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生会隶属中共? 会员忧失绿卡资格

美国会报告揭学生学者联谊会和统促会与党“隶属”关系 签证移民或受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7日讯】新任总统拜登于2月2日签署三项移民行政令,一些留学生论坛奔走相告“留学生们终于等到了!”但正在申请或者想要申请美国绿卡的人,仍要考虑与共产党“划清界线”的问题,一名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的会员询问律师行,其CSSA身份会不会对绿卡申请有影响?毕竟《美国移民和国籍法》仍然规定某些已加入共产党或与共产党有联系的人会失去入境美国的资格,也不能获得永久居留权和公民权。

中国共产党拥有大约8000万党员。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曾就美国入境禁令说,中共党员光是亲属关系就联系了半个中国社会,谁的亲朋好友中没有党员呢?因此,他将川普(特朗普)时期主张把中共从中国和中国人民中间摘出来,并对之进行“精准打击”的做法,讥笑为“幻想”。

美国政府如何了解每个申请美国签证的人是否是党员?在华人论坛上对此有相当多的讨论。例如旅游论坛“马蜂窝”上关于“曾经当过兵会对办理美国签证有影响吗?”在海外华人圈影响力颇大的“一亩三分地”论坛上,有关“党员能不能申请绿卡”、“要不要诚实交代党员身份”、“很多人也就是混日子的时候不小心混进去的”、“入团有问题吗”、“大学军训算是军事或准军事训练吗”等,一直都是热话题。

这些话题下有各种猜想:“共产党也不会将党员名单给其它国家,所以其它国家是不知道的”,“这个or affiliated with the Communist少先队和共青团算不算啊 泪流满面 这里有谁曾经不是红领巾么”、“实际上没人管……当然别被举报了”、“说这话的 明显不知道之前闹得沸沸扬扬 上海党员名单泄露事件”(编注:2020年末网传泄露的195万上海党员名单记录详细个资事件)。

有网民说:“假设你的竞争对手或者仇人想搞你,把你以前的党员身份挖出来,那就可能依据这条法律被驱逐出境,且终身禁止进入美国,即使你已经成为美国公民,也可以因为虚假材料而被剥夺公民资格,毕竟美国法律明明白白写在那里的。”“说(大学军训)不是(military training,军事训练)的最好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还有网民说“尽量别拿出本科的成绩单”,因为成绩单的科目包括“毛泽东思想”等政治课。

也有网民做了深入调查,发到论坛上分享信息:“这条法律有一些豁免条款,主要来说包括:1. 证明自己入党是在16岁之前且是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加入;2. 证明自己是被人胁迫入党并非个人意愿;3. 证明自己退党已经超过5年已经无任何瓜葛。”

*如何证明“并非个人意愿”?

如何证明“并非个人意愿”、“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加入”共产党?

在一个加密货币驱动的创作和公共讨论平台“Matters”上,名为“Anon2Anno”的作者在“我是怎么一步步被‘党员’身份困住的”文中回忆,当年在中学时入党,并不知道“入党”意味着什么,只知这是“学校是在给我们几个好学生福利”,受“未来可能的工作福利吸引”,直到他在许多年后想脱离这个身份而未能之时,才真正理解了党拉拢知识精英的这个举措“具体有多么聪明和恐怖”。

但是在相关的评论中,有许多人认为这些知识精英类党员原本“都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入党动机和过程都龌龊不堪”,“每周风雨无阻上一种传说中的党课,为入党积极表忠心,看重的不外乎还是党员身份带来的利益”,“党员在中国高人一等,属于统治阶级,在美国,就应该低人一头,属于一个庞大的犯罪团体成员”。

还有网民贴出入党誓词说,“根本没有被骗入共产党这回事,即使是最基层的党支部,也严格执行入党流程,所有说自己被骗入党的,都在撒谎”,看入党誓词:“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但也有网民说,自己被骗以为共党如何如何光荣正确,然后自愿入党,说得简单点是被骗入党。关键是上了贼船还不好下了,党“不能退只能开除”。所以对党员的确不能一刀切。

*如何把中共从中国人民中间摘出来?

美国移民局去年10月发布的政策指南中,指出“美国停止共产党或其它极权政党的下属、或隶属组织成员的移民身份调整,除非豁免”。这条消息一出,有关退党的搜索在网络上立即飙升。

共产党包括其附属和相关组织(affiliate or subdivision)。所以说共青团当然也算,甚至少先队理论上来说也算,不过美国移民法认为一个人的党员关联身份并不一定意味着他对这个党派价值观的认同,因此这条由于极权主义党派成员身份而不被接受入境的规定也有几个例外,其中一个例外是党员身份并非自愿(involuntary),例如在压力下或被动入党的情况。少先队的年纪为6~14岁,就符合豁免情形中的“全部发生在16岁之前”。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你与共产党和共青团的关系有多深、是否“meaningful”?

此外在中国,所有组织和团体章程的第一条都是拥护共产党的领导,还有妇联、工会、工商业联合会、文化教育团体等,还有海外华人比较了解的、打着民间团体旗号的统促会、友联会等——这些大多由中共党员领导,被认为具有推动某一政治议程的任务,利用党组织渗透到整个社会,并鼓励民众支持党的政策,这些组织的成员资格也与共产党“关联”(affiliated)。

美国国会2018年的一份报告断言,美国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似乎直接隶属于中领馆,并从中获得政治指导。那么这也带来一个问题:美国政府是否可以拒绝向CSSA会员提供绿卡?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会员申请绿卡受影响?

一名在读大四的F1签证留学生询问乔德睿(Chodorow)律师事务所,他要申请自选性实习(OPT)工作许可,希望能找到工作单位为他担保申请H-1B签证及绿卡。“我听说如果加入隶属于中国共产党的组织,绿卡申请可能会被拒签。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会员身份会不会对绿卡申请有影响?”

