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越南行重燃我对共产主义怒火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ennis Prager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十年前,我写过一篇专栏文章,讲述了我对越南的观感。鉴于许多美国年轻人对共产主义(或它更温和的称呼,社会主义)缺乏反感,甚至温情脉脉,今天有必要重温此文。

在越南访问期间,我很难控制我的情绪——特别是愤怒的情绪。我越欣赏越南人民——他们的聪明才智、热爱生命、尊严和努力工作——我越对20世纪下半叶给他们(当然还有我们美国人)带来巨大痛苦的共产党人感到愤怒。

不幸的是,共产党仍然统治著这个国家。

但是,越南已经接受了摆脱贫困和更进一步创造财富的唯一途径: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

那么,在战争中死去的200万越南人究竟为什么而死呢?我想向那些越南的共产主义统治者提出这个问题:“同志,你们否定了共产党所主张的一切:集体财产、集体农业、中央规划和军国主义等。那么回顾历史,你们敬爱的胡志明和你们党究竟为什么而牺牲了数百万越南同胞的生命?”

这个问题没有好的答案,因为如果不说谎,就必须讲述真相,而真相并不动人。

说谎是越南共产党的回应。

这个谎言在世界上被那些非共产党的左派重复,在几乎每所西方大学里被传授给学生,并且通过几乎所有的新闻媒介在世界上传播:越南共产党人,即北越政权和南越的越共,只是为争取民族独立而抵抗帝国主义,反对外国控制他们的国家。首先,他们打日本人,然后和法国人战斗,然后和美国人作战。美国婴儿潮一代会记得,他们被一遍又一遍地告知,胡志明是越南的乔治·华盛顿,他热爱美国宪法,并且以之为典范制定了自己的宪法,他只想越南独立。

真相是:每个共产主义独裁者都是疯狂的、具有邪教性格的、渴望权力的、嗜血的暴徒。

胡志明也不例外。他谋杀了他的对手,酷刑折磨不计其数的无辜的越南人(活埋农民是他最喜欢的方法),以逼迫数百万农民为他而战——是的,在历史上最大的杀人犯毛泽东的支持下,为了他和他血淋淋的越南共产党而战。

然而,美国的道德白痴在反战集会上高呼“胡、胡、胡志明”,把美国描绘成越南人的真正杀人犯——“嘿,嘿,嘿,LBJ,你今天杀了多少孩子?”(译者注:“LBJ,你今天杀了多少孩子?”出自当年反战歌曲。LBJ是当时的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的姓名缩写。)

越南共产党人并不是为了越南的独立而与美国打仗。美国从未对控制越南人民感兴趣。一个完美的类似的例子可以证明这一点:朝鲜战争。

美国是为了控制朝鲜而和朝鲜共产党战斗的吗?还是说,37,000名美国人是为了朝鲜人的自由而丧生在朝鲜的?谁曾经是(现在仍是)一个更自由的人——一个生活在朝鲜共产党统治下的朝鲜人,还是生活在美国打败了朝鲜共产党的地区(南韩)的朝鲜人?

那么,谁曾经是更自由的越南人——一个生活在非共产(但是极权的)的南越人,还是一个生活在“胡,胡,胡志明”共产党统治下的北越人?

美国为解放其它国家而战斗,而不是为了统治他们。是越南共产党(和中共),而不是美国,对控制越南人民感兴趣。

但是,谎言如此广泛和有效地传播,使世界上大多数人——除了支持美国在越南所做出的努力的人、越南船民和渴望自由的越南人——相信美国是为了锡、钨和完全虚构的“美国帝国”而战,而越南共产党人则为越南的自由而战。

我参观过越战遗迹博物馆,这是一个共产党搞的三层楼的反美照片展览。没有什么让我吃惊的——没有关于共产北越或越共的任何真相;只字不提那些广泛施加在不愿为共产党打仗的人们身上的威胁;只字不提那些冒着生命危险乘船逃跑的,宁愿冒着溺水、被鲨鱼吃掉、被海盗折磨或强奸的危险,也不愿生活在被共产党“解放”的南越的人们。

同样不足为奇的是,越南共产党所讲述的越战历史,和美国、欧洲、亚洲或南美几乎任何一所大学里任何一位教授讲述给学生的越战历史,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让我以越南人民——我开篇的主题——来结束此文。

如果你访问过越南,就没有可能不对越南人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希望我能活着看见越南人民从渗透在他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共产主义谎言中解脱出来,明白每一个在反美战争中丧失的越南人的生命都被浪费了,都是历史上最嗜血的意识形态——共产主义的祭坛上一亿多人中的一个。

请与你的儿子或女儿分享此文,他们对共产主义一无所知,不知道为什么体面的人会讨厌它、还有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

原文:Trip to Vietnam Reconfirmed My Hatred of Commun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全国联合电台脱口秀主持人和专栏作家。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