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望奎强制隔离 小学生精神崩溃险坠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6日讯】2021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持续肆虐,中国多地民众被强制隔离。2月5日在集中隔离期间,黑龙江省绥化望奎县一所小学因为长期隔离,有的小学生几近精神崩溃,险些坠楼。

大纪元记者采访到该校一名孩子的家长王怡(化名),她表示,“补课学校至少有一百多名孩子被强制集中隔离。我的孩子想回家,情绪不稳定,差一点从四楼跳下去。”

王怡悲愤地说,1月6日到1月19日,孩子已经居家隔离了14天;后来又来集中隔离了14天,就在孩子以为隔离快结束的时候,突然又通知再加7天。

“得知这个消息,孩子的情绪非常不稳定,一直跟我说,‘妈妈咱们从窗户爬出去吧,回家吧。’然后我还告诉孩子,‘那不行,这样是不可以的。’”

王怡说,就在2月3日中午,她给孩子取餐的时候,孩子就已经爬到窗台上去了。“我们住四楼,窗台上没有任何的防护栏,幸好当时发现得及时,给孩子劝下来了,非常危险的。我难以想像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我真是接受不了!真是挺崩溃的!”

王怡透露,这所语言学校补课班的一百多名孩子年龄在8岁至12岁。“我们孩子是1月6日放假回家,居家隔离了14天。1月19日晚上,社区突然通知我们,让孩子去集中隔离,家长申请的话可以去陪同隔离。我们家我申请了,孩子爸爸在家待着。”

社区给王怡的理由是,孩子是密切接触者,“当天晚上,把我们拉走隔离的,隔离在绥化的某个宾馆。”

王怡后来在补习班的家长群中才了解到,1月6日,他孩子补课班的一个学生家长去过慧七县刘洪江屯,1月10日,疫情防控中心发出消息,旁边的李锦华屯有确诊病例,密接和次密接需要集中隔离。

“我们属于次密接,我们也受到了牵连。当时,刘洪江屯、李锦华屯、洪家屯还有两个屯子,人员全部都集中隔离了。”

王怡说,“最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气愤,因为是疫情,我们都配合政府。后来在补习班的家长微信群里面了解到,同一个老师的补习班孩子,一部分居家隔离,一部分集中隔离,任教的老师也是居家隔离。我们就不明白,这个是怎么安排的?”

王怡透露,孩子险些发生危险之后,她在学校微信群中跟学校领导和老师沟通,却没有一个人有回复。

“我跟他们说孩子情绪不稳定,如果发生意外,谁能负责的了?我们所有集中隔离孩子的家长都找过指挥中心、流调组、隔离组,所有电话都打过。为什么同样的人群,有的居家隔离,有的集中隔离,老师都可以居家隔离。而且为什么集中隔离了14天还要再增加7天?”

但是,没有一个部门做出任何正面回应。

王怡表示,“隔离期间,孩子一个笑模样都没有,吃饭也就是一两口就不吃了。这些8、9岁的孩子,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虽然家长陪同,但是待时间久了,孩子也上火。”

王怡说,自己是农村出身的,并不在乎隔离条件差一些,但是集中隔离的酒店,在她们住进去之前和隔离期间,感觉房间里都没有进行消毒,也不提供酒精和消毒液,到了后期,才提供一点消毒片。

王怡还质疑,“这个语言学校也是归教育局管的。教育局已经发布普通学校放假了,可是补课班还在补课,教育局也没有对补课的七星语言学校做出线上补课的规定。”

“孩子都需要上补课班,因为其他所有孩子都上,我们不上,就怕孩子在学校里会跟不上课程。我很后悔给孩子报这个补习班,让孩子遭这么大的罪。”

王怡和孩子集中隔离17天后,2月5日终于回到家中,但仍要继续居家隔离7天。但是7天后是否能够自由出入,还没有明确。

王怡还透露,“比我们提前一天集中隔离在绥棱、庆安、肇东的孩子还没有回家。”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