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针对美国公民的“新反恐战争”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Lee Smith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本周,将反对派领导人唐纳德‧川普的支持者定义为 “国内恐怖分子” 的运动发生了新的转折。

一份中间偏右的刊物认为,应该像对待2001年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袭击事件的伊斯兰极端分子一样去对待美国公民。前中情局官员凯文‧卡罗尔(Kevin Carroll)在发表于《华盛顿检验者》的文章中写道:“我们打败了基地组织,对上个月袭击我们民主的法西斯暴徒我们也可以做到,但只有当我们对内部的敌人采取类似的强硬措施才行。”

在1月6日的抗议活动中发生了一些零星的暴力事件。左翼媒体组织、国家安全机构、和其它民主党机构以这些为借口,将7400万没有投票给拜登的美国人变成了联邦执法机构的目标。

这种野蛮的做法是赤裸裸的党派偏见,否则,同样的机构应该将“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BLM)”和安提法组织也定义为国内恐怖组织。

这两个组织应当对春天和夏天由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起的全国性骚乱负责。这些骚乱导致数百重罪,包括纵火、盗窃、袭击和谋杀。但是,这两个组织是民主党的盟友。根据他们自己的网站,BLM是民主党的筹款机器之一。

这就是《华盛顿检验者》的用意所在:从右翼的角度去强化对1月6日事件的虚假叙述,这样,保守派的刊物就可以使民主党利用执法机构打击右翼的行为合法化。

卡罗尔是前中情局官员,隶属于林肯计划。这是个反川普组织,其联合创始人据说试图与未成年男孩发生性关系。在用来调查和攻破美国人防线的方法中,卡罗尔建议:对尽可能多的“1.6抗议活动”的参与者提出“尽可能最重的重罪指控”;利用网络聊天室诱捕美国公民;并强迫消防和警察部门要求员工宣誓忠诚。“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之后,我们无情地追捕外国恐怖分子”,卡罗尔说,“我们必须对国内的恐怖分子采取同样的行动。”

《检验者》的编辑和发言人没有回复读者的电子邮件。这些电子邮件要求其刊物对刊登那样一篇文章的伦理和适当性发表评论,因为那篇文章主张,应该像对待那些在一天中造成近3000人死亡的外国恐怖分子一样对待美国公民。

截至此文发表之前,《检验者》的拥有者菲利普‧安舒茨(Phillip Anschutz)也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毫不奇怪,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希望重整反恐行业,使之针对美国人。

随着反恐战争和9‧11事件后对美国公民的大规模非法监视,这两股力量注定会在某个时候交织在一起。美国反对派对美国企业和政治精英合法性的持续挑战加速了这一不可避免的过程。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反恐战争已经成为华盛顿最赚钱的行业之一,不仅为五角大楼和国防工业,也为国务院和许多非政府组织提供资金。那些使用美国军队消灭敌人的国家和地区通过这些非政府组织来建立各种地方和国家机构。由于国防部和国务院代表了华盛顿的利益,反恐战争旨在无限期地持续下去。

因此,在9‧11之后将近20年,美国军队仍然驻扎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并继续在中东、非洲和中亚各地执行针对穆斯林的任务。

这些任务现在很少能帮助保护在美国国内的美国人。防止潜在的恐怖分子进入美国是最好的确保安全的办法。

但回想一下,当川普想禁止来自那些无法提供可靠护照信息的国家的外国人入境时,他的内阁是如何反对他的。

五角大楼高级官员抱怨说,阻止伊拉克国民获得签证会激怒伊拉克领导人,而五角大楼需要他们的允许来进行反恐行动。也就是说,负责美国国家安全的高级官员宁愿让潜在的恐怖分子进入美国,也不愿冒险失去消灭伊拉克国内恐怖分子的机会,而那些恐怖分子却是由伊拉克政府认定的。

反恐战争的目标几乎全部是逊尼派。由于巴格达政府及其安全和军事机构由什叶派统治的伊朗控制,所以美军被引导去打击ISIS,或基地组织,或任何被伊拉克政府认定为恐怖分子的逊尼派。与伊朗结盟的伊拉克凶残的什叶派民兵是不能碰的禁区。由于美国官员的安排的核心是腐败的——为了让资金持续流入华盛顿,他们同意用美国的力量去代表一个穆斯林派别打击另一个派别——这是一个必然的结论,即腐败会毒害美国。

实施伊拉克模式的反恐战争需要重新分析事实。

1月6日触犯法律的美国公民应被指控犯有轻罪或重罪。但是,将抗议定义为叛乱,将抗议者定义为国内恐怖分子,使国家安全机构成员建议的违宪手段合理化,则是明目张胆的分裂国家。对他们来说,美国最终的反恐使命似乎是为了一个美国政党的利益去打击另一个政党的支持者。

原文:A New ‘War on Terror’ on American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李·史密斯(Lee Smith)是新书《永久政变:国内外敌人如何攻击美国总统》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