几十年中共已经无数次验证了这个手段的有效性,只要一对话,除了川普与蓬佩奥这种油盐不进的角色,中共都有办法渗透对方。这两个人,毕竟是当今美国政坛中万里挑二的人物。属于异数,不是常态。

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拜登本身许多行为已经在为中共暗中松绑。

昨天路透社报导说,拜登政府将川普对中共军企投资禁令的生效日期从1月28日推迟到5月27日。

而更早一点,由于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更新了对某些中共企业的投资禁令,标普道琼斯在1月26号发布声明称,将暂停把中广核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核电有限公司以及中国船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大型央企从指数中剔除的决定。

所以,拜登上任还不到2周,我们看到的就已经是一方暗送秋波,另一方立马心领神会的画面,接下来,我们也许很快就会看到双方勾搭的一幕上演了。

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