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弹劾将川普与政治斗争推向高潮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onrad Black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周,注定不得善终的弹劾审判的戏码,将占据政治中心的舞台。这一定是臭名昭著的民主党人的最后一搏,他们除了憎恨前总统外,无法长期关注于任何政治活动。

五年来,对川普的憎恨一直替代了他们的政策和政治,促使民主党在没有正当程序、没有证人或证据的情况下通过弹劾投票,207名(众院)共和党人中只有10人支持弹劾。

前总统被控煽动叛乱,他敦促(集会的民众)“和平、爱国”地向国会交涉,不要使用暴力,当然也不要用暴力推翻政府(这是叛乱的意思)。

正是因为这场巨大的、无理性的闹剧,参议院被要求将某人从他并不担任的职位上撤换,即使他没有怂恿人们去做一件没人打算做的事,即使是那些有预谋地、领导了对警卫不严的国会大厦发动袭击的职业流氓。

主要问题

这个案子最有趣的地方是,前总统看起来解雇了希望赢得这场官司的律师,他们盘算好推翻对川普的指控,而不是继续提出选举中有舞弊行为导致川普出局。

这就是当代美国政治的真正的、主要的问题:民主党和所有不是明确支持川普的共和党人(很明显,相当多的共和党人确实支持他),无法接受任何对选举结果合法性的严肃质疑,这对整个体制本身来说是一个太大的弹劾。

川普在选举之夜措手不及,他的法律挑战更是乱七八糟,而且做得太过,这些事实并不能抹杀宾夕法尼亚州在午夜一面倒的可疑选票、乔治亚州(前民主党州长候选人)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承认放松选民身份验证,以及大量系统性舞弊的宣誓书证据,这些都没有得到法律解决。

州法院在几个州都不严谨,最高法院也回避了这个问题,(最后)放弃了。

承认这是一场被操纵的选举的可能影响,使得整个政治建制派和几乎所有的媒体(反正他们几乎一致反对川普)联手反对调查选举的公正性。

这是危险的,因为如果选举后的调查得到彻底的进行和裁决的话,很可能会发现超过4.5万张选票,这些是川普赢得乔治亚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所需的选票。即使拜登赢得了普选,获胜的候选人也曾在之前六次选举中输掉普选,包括2016年。

赢了 但失去了普选

塞缪尔‧蒂尔登(Samuel Tilden)在1876年的选举中,可能因多州有舞弊行为而败选,但他向卢瑟福‧海耶斯(Rutherford Hayes)让步,条件是从南方撤出剩余的联邦军部队,提名一名南方人进入内阁,并增加对南方战争损失的赔偿金,海耶斯履行了他的诺言。

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很有可能在1960年的选举中,因选民舞弊而败选,但作为一个传统的爱国主义美国人,他拒绝用一场全面的选举挑战,来动摇整个国家,尽管艾森豪威尔总统建议他这样做。

希拉里‧克林顿在2016年没有受选举舞弊所累,而是以政治化的情报部门和联邦调查局官员的恶劣和腐败行为来回应失败,其程度还有待达勒姆(Durham)特别检察官的调查来澄清。

可以参考的先例是1824年的选举。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在普选中领先,但在选举人团中没有获得多数票,而亚军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与作为第四位候选人的众议院议长亨利‧克莱(Henry Clay),据称共同合作使亚当斯领先于杰克逊。杰克逊为他所谓的“腐败交易”进行了四年的竞选活动,并于1828年当选。

虽然川普不是美国那段历史的权威,但他崇拜杰克逊。其模式就是他所追随的。

真相时刻

很明显,在川普被指控煽动叛乱的罪名是有罪还是无罪的问题上,绝大多数共和党参议员将投票宣判他无罪。如果他的辩护能让那些投票宣告他无罪的人,同意选举结果不诚实,那对共和党来说将是一个还原真相的时刻。

川普似乎希望有这样的结果,我怀疑许多共和党参议员会投票宣布无罪,但会试图表达对选举结果的不信任,而不会宣布他们认为选举有欺诈行为。川普在赌博,因为如果他被判有罪,民主党可能会禁止他再次竞选公职。但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投票反对他的共和党人将签署他们自己的政治死刑令。

议长南希‧佩洛西和她的党羽可能是被气愤、仇恨或策略上的信念所诱惑,认为再次抹黑川普可以推动拜登政府。或者,他们可能只是对抹黑川普上瘾了。

但是,他们扼杀任何严肃质疑总统选举中选票被公平和公正地计算的企图将会失败。如果川普确实被定罪,这将使他和大多数共和党人充满可怕的复仇情绪,这将更容易转化为中期选举和下次总统选举的胜利。

如果川普被禁止成为候选人,他将有效地选择提名人。

激烈的高潮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样的事态发展将带来一个原本不太可信的概念,即:没有川普的川普主义,而这个概念实际上得到了许多共和党人的支持。国会和州立法机构的选举认同了川普的政策,即使总统大选普选票是由那些反对川普个人、不喜欢他的个性,或者只是要求缓解川普时代的压力和戏剧性的人赢得的。

由于全国政治媒体致力于肯定选举结果的公正性,而那些质疑选举结果的人被赶出推特,并受到动议罢免他们现职的威胁——包括现任美国参议员——因此,媒体的公信力在这起弹劾案中也岌岌可危,所有民调都显示其公信力受到严重侵蚀。

公众似乎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川普最壮观、最吸睛的、突然成功的戏剧性回归。这位前总统将比任何人,甚至是他最伟大的支持者们,当然也包括他的许多反对者所能想像的更快回归。

如果佩洛西让川普安静地离开,即使她坚持进行谴责投票,拜登将能继续他的任期。现在的情况是,下周,就像过去五年中除了两周以外的所有时间一样,全国和全世界的注意力都将集中在唐纳德‧川普身上。

他与华府政治阶层的斗争不仅远未结束,而是正在坚定地接近一个高潮。

原文Impeachment Brings Trump’s Struggle With Political Class to Intense Climax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40年来一直是加拿大最著名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上主要的报纸出版商之一。他是权威传记的作者,著有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传记,最近还出版了《唐纳德‧川普:一位无与伦比的总统》(Donald J.Trump: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该书即将以更新的形式再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