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大疫汹汹 人类会不会重蹈覆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武汉肺炎)在2020年年初爆发,在夏天稍加歇息后,到了岁末又卷土重来,变异后的新毒株明显提高了感染率和致死率。在对未知的恐惧中,人们透过口罩也能嗅到空气中压抑的气息。

目前,摆在人们面前迫切的悬念是:接下来瘟疫会演变到多大的规模?如何未来真如古今预言中描述的那么惨烈,自己能否幸免于难?

要找到答案,我们还需回溯历史。在过去两千年里,或许没有比古罗马的几次大瘟疫更能让今人找到前车之鉴的了。下面,我们就一起回到古罗马帝国,从历史事实中找到瘟疫的源头,从而吸取教训,以免悲剧重演。

四次大瘟疫摧毁古罗马帝国:当时的人们都做了什么?

公元33年,当耶稣被犹太省的彼拉多执行官判处死刑后,信徒们见证了耶稣被钉到十字架上死而复活的神迹,自那以后,基督信徒与日俱增。

公元64年7月17日,古罗马城发生了一场大火,全城一片火海。在一片火光中,有民众目睹时任古罗马第五任皇帝尼禄站在高塔上,弹奏著里拉琴,演唱关于特洛伊城沦陷的民谣。大火连烧了六天七夜。

事后,尼禄一口咬定纵火者是基督徒,并开始下令抓捕基督徒,并将他们称作“邪教徒”。尽管当时很多民众认为这场大火是尼禄下令军队放的,但面对尼禄的暴政,民众不敢也不愿去深究纵火事件的真相。

紧接着,有关基督徒“杀婴祭神” “狂饮”、“乱伦”等各种负面传闻开始满天飞,古罗马民众对基督徒开始鄙视、仇恨。有了这个“民意基础”,尼禄对基督徒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

古罗马史学家塔西佗在他的《编年史》中如此描述:“在尼禄的私人竞技场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兽皮,让猛兽活活咬死,另一些人被紧紧地捆在十字架上,点燃后作为黑夜中的火炬。身穿驭手服装的皇帝和人群混在一起欣赏这一壮丽奇观。”

面对迫害基督徒那惨绝人寰的场面,当时的古罗马民众大多拍手称快……

公元65年,古罗马城便爆发了瘟疫,夺走3万多条性命。当然了,这场瘟疫在整个古罗马瘟疫史中,充其量还只是一个前奏。公元68年,古罗马发生暴动,尼禄在逃亡的途中将匕首刺入自己的喉咙,结束了自己残暴的一生。

然而,瘟疫的爆发与尼禄的惨死并没有引发古罗马人多少反省。

公元79年,更大规模的瘟疫迅速席卷了古罗马城,据塔西佗记载,高峰时每天死亡过万人,房屋内堆满尸体,街上尽是送葬的景象,这场瘟疫也夺走了当时皇帝提图斯的性命。这次瘟疫虽凶猛,但仍并未被排到古罗马四次大瘟疫之中。

提图斯死后,他的继任皇帝图密善并没有收敛,他逼迫人们把他当作“主和上帝”来崇拜,对那些不愿意这么做的基督徒狂加迫害。

而图密善之后的皇帝图拉真上任后,更是变本加厉,加剧了对基督徒的迫害,用猛兽撕咬的方式虐杀了安提阿第二任主教依纳爵。

公元125年,奥罗修斯大瘟疫爆发,其惨烈程度触目惊心。历史学家约翰‧傅克斯在他的《圣徒转》中如此描述:“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著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叠著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

奥罗修斯大瘟疫夺走了近100万人的性命,被后世记载为古罗马四次大瘟疫中的第一次。

公元161年,安东尼当上古罗马皇帝,刚上台就赤膊上阵,成为第一个在全国范围内下令铲除基督徒的皇帝。安东尼用高额奖励来鼓励举报基督徒的人,甚至夸张到将被举报的基督徒的财产直接奖励给举报者。于是,全国范围的民众都被利诱去举报基督徒。对于不放弃信仰的基督徒,安东尼或下令直接处死,或扔进斗兽场让猛兽撕咬……

