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政治角斗场中的昂山素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几十年来,诺贝尔和平奖成为西方国家推行颜色革命的利器,好些国家的政治反抗者象征人物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后,最后都成了带领该国实施民主化的领军人物。比如,曼德拉之于南非、昂山素季之于缅甸。有些人物虽然没能成为一国实现民主化的政治领袖,但至少在授奖之初时,确实寄予厚望。但像昂山素季女士这样一生经历过先是百誉集身,继而是群毁毕至,加誉毁誉都是同一批机构的同一批人;执政前身陷囹圄,执政过程中因政变被拘,关押她的竟然都是缅甸军方,放眼望去,可能也就她一人。

其间因由,个人因素有之,但更重要的因素却是她身处的政治角斗场太过凶险。

缅甸本身就是政治修罗场

说缅甸是修罗场,出于两点,一是民族矛盾非常尖锐,武装冲突不断;二是军人势力强大。

缅甸自独立以来,族群问题一直是长期困扰和影响缅甸政治的棘手问题。据“奥斯陆和平研究所”2016年提供的统计数据,1948年—2015年,缅甸政府军同相关族群武装组织共发生268起规模、强度、持续时间长短不一的武装冲突事件。2015年10月15日,缅甸中央政府与八支少数民族武装力量签署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停火协议。但签署协议的少数民族武装中,并未包括克钦独立军、果敢同盟军等实力较强且与缅甸中央政府矛盾较大、近年来多次发生冲突的少数民族武装。2015 年 11 月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 赢得大选并于次年4月开始执政以来,缅甸政府军和少数民族武装之间仍然不断爆发规模不一的武装冲突。其中以2018年上半年缅军与少数民族武装力量爆发的冲突最为严重,缅甸国防军炮轰了克钦独立军位于孙布拉蚌镇(Sumprabum),怀莫镇(Waingmaw)和德乃镇(Tanai)营地,导致12万人流离失所。

军政府势力犹在且有宪法保证

军人政权是缅甸政体的一大特色。缅甸国防军领导人奈温于1962年建立了军人政权,开启了长达五十多年的军政府统治时期。1988年,奈温政权因经济不振和政治迫害被迫辞职,以苏貌为首的新军人集团上台执掌国家政权。2010年,缅甸举行了全国多党民主制大选;2011 年,第一任总统吴登盛上台,开启了民选政府时代。但吴登盛的军人背景,仍然标志着缅甸军人统治并未结束。2016年3月30日,民盟资深成员吴廷觉总统领导的新政府宣誓就职,开启了“文官主政,文军共治”的新历史阶段,军人与政治的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

但是,在丹瑞大将领导下制定的《缅甸宪法(2008)》,让军人保留诸多权力,成为与民盟政府并立的另一权力中心。据缅甸《2008年宪法》规定,缅军不接受文官政府约束,是独立的、超脱于国家政治生态之外的军人集团,又是“国家的监护人”和“宪法的守护者”。除了规定军人拥有议会25%的席位、修改宪法必须获取75%议员的同意之外,宪法第417条规定:若出现企图以暴动、暴力及不正当强制手段去夺取联盟主权的情况,导致联盟有瓦解危机或可能出现丧失主权情况时,总统可在与国家防务与安全委员会协商之后颁布紧急状态。第418条(a)款更是明确规定,若是发生第417条所指的情况,总统应当宣告把联盟的立法、行政与司法权力行交给军方总司令,让他能够采取必要行动平定局势。

因此,缅甸军方昭告天下,他们的军事行动是依据宪法行事。

缅甸是美国与中国政治角力的竞技场

南非曼德拉不负联合国、美国、欧洲主要大国厚望,在它们几十年的长期支持下,终于将南非变成了一个彩虹国家。对这个彩虹国家的建成,世界媒体为之欢呼了好几年,直到南非逆向种族歧视盛行、经济上从中等发达国家再次堕入发展中国家、犯罪率高发为止。南非的现状,虽然主流媒体不谈,但其实明白人都清楚。

