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拜登对华政策有关键漏项 或成大失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4日,拜登发表了外交政策演讲,称中共是“最严峻的竞争者”,并表示将直接应对“繁荣、安全和民主价值观带来挑战”,“回击中国(中共)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

拜登的话显然不对中共的胃口。2月5日的中共党媒大致保持沉默,似乎拜登的讲话根本不存在。中共外交部也极力回避。从拜登的讲话中看,似乎并未对中共有明显放软,但却遗漏了一个关键项目,即针对中共隐瞒疫情追责。

拜登也称要继续保持美国的领导地位,联合盟友对抗中共政权,但若不能带头追责中共隐瞒疫情,美国恐怕将失去领导力,也难以联合其它国家。全球疫情爆发后,世界各国都在重新审视与中共的关系,拜登刚刚阐述的立场并不领先。在对抗中共政权过程中,其它西方各国正在显露出超越美国的迹象,昨天的历史已经证明,若美国无法站在对抗邪恶的前沿,将难保领头羊的位置,拜登的目标恐难达成。

中共被迫暂时回避

拜登的讲话并不算多么强硬,而且眼看要从川普的脱钩策略后退,但仍然令中共高层很难受。

2月2日,杨洁篪对美喊话,也开出了价码,要求美国“不冲突不对抗”,不能把中共当作主要战略竞争者,也不能谈论中共迫害人权。但拜登的讲话,既把中共列为“最严峻的竞争者”,也要对抗中共的挑战,还提到了中共“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攻击”。中共提出的筹码大多被拜登推翻了。

虽然拜登也谈到了合作,却只有一句话,中共根本没法做文章。中共党媒只能暂时保持沉默。2月5日,新华社首页四条与美国相关的主要新闻中,第一条是《外交部:中美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 ,仅提到中共外交部当日记者会上,“被问及对美国总统拜登近期涉华表态有何回应”,完全省略了记者提问的原话。

彭博社记者当时提问:美国总统拜登在讲话中称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美国将直面中国在经济、人权和知识产权侵犯等诸多问题上对美发起的挑战。但拜登同时表示,美愿在符合美方利益时与中国开展合作。中方对拜登总统上述表态有何回应?

中共党媒没敢透露这些内容,只是照搬了汪文斌的回答,完全重复了以往的套话,根本没有回应拜登的讲话。中共高层应该还一时反应不过来,中共外交部和党媒只能假装不知道。新华社的第二篇新闻是抗议美舰穿越台湾海峡,第三篇仍然继续《中美关系航向系列评论之三——经贸往来之势挡不得》,第四条新闻是川普弹劾案。拜登讲话基本被中共党媒消失,大多数中国人应该根本不知道。

中共高层显然吃了瘪,但应该也有些窃喜,拜登没有称中共是威胁最大的敌人,而只是竞争者。另外,拜登没有谈到疫情追责问题,应该也让中共高层暂时松了一口气。

拜登不提疫情追责或成重大失策

去年的联合国大会上,川普直接要求联合国追责中共隐瞒疫情,但如此重大的题目,却没有出现在拜登包罗万象的外交政策讲话中。

拜登不应该忽略掉疫情这么重大的议题。过去一年来,疫情导致美国和西方各国遭受的生命和财产损失无法估量,追责中共隐瞒疫情理所应当,这也是中共最担忧的外交冲突之一。拜登没能在这一重大问题上充当世界的领导者,干脆没有提及,这才是拜登外交政策中真正的软弱之处。

美国的情报机构应该完全掌握了中共故意散播病毒、企图以疫谋霸的证据,拜登不可能看不到,他虽然也表达了对抗中共的说法,却没有列入疫情追责的关键项目,实际暴露了示弱的态度,至少显得缺乏信心。

拜登遗漏疫情追责,不符合美国人的利益和意愿。难道美国就此作罢,甘愿吞下苦果吗?美国人死于中共病毒的人数已经超过46万,经济损失难以计数,就这样不了了之吗?