公元166年,天降第二次大瘟疫,这场大瘟疫持续了整整15年,杀死了500多万条性命,并将安东尼的命也收走了。后世学者以迫害者安东尼皇帝的名字命名这场瘟疫,史称“安东尼瘟疫”。

公元249年,德西乌斯皇帝上台,当时的古罗马帝国已经是危机四伏。德西乌斯不仅没有反思之前多位皇帝为何短命,反而认为对基督徒的管控太宽松,允许他们有信仰才导致帝国衰落的。因此,德西乌斯将迫害基督徒作为上台后执政的首要任务。

公元250年,德西乌斯发布政令,强制每个罗马公民必须在选定的反悔日放弃对基督的信仰,拒绝者或被监禁、被杀害,或被没收家产、沦为奴隶。

同年,古罗马第三次大瘟疫来袭,这一次瘟疫规模更大,史称“西普里安瘟疫”,持续了大约20年的时间,夺走2500万人的性命,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为严重的瘟疫之一。

公元303年,时任古罗马皇帝戴克里发起了另一场对基督徒的残酷迫害,众多教会被摧毁,大量圣经被收缴后销毁,众多传教士与基督教徒被屠杀。公元312年,罗马西部瘟疫再次爆发,持续的灾难重创了罗马帝国。

公元395年,帝国分裂为东西两半,此后灾祸不断,476年,西罗马帝国被蛮族灭亡。幸存下来的东罗马人,由于长年累月对神的背叛,导致整体上道德沦丧,蔑视生命,纵情声色,淫乱,乱伦、无度的通奸……。

公元541—542年,古罗马第四次大瘟疫,也是最大的一次瘟疫降临,史称“查士丁尼瘟疫”,最高峰时期一天死1万6千人,查士丁尼皇帝也被夺去性命,过程中,东罗马帝国分崩离析,被奥斯曼帝国攻陷。这次大瘟疫反反复复,周期性的爆发持续了很多年,共造成3000万至5000万人丧生,成为古罗马史上最严重的一场大瘟疫。

一次次对基督徒的迫害,伴随着古罗马帝国在瘟疫中一次次的重蹈覆辙。四次大瘟疫总共带走了6000万至8000万的古罗马人,曾经气势恢宏的古罗马帝国灰飞烟灭。

公元680年,幸存的人们总算清醒了,开始谴责当权者对基督徒的迫害,痛斥社会的道德沦丧。罗马市民纷纷走上街头,敬捧基督圣徒塞巴斯蒂安的圣骨游行,并虔诚的向神忏悔。人的醒悟最终得到了神的原谅,从此,罗马城的大瘟疫才彻底消失。

从萨斯病毒到武汉肺炎,今天的人们都做了什么?

2001年的1月23日,正是黄历的中国大年除夕日,全国民众大都在家里与亲人团聚,各个电视台的收视率都飙到顶峰。突然,电视的画面中出现了天安门广场上大烧活人的场面。“自焚”者一共五人,却非常匀称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小,熊熊的火焰让人触目惊心,特别是,烧的面目皆非对着镜头喊妈妈的小女孩,更是令人心碎……

“自焚”爆发之时,距离中共第五任党魁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大约一年半的时间。案发后,江泽民集团一口咬定“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并在案发仅两个小时后,第一时间将这起“突发事件”的英文稿件向全球转发。美国独立制片人丹尼·谢克特(Danny Schechter)表示这相当不正常,因为往往中共官媒对敏感事件向来都会隐瞒,即使要报道,也要首先经过层层审查。

尽管“自焚”破绽百出,并在后来被联合国教育发展组织鉴定为中共自导自演的伪案,但案发后电视上强烈的视觉冲击,再加上中共官媒轰炸式的报导,使得广大中国民众无暇去思考这场闹剧背后的蹊跷。而且,多数人压根儿没有想到,一个政府会耍如此的流氓,自导自演这样一个恶毒事件来嫁祸这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这场“自焚”之火在当时直接点燃了人们的愤怒,很多曾经理解和支持法轮功的民众开始对法轮功学员敬而远之,取而代之的是鄙视与憎恨。有了这个“民意基础”,江泽民便肆无忌惮的升级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中共对这群善良民众采用绑架、抄家、开除工职、罚款、监禁、野蛮灌食、电击、各种酷刑、强制洗脑、逼迫离婚、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下毒、强奸、轮奸、打伤、打残、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