也因此,昂山素季成了联合国、美国、欧洲主要大国寄望所在,进步力量都希望昂山素季能够领导缅甸的民主化,为民主有缺陷的亚洲、也为世界打造一颗民主之星。

不过,与西方各国相比,中国与近邻缅甸的关系更密切。长期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对缅甸实行高压制裁政策,与缅甸几乎没有任何正式外交关系。缅甸的最主要外交国就是中国,并和柬埔寨一道成为中国在东南亚最忠实的盟友与利益代言人。除了大量中资企业在缅投资,中国还在缅甸修建石油运输管道,以摆脱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缅甸对于中国来说,不仅有重要的经济意义,更有不可估量的政治价值。长于利益外交的中国,非常清楚军队在缅甸政治中的作用,一直刻意维持着与缅甸军队的友好关系,而且不止是国防军,还包括一些少数族的武装部队,方式是为他们提供军事装备。据说缅甸军方在1月中旬与中国外长王毅见面时,通告了可能采取军事行动的消息。

西方对缅甸的影响,主要在于扶持了昂山素季这位名震全球的政治象征人物,远不如中国那样根植于缅甸本土。

昂山素季掉入本国与西方政治文化的夹缝之中

昂山素季执政后最受诟病的是两件事情:

一是她所在的政党赢得大选后,由于《缅甸宪法(2008)》规定,与外国公民结婚或子女为外国人的缅甸人不能成为总统或副总统。昂山素季的丈夫是英国历史学家迈克尔‧阿里斯(1999年去世),她的两个儿子是英国公民。因此,她只能任外交部长兼总统事务部长。为了绕开这条法律,昂山素季模仿李光耀退休后揽权的方式,为自己量身定做了一个“国务资政”的职位,而且公开称自己会成为在总统之上的实权领袖,领导政府——此举自然被视为昂山素季贪恋权力。

昂山素季领导的是本国政府。由于本国政治的需要,导致她在处理罗兴亚人危机及严厉打压记者。罗兴亚人是缅甸境内的穆斯林群体,当年英国殖民政府引进的孟加拉移民。独立后的缅甸政府一直不承认罗兴亚人的公民地位,再加上缅甸的主体信仰是佛教,信仰冲突更为民族矛盾火上浇油。从2010年开始,罗兴亚人和缅甸政府之间的流血冲突不断,最终演变为大规模的镇压,罗兴亚人死伤惨重,引发难民危机。联合国调查后,公开谴责昂山素季未能制止暴力行动,没有运用职权和道德声望遏止仇恨言论在国内散播,任由军队胡作非为,为此要负部分责任。面对联合国的责难,昂山选择站在军方一边,为此还专门于2019年率领法律团队前往荷兰国际法院,亲自为相关指控辩护,国际社会对此舆论哗然。2018年,两名路透社雇佣的缅甸本土记者因报道缅甸政府军大开杀戒,被以违反《电信通讯法》的名义判刑7年;同年9月,《缅甸环球新光报》某位政治评论员因为不断批评昂山素季,而被缅甸司法当局以“分裂”罪名判刑7年。

昂山素季因此备受国际社会批评指责,当年争着授奖给她的十余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相继撤销奖项,包括牛津自由奖、柏林自由奖、加拿大荣誉公民、国际特赦组织良心大使奖等荣誉。BBC对她曾用尽了赞美之辞,2019年12月专为她写了一篇《昂山素季:从“人权斗士”到“种族屠杀”辩护者》。

我无意批评昂山素季。设身处地,以她之身份,所处之地又是各种政治势力凶狠缠斗的政治角斗场,2月1日之变应该是意料中事。舞弊之事我不认为是空穴来风,对她与她的政党来说,学习他国政党操纵选举的做法并非难事。她的失手在于对手是执掌军权的实力派,还有本土宪法加持的合法权力。美国与西方世界现在自顾不暇,谴责应该就是对她的最大支持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