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拜登正式表态 习近平应很失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4日,拜登终于阐明了他对中共政权的态度,把中共描述为“最严重的竞争对手”(most serious competitor),并认为中共与美国对抗的“野心日增”(growing ambitions of China to rival the United States),他还称美国的领导地位正遭遇新的不断推进的“威权时代”(new moment of advancing authoritarianism)。这次表态,应该是拜登参加竞选以来的一年多时间里,对中共政权最清晰的一次表态,也应该是最强硬的一次表态。

尽管拜登曾把习近平称作“恶棍”,但他也曾炫耀过与习近平交往最多,并一度不肯认为中共是最大敌手,或者尽量回避正式表态。近一段时间,习近平十分焦急地盼望尽快与拜登沟通,缓解中共的外部压力,还采取了咄咄逼人的方式。如今,拜登的表态应该令习近平很失望。

拜登的这次讲话,虽然涉及了外交的方方面面,但还不能算作外交策略,只能算给外交政策画了一个大致轮廓。拜登仍然表示,系统评估还在继续,所以具体的外交策略,恐怕尚需时日,这也就是所谓的战略忍耐。

拜登对中共政权的表态,实际也并无太大新意,他的内阁成员和白宫发言人已经表示了类似的看法,即中共政权是美国的最大挑战。拜登的表述似乎更完整些,他说,我们将直面中共政权在“经济、安全和民主价值的挑战”,“对抗中国(中共)的经济侵略”(confront China’s economic abuses),“反击它侵略性的强制行为”(counter its aggressive, coercive action),“回击中国(中共)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push back on China’s attack on human rights,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global governance)。

拜登也谈到,“当涉及美国利益时,准备与北京合作”(ready to work with Beijing when it’s in America’s interest to do so)。这句话,应该给了习近平一些希望,但拜登并未说明,可能合作的领域包括哪些,应该还在他的战略忍耐中,习近平只能继续等了。

拜登也强调了与盟友合作对抗中共的态度。这些说法并未超越近日拜登团队成员的种种表述,只是这一次拜登主动表态,而不是在追问之下的回应。而且,拜登几乎开篇就称中共是“最严重的竞争对手”,并把对中共的态度放在了讲话的前面。拜登已经与世界各国领导人沟通了一圈,包括同样认为是敌人的普京,至今却仍然没有与习近平沟通,应该令习近平相当恼火。如今的这番表态,无论如何都会令习近平感到难受。

中共党媒刚刚还欢呼,“反将美国一军”,却没有想到,不但没有“将军”美国,反倒被美国“将了一军”。

中共高层连日来对美动作频频,不断喊话,一直在营造吃定美国的氛围,俨然只等拜登放软,就可以敲得胜鼓了。现在拜登的表态,却令中共高层如鲠在喉、骑虎难下。拜登可能并没有“将军”中共高层的想法,但中共高层等于自己“将了自己一军”。

中共外交部和中共党媒的话都说得太满,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的喊话也太过咄咄逼人,中共高层的误判再次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中共高层怎么回应外界还在其次,如何向党内交代才是更大的麻烦。

最近的中共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议,以及纪委会议上,习近平再次高举政治反腐,营造了政治清洗的肃杀氛围,试图遏制任何的反对和质疑声音。中共高层急切需要美中关系翻盘,好重新找回一些威信,如今还得再费一番心思,眼看又无法自圆其说。

拜登在2月4日下午讲话,正好是北京时间的后半夜,应该苦坏了中共高层的智囊们,还有外交部、党媒等,不少人不得不熬夜观看、翻译、第一时间呈送,更免不了被要求提出各种评估、方案等。中共高层甚至也都无法入睡,一直盯着最新信息,等来的却是失望。

中共高层显然需要时间评估,可能还需要时间做出及时的反应,无论暂时放软、半放软,或者再次强硬,也许暂时回避,在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内,中共高层恐怕还会发出混乱的指令,对外的表现可能再次令人匪夷所思。中共高层不愿耐著性子观望,偏要急于翻盘,弄巧成拙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拜登应该也想不到,他的正式表态,很可能会掀起中共内部的一次轩然大波,中共会有怎样的连串表演,或可拭目以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