2002年11月,萨斯病毒在广东爆发,很快就一路北上到了北京,江泽民批示“以稳定求繁荣,不惜死200万。”。2003年4月,瘟疫攻入了中南海,并放倒了两个政治局常委——罗乾和吴官正,而这两人都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得力干将”。见情况不妙,江泽民吓得从北京跑到上海躲了起来,并下令当地官员用生命保卫上海。

当时上海很多人感染了萨斯病毒,但江泽民坚持“稳定压倒一切”,官方公布的人数一直保持在四个。上海当地民众爆料“简直是开玩笑,我住的楼里就有五个人得非典。”

外界估计,当时中国很多人死于萨斯病,但因中共内部传达了江泽民的命令,任何一个地方爆发萨斯,当地官员就地免职,所以官方报出来的数字远远低于实际死亡人数。

疫情稍有缓解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并没有任何反思,持续迫害法轮功并变本加厉,大力推动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江泽民集团因担心法轮功有朝一日被平反,在中共的政法系统、以及公检法司系统培养了一大批双手沾满鲜血的人,来延续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

迫害元凶江泽民下台后,在过去10几年中,尽管中共党魁已经换了两届,但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未停止过。出于利益,世界各国政府面对中共对法轮功的惨烈迫害,大多保持沉默,即使有一些政府也发出一些声音,但并没有采取实际行动来制止这场迫害。

2020年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全世界被告知武汉肺炎爆发,而这一天刚好是“自焚伪案”19周年之际。随之,武汉肺炎迅速蔓延至全世界,并在短短几个月内演变成一场世纪瘟疫。

尽管中共极力隐瞒死亡人数,但从武汉殡仪馆的超负荷运作、外地移动焚尸炉驰援武汉,以及武汉海量骨灰盒的发放,外界不难想像此次瘟疫的惨烈。

尽管如此,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并没有任何收敛,并在瘟疫仍肆虐之际,于2020年上半年发起了一个诡异的“清零行动”。所谓的“清零行动”就是要通过迫害施压,让中国所有的法轮功修炼者都放弃修炼,以达到人数“清零”。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2020年一年,中共操控公检法诬判法轮功学员615人,遍布2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49个城市。有114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诬判,其中,80岁以上的老年人11名。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接近两百八十多万元。法院非法罚款至少两百五十多万元,警察、检察院非法抄家抢劫勒索现金超过二十二万元。

此外,中共政法委、610在多个省市公开煽动“人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置“举报奖金”最高达10万人民币……

与此同时,世界多数国家的政府仍在跟中共继续勾兑……

结语

古罗马在经历过四次大瘟疫、一半以上人口在瘟疫中丧生后,劫后余生的人们才开始清醒过来,不再迫害基督徒,并学会了虔诚的向神忏悔,最后大瘟疫彻底消失。

有人曾说过:“人类最大的历史教训就是人类从不接受任何历史教训。”似乎,这句话又要再次被验证。武汉肺炎来势汹汹,可中共的迫害还在继续,糊涂者与重利轻义者仍在与魔共舞。

武汉肺炎新的变种病毒传染力更强,并在世界各地快速蔓延。人们曾寄以厚望的疫苗也在多个国家不断爆出毒副作用。目前,无论科学界还是预言界都一致警告,更大规模的瘟疫或将很快到来。

如果大瘟疫真的无可避免,那作为个体的话,到底应该怎么躲过劫难呢?其实,当年古罗马大瘟疫肆虐之时,有不少民众看到基督徒并不染疫,一些人经过反思后,开始聆听基督徒的教诲,并在瘟疫中向神祈祷,结果很多人都出现了治愈的奇迹。

如果今天有人顶着被误解、被嘲笑或被迫害的压力,向您传递避疫良方,您会作何选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