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同市法轮功学员崔玉桃生前遭受的迫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4日讯】山西省大同市法轮功学员崔玉桃,在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时左右,在山西省太原市(109)监狱医院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岁。她姐姐崔玉萍生前曾遭到绑架迫害三十多次,在二零一三年含冤离世。

崔玉桃,原山西大同矿区工商局公务员,修炼法轮大法后,处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单位任劳任怨,工作认真、待人宽厚,一改工商干部“吃、拿、卡、要”的不良风气,在单位、在家中、邻里之间受到一致好评。邻居都夸她是个好媳妇。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年中,崔玉桃十多次被绑架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崔玉桃被大同市公安局矿区分局国保大队长王志龙和新胜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至七月一日,派出所通知家属去领人时,崔玉桃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神智不清!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崔玉桃在单位上班时又一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大同市第一看守所,当时年仅十岁的儿子无人照顾。据悉,当时,崔玉桃不走,不法人员强行硬拉带拽、连碰又撞的把崔的皮肤弄伤流血,她穿的风衣上有好多血。

被绑架到大同看守所后,崔玉桃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躲过大灾难,就大声喊:“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看守所的不法人员不让喊,就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当时,崔就神智不清,不会说话,再也不会喊了,记忆力明显衰退。

酷刑演示:铁椅子(明慧网)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大同市矿区法院非法对崔玉桃开庭审理,崔玉桃精神状态不好,非常吃力地走进来,脚镣和手铐连在一起。法警要求崔玉桃坐到了专门为犯人制作的恐怖的铁椅子上面。当时被非法庭审的另一位当事人的律师强烈要求解除械具,法警给崔玉桃取下手铐,又把崔玉桃的手铐在了铁椅子上面她胸前的木板上的两个铁环中,脚镣还戴着。这个时候,崔玉桃的律师强烈抗议,你们这样不叫解除械具,而是加重械具,我要求你们文明执法。可是,法庭上没有任何人回应,后经休庭后,继续开庭。

公诉人罗列所谓证据诬告崔玉桃,并且说崔玉桃是“在逃犯”。崔玉桃一直在单位上班,并且是在单位被绑架走的,怎么是在逃呢?

律师站起来一项一项的驳斥,并且在庭上大声的讲述真相,要求对崔玉桃无罪释放。崔玉桃自己反问公诉人:信仰有罪吗?不是信仰自由吗?我所有做的都是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大同市矿区法院对崔玉桃非法庭审后,冤判她三年半刑期。二零一七年七月,崔玉桃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

在山西女子监狱,崔玉桃被分到五监区8号房,号房组长杨海英逼着崔玉桃写转化书,崔不写。

二零一八年底的一天晚上十点到凌晨两点,崔玉桃身体难受,肚子憋的疼痛难忍,吐血,便血,想去厕所,号房的犯人阻止,说:“去了8号房的犯人全部扣分”,崔玉桃硬忍着肚子的疼痛憋的难受了四个多小时。

在这期间,值班的狱警在监控里看见崔玉桃的病状,就给五监区,值班的狱警任宏霞打电话问:“崔玉桃有什么病?”当时,任宏霞没有及时去8号房看崔玉桃病的怎样,就在五监区的大厅,隔着铁大门在外面,把楼道晚上后勤值班的人,叫过来问:“崔玉桃有什么病?”因楼道的人,刚去五监区,时间不长,情况不详。值班的人正准备告诉任宏霞说不知道,话还没说完,和崔玉桃一个号房,五监区后勤给犯人发药的姓史的快步跑过去抢著说:“没有事,你睡吧”。

二零一九年中秋节,中午,崔玉桃去厕所,感到身体非常难受,全身无力,站不住倒在了厕所的地板上,便在裤子里,不会说话,不会动,多人帮她替换了裤子。后被送山西109公安医院,一直没有信息。再后来五监区的人再也没有见到崔玉桃。

被送公安医院的期间,五监区的许多人看见,8号房的组长杨海英把崔玉桃穿过的衣服悄悄的渐渐的全部扔掉。号房床上的照片和楼道里的照片,也渐渐的全部拿掉了。五监区有人问教导员侯建英,崔玉桃哪里去了?教导员说:“取保候审,回家了。”可是,崔玉桃的丈夫当时在山西女子监狱大门外,伤心地哭着要人。

在监狱中,崔玉桃遭到残酷迫害,几次病危,家属强烈要求放人,监狱都无动于衷,崔玉桃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和亲人。

崔玉桃被迫害致死,山西省女子监狱五监区的狱警任宏霞及监狱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重责。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