美国新政府放弃疫情追责,并不意味着其它国家也会放弃;若美国在疫情追责上装聋作哑,怎能获得盟友的认可,如何还能领导世界?

美国为何成为世界的佼佼者

回顾美国的真正崛起,第一次是在二战中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在欧洲战场打败了纳粹德国,同时在太平洋战场打败了日本军国主义,可以说美国挽救了世界,当然也付出了很多年轻的生命,并给予各国巨大的无偿援助。假如当时美国没有站出来,也不可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实际上,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美国对日本军事扩张的绥靖,助长了日本军国主义,珍珠港事件之后才被打醒。

二战前,美国经济已经在世界上崛起,但政治上并未得到各国的真正认可,更没法领导世界。正是在对抗邪恶的生死之战中,美国充当了主力,并冲在了最前沿,才获得了全世界的拥戴。

之后几十年的冷战中,美国同样是领头羊,率领西方各国对抗共产阵营,期间还策反了中共政权,并最终赢得了冷战。美国的巨大付出,再次巩固了世界强国的地位。

如今,各国在瘟疫中痛定思痛,正在清醒地认识到中共政权对世界的危害。美国同样需要从接触政策的失败中重新吸取教训,如美国还愿意继续成为世界的领导者,仍然需要再次走上对抗中共政权的最前线。

中共隐瞒疫情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追责中共政权,也是美国联合盟友的最佳契机。若美国放弃这样的责任,就等于让出了领头羊的角色,其它国家不会等待美国,却会纷纷展露头角,这一进程已经开始了。

其它国家或正在超越美国

2月5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美国议题只是话题之一,更多国家正在对中共施加压力。

英国独立电视新闻记者询问英国撤销中共央视国际电视台(CGTN)执照一事,彭博社记者和加拿大《环球邮报》记者也相继追问,逼得汪文斌不得不说,“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对于中国媒体的属性,英方一直是清楚的”,他显然乱了方寸。

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还询问中共间谍以中国官方媒体做掩护,被英国驱逐出境,汪文斌只能试图回避、否认。

大陆媒体被安排提问,想配合中共外交部反驳BBC关于新疆存在对妇女的系统性性侵与虐待的报导。路透社记者立刻追问,BBC称坚持其报导方式,外交部怎么回应。汪文斌再次画蛇添足,主动提到了病毒溯源问题,还称“BBC长期以来在意识形态领域恶意攻击抹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

芬兰广播公司记者继续追问:芬兰总理桑娜·马林对于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的新疆“再教育营”存在虐待维吾尔族妇女表示严重关切,中方愿同芬方讨论这个问题吗?汪文斌更加难以招架。

法新社记者问:法国总统马克龙称,中国疫苗相关信息缺乏,如果中国疫苗无效,会加速病毒变异。没有任何中国疫苗的临床数据被分享。这个问题令汪文斌再次陷入了混乱。

美国之外,其它国家正在针对中共大外宣、隐瞒疫情和人权迫害问题,连续施压中共政权,某些方面开始超越了美国新政府的立场。若美国不能走到最前面,甚至充当看客,可能很快会被更多国家超越,之后的抗共联盟中,美国的地位恐怕不在。

昨天的历史与今天惊人的相似,邪恶或能逞凶一时,却无法逞凶一世。中共政权在习近平接掌时,已经从顶峰衰落,中国经济也失去了动力,中共高层却不自量力地要称霸世界,巨额贪腐和“一带一路”迅速烧光了外汇储备,内部倾轧耗尽了能量,挑衅美国换来了高关税和一系列制裁,瘟疫摧垮了中共的根基,国际孤立导致了中共严重的执政合法性危机……

正如前苏联、东欧的解体,也正如轴心国的灭亡,中共政权的衰败、崩坍乃天下大势。美国需要再次顺应历史大势,才能继续领导世界;若美国自甘落后,也只能让出领导者的位置。历史不等人,天时不等人,选择或只在旦夕之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