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短缺急起直追 欧洲拟投巨资打造半导体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6日讯】芯片短缺迫使德国车厂生产线停摆,德国还为此向台湾求援,凸显欧洲半导体业过度依赖进口的窘境。为了急起直追,德国去年12月重新启动欧盟的IPCEI计划,包括政府补贴在内,欧洲得投资200亿到300亿欧元,才有可能将半导体的市占率从10%提升到20%。

中央社报导,欧盟各国对半导体业落后美国和亚洲早有危机感,并规划打造完整的半导体生态系,德国经济部长阿特麦尔(Peter Altmaier)乐观预期将带动500亿欧元的投资。

欧洲不是没有自己的半导体业,德国的英飞凌(Infineon)、荷兰的恩智浦(NXP)、总部位于瑞士的意法半导体(STMicroelectronics)都各拥一片天。世界第3大芯圆代工厂格芯(GlobalFoundries)在欧洲最新进的厂设在德国东部的德勒斯登(Dresden),至于荷兰的艾司摩尔(ASML)则是全球半导体业重要的设备商。

但不论市场规模或供应链的深度和广度,欧洲的半导体业都落后美国和亚洲一大截。2019年,欧洲半导体业营业额400亿美元,仅占全球的10%,与欧盟在全球的经济地位不相称;同一年美国高达47%,韩国19%,台湾也有6%。

根据麦肯锡顾问公司(McKinsey)去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欧洲半导体业仅有感测器领先世界,处理器、记忆体、人工智慧芯片等领域至少落后美国和亚洲10年,晶圆代工落后亚洲5到15年。

美国和中国都在规划自产芯片,台湾和韩国积极扩充产能,撰写这份报告的分析师布尔加基(Ondrej Burkacky)认为,欧洲追上美国和亚洲不是完全没希望,只是现在的距离愈拉愈远。

欧洲并非车用芯片短缺才警觉到相关产业的不足,但高投资金额和潜在风险一直让投资者却步。刚刚交棒的德国工业巨擘西门子集团(Siemens)前任总裁凯飒(Joe Kaeser)日前就表示,整合越来越多功能的芯片是通往未来工业的钥匙,欧洲现在最急需的是微电子业,比软体和云端都还重要,可见欧洲对半导体业的落后早有危机感。

芯片不仅被广泛应用在各种生产设备和产品,近年也像石油一样被当成战略性物资。美国前总统川普为施压中国,多方限制华为取得芯片,让欧洲看到技术和生产依赖外国的危险性,更刺激欧洲决心打造自己的半导体供应链。德国电子业同业公会(ZVEI)专家楚维特(Stephan zur Verth)认为,欧洲半导体业的全球市占率至少要20%、最好达30%,在谈判桌上才有本钱。

为了急起直追,德国利用担任欧盟轮值主席的机会,去年12月重新启动欧盟的IPCEI计划。IPCEI是“欧洲共同利益重要计划”(Important Project of Common European Interest)的缩写,指的是为打造对欧盟经济有战略重要性的未来产业,各成员国可集中资源,避开政府补贴规定的限制。目前除了车用电池、云端平台、通信科技和氢能经济,半导体生态系也在规划之中,法国、荷兰、意大利等17国已同意参与。

根据主管工业的欧盟执行委员布勒东(Thierry Breton)估计,包括政府补贴在内,欧洲总共得投资200亿到300亿欧元,才有可能将半导体的市占率从10%提升到20%。

德国经济部长阿特麦尔和法国经济财政部长勒麦尔(Bruno Le Maire)2月3日一起出席“商报”(Handelsblatt)等德国媒体举办的“欧洲2021”会议,半导体业因车用芯片荒成为焦点,代表德国汽车工业的零件大厂采埃孚(ZF Friedrichshafen)执行长契德(Wolf-Henning Scheider)在会上表达希望晶圆厂来德国和欧洲设厂的意愿。

勒麦尔表示,欧洲有必要减少对美国和亚洲的依赖,捍卫欧洲自己的利益,没有“科技主权”欧盟的活动空间就会受到限制。

1月才写信请台湾政府协助解决芯片荒的阿特麦尔也强调欧洲拥有完整半导体产业链的重要性,“有自己的专利、研发和制造能力才有安全的供应链”。他还语出惊人预测,欧洲的半导体业未来几年可望带动总额500亿欧元的投资。

美国电动车先驱特斯拉(Tesla)看好电动车在欧洲的前景,决定在柏林近郊设厂,并获得德国政府补助,阿特麦尔也向欧盟以外的半导体业者招手,欢迎他们来欧洲投资。

商报评论说,美国为减少对亚洲的依赖,吸引台积电到亚利桑那州投资120亿美元,建设现代化的半导体厂,欧洲也应该向美国学习,尽一切努力让台积电和三星也来欧洲投资。

(责任编辑:卢勇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