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封城酿悲剧 揭当局不敢曝光的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6日讯】河北疫情爆发后,因封城酿出大量惨剧。但中共官媒对此几乎只字未提。近日,大纪元获得河北当局的大量内部文件,揭示了当局不敢曝光的内幕。

独家:老人在他人电话求救市长过程中当场死亡

大纪元获得河北当局1月17日的《邢台市政府服务热线交办卡》,泄露了南宫市一名老人发烧,家人打市长热线求救过程中,老人当场死亡的凄惨事件。

1月17日,秦女士反映,南宫市紫塚镇南七里口村的郭XX,于1月16日发烧38度以上、哮喘(之前没有哮喘)没有医院可以接收。“老人平时身体健康,现在老人在打电话的过程中已经没了。”她说。

“现在还有一个老人,一个6岁的小孩子,子女需要回家。”她说,“(有关)部门村干部都不协调,且家人不知道老人是因什么病死亡,不清楚是不是新冠肺炎(中共肺炎)。”该事件在内部文件中标注“紧急”。

(大纪元)

由于疫情加重,从1月16日晚开始,邢台南宫市实行严厉封控措施,全市所有社区、小区、家属院及居村人员一律不许流动,所有居民居家隔离;所有有工作任务的人员一律在单位吃住,严禁返家。

独家:中共不让上医院 部分南宫市病人出现生命危险

大纪元获得大量河北当局的内部文件,揭示了在封城下,当地部分患有危重疾病的民众向市长热线求救,上不了医院。还有人被挡在城外,父母重病却无人照顾。由于篇幅有限,仅举以下例子。

1月22日,王XX反映,他在石家庄桥西区核酸检测为阴性,1月20日其母亲实发脑溢血昏迷住院,目前家中瘫痪的父亲无人照料,情况十分危急。

他表示,他可以出石家庄,但南官市段芦头镇西康村(无病例低风险区)实行隔离政策,不让他回家照顾父母,又无法安排人员照顾,急需回家。

(大纪元)

闫女士1月5日反映,闫XX是南宫市交通局家属院居民,生病需要化疗,现化疗到第三阶段,需要去北京化疗,病情无法耽误,希望部门帮助协调出南宫。但多次联系南宫市防控办,电话一直未接通。

(大纪元)

1月23日,冯先生反映,他的哥哥冯XX是南宫市大屯乡大屯村村民,有心脏病,前几天突然发作,联系当地镇政府和120,表示缺少救护车,现在病情更加重,喘不上气。

1月23日,乞XX反映,她的哥哥乞XX现居住在南宫市西丁乡西乞家村,患有肾衰竭需要透析,现在联系县医院称做不了,联系中医院说有病例的村的人不能去。

(大纪元)

1月22日,张先生是南宫市西丁乡魏家庄村村民,他反映因胃部恶性肿瘤要去南宫市中医院做化疗,联系120已经7天,都排不上队。

(大纪元)

1月21、22日,杨女士反映,她是南宫市天一和院小区的住户,家里有老人刚做完肿瘤手术,现出现了胃胀气等情况,南宫市医院称这种情况急需到石家庄长城医院就诊,现在南宫不让出去,联系当地防控办和120,也一直无人接听。

(大纪元)

1月21日,王XX反映,因所在地属高风险地区,南宫市妇幼保健医院不让其配偶齐XX住院。

独家:滞留南宫段国道 没饭吃回不了家

(大纪元)

1月20日,王和盛反映,1月12日在黑龙江做核酸(阴性)返邢被滞留6天,在南宫与冀州交界处106国道解村位置,一行2人要求回南宫市。

1月20日,韩XX反映,他是大货车司机,被滞留在106国道南宫段,家在南宫,现在没有饭吃,被滞留的有二十多人。

(大纪元)

1月20日,徐先生反映,他等11人自山东德州到南宫建设方舱隔离点,招聘广告说建设方舱隔离点每天每人1200元人民币,但到达后干了一天后,招聘方说是每天每人500元,目前停工中。

1月19日,马XX反映,他看到南宫出现疫情后联系南宫市防疫办小公室,希望可以帮助南宫市,将其公司的3台吊车和5名工人从廊坊市调回南宫支援,工人和设备于1月18日下午到了南宫大屯乡工地,现在工地上却不用邢台本地的人员,现在被滞留在南宫市,没有人员接收,这几名工人没有食物和住所。

(大纪元)

评论:中共主导的防疫 没什么好称赞的

自2019年12月开始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由于中共隐瞒疫情,导致全球大爆发,酿成了世纪大灾难。

疫情爆发后,中共官方一边采取严苛的封城措施及隐瞒疫情,一边对国际社会谎称其“防疫成功”。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当局最初的隐瞒和误导性宣传导致疫情在中国大爆发祸害全世界,当局最初的一刀切的防疫措施非常不人道,其中包括不准疫区的人外出就医,包括报导疫区情况的公民记者张展最近被判重刑,包括为了防疫封堵染病或被怀疑染病的人家的门窗,甚至把患病的孩子封在房间里活活饿死。

报导说,在最新一波疫情出现之后,中共当局为防疫而采取的种种封城封省的措施在中国公众当中引起了强烈的批评。

此外,中共政府还是全世界唯一的公开阻拦在外国的公民返回中国以避免病例输入的国家。

李伟东表示,撇开上述这些惊人的所谓防疫、抗疫做法不谈,仅仅就所谓的防疫效果、成果、成效来看,中共主导的防疫也没有什么好称赞的。

(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