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川普的中国战略会被拜登断送吗?

---- 简评大西洋理事会的最新报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国务院的官员最近说,不急于与中国接触;在对华政策上,拜登政府目前的着重点之一,是先与盟友和伙伴国磋商,之后才与中国就共同关心的重大领域进行直接接触。这未免令人觉得蹊跷,因为美中关系无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涉及美国、中国和世界的安全、和平与稳定,从军事到政治到经济、科技、贸易,无不如此。但拜登政府上任两个星期来,拜登先后与世界多个国家的领导人通话,布林肯国务卿也采取了类似的行动,却迟迟未与中共领导人通话,当然引起人们的猜测。

实际上,川普总统的围堵中共策略,全球剿共的大计,如今是否会中断、甚至被葬送,美国本身是否会走上委内瑞拉的道路,都是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关注的话题。坦率的说,拜登不不急于跟中共接触?会不会是因为不知道一旦见面他们会说些什么、该说些什么呢?中共试图影响美国选举,大量的投入人力物力,现在难道不是逼债、求得回报的时候吗?如果左翼团队不能澄清与中共的纠结,不敢正视中共的干预,那当然会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应对,那也就会觉得没有什么好接触、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呢。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Ned Price)在二月初的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美国是否在延迟与中国就一些重大全球性议题进行互动。他回答说,这关系到“我们在广泛的外交政策议题上安排行动的先后次序。”如果美国真的是先确保与盟友步调一致,与伙伴步调一致,然后一起针对中共,这当然不错,也符合美国一贯的策略。但拜登政府在中共步步紧逼、屡次挑衅之际仍然祭起“战略耐心”的旗帜,并且全面裁撤川普第一任期内国务院的人马,不免让人们担忧,美国会不会让中共侥幸脱身!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二月初发表了一份最新的研究报告,题目颇意味深长:“更长的一份电报:美国关于中国的最新战略。”而报告的作者,居然是匿名的。

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是一个具有六十年历史的美国智库,创建于1961年,主要研究方向是国际事务,为国际政治、商业、知识界的领袖人物提供一个平台。他们有十个区域性和功能性的研究中心,专门研究全球经济和安全方面的议题。他们的这个报告用了“更长的电报”(The Longer Telegram)一词,这是因为历史上有个著名的“长电报”(The Long Telegram)。

所谓的“长电报”,是1946年2月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的外交官乔治•肯南(George F. Kennan)发回美国的、长达8000字的电报。这份应美国国务院要求完成的长篇报告,最初是想了解,为什么俄国人对创立“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在持反对的态度。但报告最终帮助美国政府确认了对前苏联的强硬政策,奠定了美苏冷战期间美国的围堵策略。

肯南的功绩,在于他确认了苏联共产主义政权不认为会与资本主义世界长期的和平共处,所以美国必须对苏联共产主义的扩张采取围堵的方针。肯南后来用匿名的“X”作为笔名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澄清了他在“长电报”中的观点。也因此,70多年后一篇“更长的电报”的研究报告,也以匿名的方式发表,并针对一个最后、最大的共产主义政权—中共,就非常耐人寻味。

大西洋理事会的这篇报告明确地指出,美国在21世纪面临的唯一一个、最重大的挑战,就是来自一个崛起之中、习近平领导之下、越来越极权的中共国。中共因为在经济和军事力量上的规模,技术发展的速度,和与美国截然不同的世界观,现在已经冲击了美国国家利益的每一个方面。并且,这是一种结构上的挑战,是在过去20多年中逐步形成的。习近平权力地位的上升,加快也加速了中共的这一挑战。

报告注意到了习近平回归毛泽东的马列路线,系统性地消灭政敌,让中国市场改革停顿、加强共产党对私企控制等等的倒退行为。中国在习近平时期,报告认为,加速成为极权式的警察国家,并把中共的极权体制、胁迫式的外交政策、和军事部署,都延伸到了中国之外的世界各地。所以,报告认为习近平是整个民主世界的“严重的麻烦”。报告认为,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美国政府,都需要应对这个迫在眉睫的挑战。

显然,这份研究报告是在川普第一任期中开始研究、写作、成型的,应该是立足于川普时期美国政府和民间对中共最新的认识,而对美国两党的政府机构作出的政策建议。可以说,它是川普对中共围剿政策的延续,并以智库报告的形式呈现,让美国未来政府采纳和执行。报告提到川普政府2017年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并称赞了川普政府就中共的野心向美国人民敲响了警钟!

这份基于美国朝野对中共最新、最全面认识的报告,还指出了十个策略建议,都是足够让中共心惊胆颤、让中南海难以入睡的杀手锏。报告指出,相比于苏联,中共更加灵活,更加善于存活。所以,与其指望中共最后会从内部开始垮台,还不如把“推翻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明确的目标!这可真是非常难得。

十大战略具体的来说,首先,是美国的战略必须基于四个支柱:军事力量,美元霸权,新兴科技,和自由法制。其次,美国战略必须立足于发展美国经济,纠正体制性的经济薄弱环节。这一点,正是川普“美国第一”、“让美国再度强大”的继续。第三,美国对中共的战略必须基于美国的价值观和国家利益。第四是美国必须与盟国合作,团结一致对付中共。第五点与第四点相关,就是美国需要考虑盟国的政治和经济需求,然后协调合作。

第六点非常有趣,是要美国重新平衡(rebalance)与俄罗斯的关系。这显然是在拥抱川普的“联俄抗共”策略,它在川普执政时也可以执行。但在污蔑川普“通俄”的左翼政府中,却很难实施。第七个策略最有趣,也最会引起中南海的警觉:它建议美国政府巧妙利用中共内部的断层,亦即中共的内斗,尤其是针对习近平的反习内讧,来实现美国的目标。第八点是提醒美国官员认清中共“现实主义”、“实用主义”的特点,中共只认拳头和实力,不讲道义,也不相信战略的真空。

第九点指出了中共的软肋,那就是中共现在最害怕、最焦虑的,就是与美国的战争冲突!当然,美国战略的最后一点,就是中共非常害怕经济上的崩溃。这一点也非常正确和准确,中共的确是在面临经济上的崩溃。只要川普的经济战、贸易战、科技战,继续的往前推进,中共必定在年内迅速垮台。

问题的关键是,川普成功的警示了美国人中共的危险,大西洋理事会的这个匿名报告,也重申、确认了川普围剿中共的战略。但现在国际社会善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是,这些优秀的战略策略,会被萧规曹随的执行,还是会被拜登政府给葬送呢?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