Chodorow律师事务所对此做了一番功课,将研究的结果发布在该律师事务所的网站上。以下节选一些要点:

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于2018年8月发表题为“中共海外统战:背景调查及其对美国的启示”的报告强调,海外高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受到中国领事馆的直接或间接的领导。

根据移民法,共产党员可能没有资格拿绿卡,这个政策扩大到与共产党“有关联”组织的成员资格。因此,问题在于,CSSA与统促会等统战组织是否与党“有关联”。法规将“从属关系”定义为与党建立“工作联盟”的组织,旨在实现党的目标。“临时合作”不足以构成从属关系,合作必须在“相当永久的基础上”进行。

上述2018年8月24日的国会报告指出:“虽然CSSA提供学生许多社会服务,却也常试图掩盖与中共政府间的联系,透过与使领馆的密切关系,接受中共当局指挥,并积极展开与北京当局统战策略一致的海外华人工作。记者和活动家还表明,CSSA定期与中国政府合作,参与了言论自由的压制以及对海外中国学运人士的骚扰、恐吓及监视行动⋯⋯除了给予资助之外,中领馆对CSSA的监督关系的性质似乎已超越单纯的合作,更涉及直接从属关系与政治指导,这使CSSA的运作独立性受到严正关注。”

FBI于2016年曾有一份“国家安全:对海外留学生的关注”(national security for concerns for study abroad students)报告,报告中说“在美国期间,外国学生可以很容易地受到其政府的胁迫,代表自己的祖国行事。据称,中共外交机构为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等团体提供补贴,并为这些组织提供指导。因此,看似无害的组织可以被指派(co-opted into)为外国政府的附属机构。”

同样,《纽约时报》2017年《即使留学美国,也逃不脱中国政府监视的眼睛》文中,援引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教授亨德森(Jeffrey Henderson)的话说,“CSSA明显受到中国政府控制”,文章列举了CSSA与中共合作的例子。

乔德睿律所最后总结:总的来看,有一定的证据显示,中共通过外交部、统战部、教育部和国家安全部,寻求建立CSSA工作同盟关系,并且也有证据显示一些CSSA愿意配合党。但这种合作的程度在各校不尽相同,因为每个CSSA都是拥有一定独立自主权的校园组织。

虽然目前没有案例说移民局仅仅以CSSA是隶属于共党的组织为由拒批申请,但是,在签证申请的DS-160表格、绿卡I-485表格以及入籍N-400表格上,均问到申请人是否是党员或隶属于党的组织的成员。I-485申请表中还问道,申请人是否有参加过任何组织,所以乔德睿律所建议CSSA会员如实回答,坦白告知移民部门CSSA会员身份。

而在中国,习近平呼吁对高校加强思想教育,这意味着在美国移民部门对CSSA会员进行更严格审查的同时,中共也可能加深对CSSA的影响。

美国国会《中共海外统战》报告也指出,其它国家往往错误地认为中国的学术机构、媒体,还有所谓的对外友好协会、统促会等,是独立于中国共产党的机构,但实际上这些组织都是服务于中国共产党的目的。那么这些组织成员也存在类似CSSA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前国务卿蓬佩奥去年12月曾宣布,将对使用或威胁使用恐吓胁迫手段的中共统战部人士实施签证限制。在此之前,中共党员和其他中国公民一样,可以获得最长10年的赴美旅游签证。拜登对该政策的后续走向还不明朗。

*你与共产党的关系有多深?

即使申请人已被确定是共产党员、或其关联方,移民官员仍需要确定他与党的联系有多深、是否“有意义”(meaningful)。移民局网站关于“极权党的移民成员资格”中写道:移民法并未定义什么是“有意义的”成员,什么是“无意义的”成员,但在司法实践中,必须是有意入党(intentional)方可视为有意义。

同时最高法院也有判例(Rowoldt诉Perfetto案)指出,没有作出过任何政治影响的党员可以因其党员身份“无意义”而被允许获得绿卡。这意味着如果一个政党成员不理解或者不真正认同所属政党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理念,那么他有机会获得移民法规的豁免。

移民局网站2021年1月14日更新的相关章节写道:如果证据表明,申请人在成为党员期间,清楚地知道共产党的政治属性;或者,有证据表明他参与的党内活动,在某种程度上足以表明他知道共产党的政治属性,那么他与党的关系就是“有意义的”。只要当事人知晓共产党或极权政党的政治性质、仍加入共产党或参与共产党活动,就足以认为他与共产党的联系是“有意义”的。

移民局的指南显示,裁决的证据基于申请人的证据,例如口头证词和书面证词,举证的责任在于申请人,而不是美国政府。还有,去年9月有华人透露,现在移民局不再接受被动(passive)的退党方式,需要有他“主动”退党的证明。

当然,这实际操作起来并不简单。“端传媒”日前刊文《他们曾是中共党员,现在想申请美国绿卡》指出,根据其受访人搜集的经历来看,面试官可能会对入党时间、入党原因、宣誓内容、党费、是否担任过党的领导职务等内容反复盘问,一些问题会详细至“写过多少思想汇报”“思想汇报的内容是什么”“有没有推荐过他人入党”“入党和退党时候的心情”“现在是否还认可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思想怎样发生转变”“现在如何看待共产党”等等。获得绿卡数年后申请归化为美国公民,也要经过类似的面试步骤。

事实上,民运人士杨建利月前自曝多年前隐瞒党员身份惹祸、被拒美籍的经历,以及去年9月17日,一名中共党员来美探亲被拒绝入境原机遣返,还有藏裔警员昂旺被追究他早年申请入籍时是否刻意隐瞒事实或作不实陈述,这些案例都是对这一问题的最新注解。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