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销户口 多少中国百姓成“黑市人口”?

陈天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6日讯】郑旭军,留英回国博士,遭电力科学研究院和“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注销户口

李春英,河北廊坊市管道科研院高级工程师,遭中共非法劳教,注销户口

唐嵘,重庆教师遭非法劳改3年,被剥夺教课权利、注销户口。

明慧网报导,他们都是修炼法轮功的普通中国百姓,在中共持续迫害这个群体的21年中,无数人被注销户口成了“黑市人口”。他们不能正常居住、生活、工作、外出、打工等,其最基本的生存权利被剥夺。

以下列举部分案例:

留英回国博士郑旭军

郑旭军,曾在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工作,1999年1月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国家电力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

1999年7月20日以来,他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被电科院非法开除,并注销户口。使他成为黑户,好几个警察说,电科院做得太过分了。此后的历届领导上任,他都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的诉求,但是没有任何回音。

2001年9月17日,郑旭军在地铁上遇到非法搜包,翻出法轮功真相资料,北京市国保给他套上黑头套秘密押送到“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7个月。后非法劳教两年。在洗脑班,为了逼他写保证书放弃修炼,警察不让他睡觉,并指使“帮教”人员毒打他。

廊坊高级工程师李春英

河北,廊坊市管道局管道科研院高级工程师李春英,曾获多项科技成果奖。修炼法轮功不久,全身顽疾不翼而飞。她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贪不占,不拿工程回扣,1998年年底被管道科学研究院评为“文明职工”。

因修炼法轮大法,李春英被中共绑架六次,非法劳教期间不让睡觉,野蛮灌食,光脚站雪地,强行输不明药液,被工作单位无理开除,被逼离婚。

2008年7月16日,管道科学研究院给廊坊新开路派出所出示证明,说李春英要办理户口迁移手续。新开路派出所凭此证明,于2008年7月16日给稷山县蔡村乡出示户口迁移证,偷偷、非法地注销了李春英在廊坊市的户口。

重庆教师唐嵘

教师唐嵘,1949年出生,2000年12月28日被绑架、抄家,此后,遭北碚检察院、北碚中级法院非法判劳改3年。此期间遭受强迫超负荷劳动、强令写检查、威胁、谩骂、殴打、罚站、罚长时间跑步,不准睡觉等诸多非人虐待。

2003年12月28日,他出狱后,被学校剥夺教课权利,户口、身份证被注销。

清华学子虞超

1999年7月,虞超在石景山体育场遭武警殴打;被头朝下从水泥台阶上往下拉,连铁制书包链都被拽断;在派出所被三个警察连续审讯,从夜里十一点到凌晨五点,强迫不许睡觉。

此后,他被海淀分局非法劳教、注销户口。

黑龙江农民云福起

天门乡农民云福起,曾被非法拘留7次、劳教2次、判刑1次,累计时间长达8年多,遭受过无数酷刑折磨。

云福起出狱后,方正县国保大队及迫害法轮功的专职非法机构“610”没收了他的身份证;天门乡当局命令村干部注销他的户口,致使他成了没有身份的人,找不到工作,生活危困艰难。

哈尔滨工人杜新

2007年,哈尔滨,原松花江纺织印染厂工人,杜新到派出所办理身份证,才知户口已被非法注销,户籍员说必须到万家劳教所补办户口。

杜新拿着派出所开的证明到万家劳教所补办手续,被管理科长刁难,说没有介绍信不正规,不给办;还问杜新是否“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转化”就给办,不“转化”不给办。因杜新没有配合警察的要求,被轰了出来。

第二次,杜新丈夫拿着派出所出示的公安局正式介绍信前去办理,管理科的人又说因上次态度不好,这次还是不给办。就这样,杜新和丈夫先后去了四次万家劳教所,直到2009年,才把这个所谓的证明补办回来,拿回户籍。

山东薛增年控告江泽民

山东潍坊市,薛增年在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述说:在16年的迫害中,我被单位开除,土地被没收,房产证不给办理,我和老伴户口被吊销。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没有给任何人造成伤害,也没有给国家造成任何损失,相反我有了健康的身体,从没花单位一分医疗费。我何罪之有?

西安刘幼栋

2000年,刘幼栋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将近140斤的体重,从劳教所出来时只有90斤。回家后,她发现自己的户口已在她被送进劳教所的那一天注销,成了黑户!经过询问,是未央区国保大队所为。

工厂倒闭后,每个人都发有一笔买断工龄的钱。而刘幼栋因为没有户口,开不了银行户头卡,迟迟领不到这笔钱;厂里的职工在买断工龄后,依旧享有各种福利、社保、医保等等。她至今什么都没有。

河北涿州水电四局张宏霞

张宏霞,2001年9月被单位绑架到南马“洗脑班”,此后,被迫流离失所。她的丈夫远在山东,家中丢下5岁的女儿孤苦伶仃,饥一顿饱一顿好几个月。水电四局的相关人员不仅恐吓孩子,还强令她的丈夫下岗(失业),逼迫其与张宏霞离婚,把张的户口注销。

黑龙江鸡西市唐桂荣

2001年,唐桂荣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户口被鸡西市、麻山区公安分局非法取消,还不让在麻山区居住,长期无固定住所、无低保、无老保、无身份,致使退休金被停发长达十多年,在精神与经济双重压力下,出现严重脑血栓症状,丧失工作能力。

违反宪法 剥夺公民生存权

除大量法轮功学员之外,违反计划生育,超生的孩子,不同政见的异议人士、维权访民等等,多是被排除在中共户籍制度之外的“黑户”。

据大陆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至2010年11月,中国至少有一千三百余万人没有户口、没有户籍资料、没有身份证,他们被称为“黑户”。大陆法律专家顾则徐2013年8月在网络撰文称,凭借经验估计,中国没有户口的人数在20年前不会少于5,000万,甚至可能上亿。

随着大陆“实名制”的普及,没有身份,人们就不能上学、不能工作、不能求医治病、不能买房租房、不能申办手机卡、不能坐火车飞机,生存没有保障,更不能享受社会福利和保障。

对大多数普通老百姓来说,户口注销后,再恢复难于登天。

北京民权律师蒋援民表示:“户籍制度是当局控制公民的一种手段,与中国宪法相抵触。”“是对人身权利的限制,一种非常邪恶的制度。”

非法注销户口违反了《公安部最新户籍管理条例全文》第十条:公民迁出本户口管辖区,由本人或者户主在迁出前,向户口登记机关申报迁出登记,领取迁移证件。

《罗马公约》第七条也规定:危害人类罪包括“驱逐出境或强行迁移人口”。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